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最大信貸評級機構造假被停業一年

中國最大信貸評級機構大公國際,日前遭嚴重警告處分,證券評級等業務遭暫停一年,原因是向受評企業提供諮詢並收取高額費用,同時為其發債提供虛高評級。圖為大公國際的總裁關建中。(WANG ZHAO/AFP/)

隨著疫苗造假、紅芯造假後,金融評級也爆造假。中國最大信貸評級機構大公國際,日前遭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中國證監會嚴重警告處分,證券評級等業務遭暫停一年。

據《財新周刊》報道,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下稱:大公資信)內部人士向監管部門舉報,大公資信給企業上調信用評級時,要求企業高價購買大公集團旗下關聯公司銷售的諮詢軟體。

報導披露大公資信承諾給一些AA信用評級的民企調到AA+信用評級,條件是企業必須購買大公集團的一套數據管理諮詢系統。這套系統的費用大約是970萬元,以後每年的系統服務費約80萬元,這讓多個企業怨聲載道。

獨立經濟學人鞏勝利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一個評級公司,變成自己圈錢的公司,這是中國流行的一種腐敗,數據腐敗。

“為了自己的利益,給別人的評級,可想而知,它還有什麼公信力?還有什麼信譽?大公國際因為有政府的背書,所以它在中國基本上是橫行霸道的。”他說:“中國貨幣信譽、政府信譽、市場信譽都面臨著空前的危機。”

高價“售賣”評級

據《財新周刊》報導,共有26家公司同時購買大公集團的諮詢軟體,與大公資信上調企業信用評級的服務。其中三家企業(新光控股集團、東旭集團、南通三建)是大公資信直接一手賣評級、一手賣軟體。

三家企業之一的新光集團,其“新光債”自2017年下半年就由於主體流動性問題被機構投資者質疑,早已被市場視為垃圾債,中債收益率估值一路上行,甚至突破100%。但是在債券收益率奇高的背景下,2018年3月,大公資信上調新光的主體評級至AA+,市場一片嘩然。

而獲得恆豐銀行100億元授信和鄒平縣政府力保的西王債,被大公資信下調評級至AA,市場直呼看不懂。當時市場盛傳,是因為西王集團不願意花近千萬元買大公集團的資訊軟體。

環球老虎財經網撰文表示,大公資信的評級存在嚴重倒掛——既高評級違約事件頻出,低評級卻無違約事件。

文章引用陸媒數據顯示,大公資信評級從AA檔到A檔債券的違約率分別為1.14%、1.22%、0.65%及2.08%;而A檔以下,除了BB檔違約率為25%以外,其餘9檔債券違約率全部為0。

大公資信官網稱,其先後對30個省市自治區、70多個行業的萬餘家企業進行信用評級,債券融資總額度逾萬億元。

中國證券網報導稱,大公資信停業涉及272家公司,合計1781個債券,債券餘額高達1.92萬億。

報導披露,2014年以來的所有債券違約事件當中,評級機構為大公評級的違約事件有12起。其中,2018年發生3起;2017年發生3起;2016年發生5起;2015年發生1起。

民族主義之評級

大公資信是具有中共官方色彩的信用評級機構,1994年由中國人民銀行及國家經貿委員會批准成立。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中共開始積極扶持大公資信的發展及國際化,試圖爭奪國際信評市場的話語權。

大公資信官網稱,今年8月28日,大公將面向世界發布包括美國在內的42個國家主權信用評級報告,並在報告中重點揭露美國發動貿易戰的失信危害。建議國家有關媒體做好相應的宣傳造勢工作,力爭使這次發布成為反制美國貿易戰的打擊行動。

此前,大公資信曾多次降低美國主權信用等級。2010年大公資信發布的《2010年國家信用風險報告》和《50個國家信用等級報告》中將美國的信用評級確認為“AA+”。

2013年10月17日,將美國本、外幣主權信用等級由A下調至A-,評級展望負面。之後連續三次均維持A-不變,評級展望為穩定。

2018年1月,在美國啟動1.5萬億稅改法案之後,美國主權信用評級再次被下調至BBB+,評級展望為負面,接近“垃圾級”。

《財新周刊》披露,2017年5月26日,大公資信針對穆迪將中國主權信用評級由Aa3下調至A1,大公資信總裁關建中表示,大公資信“果斷”地向全球發布“中國聲音”,宣布維持中國本、外幣主權信用等級AA+和AAA,評級展望為穩定,成為穩固市場、對衝風險的“及時雨”。

報導稱,對於此次有人舉報大公諸多違規問題,關建中辯稱,是美國搞垮大公的圖謀。

報導曝光,關建中個人在香港收取評級企業的“諮詢顧問費”,至案發前,有關賬戶金額累計達幾千萬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周慧心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