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苦膽:五舍四入?

從來只有四捨五入,何來五舍四入?有,在一個被“偉光正”操控的國家,什麼奇事怪物沒有?四捨五入,是“運算時取近似值的一種方法”;而五舍四入,則是中(共)國政治生態、社會狀貌的怪現象之一。

1976年10月6日的粉碎“四人幫”,是結束“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標誌性事件。眾所周知,“四人幫”是指江青、張春橋、姚文元、王洪文四人。這四個人,如果沒有毛澤東的提拔、撐腰、指使、庇護,能成得了氣候,能興風作浪嗎?明明是“五人幫”,卻偏偏要講成“四人幫”。因為毛之後的歷屆黨政大權的執掌者都知曉,毛太祖這塊招牌不能倒,這塊牌子一倒,將危及共產黨的倒台。所以,只許提“四人幫”,不許提“五人幫”。只可五舍四入,不可四捨五入。

早在“十年浩劫”之前,黨國就提出了“四個現代化”,即:工業現代化、農業現代化、國防現代化、科學技術現代化。針對這“四個現代化”,在1978年12月的北京西單民主牆上,國內的獨具慧眼者提出了“五個現代化”,魏京生在該牆簽名的大字報,態度鮮明地將民主列為第五個現代化目標。事實上,如若沒有這第五個現代化,那“四個現代化”是很難真正實現的。然而,與共產黨談民主,無異於與虎謀皮。所以,“五個現代化”是萬萬不能提的,要提也只能提“四個現代化”。這依然是只可五舍四入,不可四捨五入。

(附帶提一筆。喊了數十年的“四個現代化”的黨國,到了2013年,由上台時間不長的習近平提出了一個不倫不類、迴避要害的“現代化”:“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它雖然被一家總部設在北京的“海外媒體”稱之為“第五個現代化”,並由其作了配套式的解讀,但幾乎沒什麼影響,根本統不住那“四個現代化”,更無法與西單民主牆上的“第五個現代化”相提並論。)

透過這兩個荒唐而居心不良的五舍四入以及其他類似的事例,不難發見,中(共)國的所謂管理、治理,其基點仍舊是與民意相違背、與民主相抵牾的一黨專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苦膽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