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我們這些月薪過萬的都市窮人

如果你在一線城市,月薪一萬左右,還是稅後,那僅僅只是渡過了溫飽階段吧,遠達不到體面。

在三四線城市的人,可能覺得月入一萬,不低了呀?

簡單算筆賬。

一線城市,如果你想租一個稍微體面的房間(我們都不說一室一廳這麼奢侈),在市區地段,一個月怎麼說也要四五千吧。每天一百塊的三餐伙食費,最基本了吧,一個月三千,剩下兩三千,要應付除了吃和住以外的所有開銷。

你怎麼捨得隨心所欲地看電影、買衣服、挑化妝品、旅遊?

過去一個月,一線城市的房租又大漲,北廣深同比增長超過20%,有多少人,在城市最貴的寫字樓上班,卻租不起旁邊最便宜的房子。

我太了解做月入一萬的普通白領,是一種什麼窮酸的感覺了。

1

N年前,我在學校當老師,那時候一個月的工資不到一萬塊錢,年薪也就十萬這樣。那時候談個女朋友,偶爾開車去另一個城市度周末,總不能讓人家女孩子請客吧,我也是要臉的大老爺們呀。

雖然,吃飯的時候,我心裡還是會盤算著四個菜是不是就差不多了,還能不能少點一個葷菜;

即便這樣省吃儉用,一次度個周末,都要花掉我近三分之一的月工資。注意,那時候的我,還在三線城市,不需要付房租,因為家裡有房子住。

後來去香港念書,也是因為窮,和幾個人合租了一間公寓,我單獨租了一個五六平米的小房間,只夠容納一張一米的床和一個衣櫃,即便這樣,一個月也要6000港幣租金。

太特么貴了,當時覺得.

可能是經歷過那幾年囊中羞澀的日子,所以雖說現在算是半個有錢人了,但是消費並不怎麼升級:

去出差,一千塊一晚的酒店堅決不住,只不過從兩三百的如家,升級到了一晚四五百塊錢的全季酒店;

兩年之前,我出門一直坐經濟艙,後來寫了《你和頭等艙的距離,差的不只是錢》,才升級到了頭等艙。

我個人比較幸運的是,留在香港工作後的第一年就賺到了第一桶金,才能有底氣留在一線城市繼續奮鬥;不然的話,我一定扛不住巨大的財務壓力,可能一兩年後就會滾回家鄉三四線城市吧,也就不會有後來的現在。

所以,在城市奮鬥的年輕人,存不下錢,是很可怕的事情。

2

我們天天講這是一個投資的時代,我們應該投資未來,投資自己。口號這麼給力,如果沒有錢,投資什麼?

巴菲特老人家說的好,說年輕人一定要早點存錢,及時投資。存錢是一,投資是後面的零。

有錢才有希望。這是在城市生活的現實。

其實,一座城市的衣食住行成本越來越高,表面上看,打擊的似乎是年輕人的物質消費力,迫使年輕人只能選擇節衣縮食地過日子,但其實這都不算什麼。

沒錢真正打擊的,是年輕人對未來的希望。

如果一個人,還沒有能力賺夠錢養活自己,請不要隨便和他談夢想,那是對他的不尊重。

“夢想,呵呵,先活下來再說吧。”

而現在雪上加霜的是,年輕人支出最大的成本和剛需——租金,開始大漲了。

租金漲比房價漲更可怕。

對於奮鬥在一二線的年輕人來說,買房,那是未來要頭疼的難題;而租房,是當下這一刻切切實實要面對的問題。

對這些年輕人來說,租金上漲,是比食品價格上漲更要命的事情,衣食住行,屬於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往往是最重要的,不僅是生活品質,更是精神寄託。

而面對無法承擔的高房租,一種選擇是對房屋質量的妥協,同樣的價格,被迫選擇更小的空間,或者更差的居住環境。

另一種選擇,一種不願妥協的妥協,就是搬到離市區公司更遠的位置,原來上班走路騎車30分鐘,現在上班地鐵一小時。而更多人因為租金上漲,可能會選擇住得更遠。

對於在一二線城市奮鬥的年輕人,跑不過房價上漲,還能選擇放棄買房,體面生活,但是跑不過租金上漲,唯一的可能就是一步步被排擠到城市邊緣,提前退場,正如網上評論,“多年以來,我一直以為最後逼我離開北京的是房價,沒想到最後竟然是房租。”

當一批年輕人被高房價擊垮,無奈之下選擇租房之後,如今的房租飛漲,又一塊陣地已經開始失守。

一線城市,留給年輕人的時間,不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