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橫河:中國人口危機有多嚴重 還有解嗎?

——中國人口危機有解嗎?

從計劃生育的標語鋪天蓋地,多生一個要罰款,還有口號說要罰到讓人傾家蕩產;如今翻臉一變,成了不生二胎要罰款,這個提議出台的背後,中國的人口危機究竟有多嚴重?(ChinaFotoPress/ChinaFotoPress via )

(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今年的七夕,中國的年輕人從國家收到了一個讓人窩火的大禮,就是有學者提出為了提高生育率,提議設立生育基金,直接從工資賬戶扣除,等於是變相的收取二胎押金。

曾幾何時計劃生育的標語鋪天蓋地,多生一個要罰款,還有口號說要罰到讓人傾家蕩產;如今翻臉一變,成了不生二胎要罰款。雖然這個建議現在因為網民的強烈吐槽而被官媒批評,但是促使這個提議出台的背後,人口危機是一個值得討論的問題。

橫河先生,現在中國的人口危機究竟有多嚴重呢?這次學者提議設立生育基金,它的原因是因為中國人口出生率面臨著斷崖式的下跌,想靠金錢刺激來提高生育率。當初計劃生育時代,嚴控二胎的那些恐怖手段,大家都還記憶猶新。從2016年的1月政策開放二胎,到現在才2年多,政策就180度的大轉彎,這個原因究竟是什麼?

橫河:我想最主要的是在開放二胎以後,原本以為出生率會爆發性增長的現象並沒有出現,只是在2016年這一年稍微高了一些,但是那也是在北京這樣的城市,上海都沒有出現。

我們先看一下這個基本事實,看看中國的這個人口危機究竟有多嚴重,當然這些資料不一定準確,我們後面會談這個資料為什麼會不準確。據有的人說中國2000年開始就進入了低生育陷阱,說當時的生育率是1.6,但實際上要低得多,說目前是1.2到1.4。但實際上計生委在2015年做了一個抽樣檢查,只有1.04,而維持正常的人口需要2.1,所以只有需要維持正常人口的一半這樣子。2.1的話就是說一對夫妻生2.1個孩子。

實際上從2012年開始就進入了勞動力的拐點,就從2012年開始,每年勞動力減少300萬到400萬。有人估計到2023年的時候,每年減少的勞動力是1千萬左右。有很多人設計過預測中國人口的模型,但是沒有一個是樂觀的。

如果我們算最極端的狀態,就說現在的實際增長率是1.0,那麼也就是說每過一代人就要減一半人口,那麼整個中國的人口維持不到本世紀末,當然這是最極端的情況。

而中共政策現在開始出現轉變,我覺得它不是考慮民族存亡的問題,而更可能的是比較近的直接的危機,就是勞動力危機。因為中共搞改革開放,它的幾個主要的優勢,最重要的就是人口紅利,當然人口紅利裡面包括對廣大人口的人權,低人權的優勢。

現在這個人口紅利沒有了,那經濟很可能就不能維持,至少經濟不能維持的那個重要因素是勞動力沒有了,這樣中共的統治就沒辦法維持了。我覺得現在突然政策轉變,這是一個最直接的原因。

主持人:那麼生育危機從2000年就開始進入一個生育陷阱,人口紅利那個時候就已經預測到說人口紅利會消失,為什麼中共到現在才發現?而且就是為什麼要2015年的時候它只是開放二胎,它並沒有全面開放,又要拖個3、4年發現不管用了,它才開始全面開放?

橫河:首先就是上次我們談到的一個問題,就中共所有的錯誤它都沒有自我糾正的機制,這個是沒有例外的,那像這種被定為國策的錯誤的話,那就更難以糾正了。

如果說是2000年就進入低生育陷阱的時候,那這個政策要調整的話,那是要牽扯很多很多的,因為這裡還有一個“政治正確”的問題,就是在國策的下面,你任何提出來不同的意見都是被邊緣化的,因為那個“政治不正確”。

作為計劃生育它這麼大的一項被稱為國策的這個政策,它會滋生很多利益集團,所有和計劃生育、人口政策有關的官僚機構、研究機構,沒有一個例外,它都是計劃生育和一胎化的受益者,因此維持這個一胎化是他們的利益需要,為這個不惜造假!

早在2000年的時候,國家統計局的人口抽樣的調查結果就已經是說總和生育率僅僅是1.22,這個已經遠遠低於更替所需要的數位了。計生委幹了什麼事情呢?那時候叫計生委。他就把這個統計局的資料一筆抹掉了,然後就把這個總和生育率篡改到1.8。調查結果,統計局的結果是1.22,他就把它調到1.8。在這之後,所有的人口政策、規劃,包括聯合國,都是按照這個1.8走的。

2010年的時候,第六次人口普查,就是10年以後了,那時候的生育率只有1.18,連1.2都不到,實際上跟2000年的國家統計局的這個結果是很接近的。所以說就長期以來這個資料是被扭曲的,這是被利益集團扭曲的。

第三個就是學者的誤導,剛才講的是利益集團,是政府的,其實還有學者的。就是我們知道2013年開始實施的一個“單獨二孩”,就是說如果男女雙方都是獨子的話,都是一胎的話,那麼他們可以生第二胎。那時候實際上是人口危機已經是非常嚴重了,那麼這時候有一些專家學者就開始呼籲說是要開放生育。

但是當時比較最官方的,就是所謂學者啦,就是中國人口學會會長他就寫出文章來,他就說如果全面開放第二胎的話,中國每年出生人口峰值會達到4,995萬,就將近5千萬,而這個總和生育率會達到4.5。這個就非常聳人聽聞,而且他又是被認為中國頂尖的人口專家,這樣的話正好就給了衛計委一個很好的借口,所以衛計委馬上就採用了這個資料。

事實上我們知道2016年,在第一年全面開放二胎的這一年,達到了另外一個小的高峰,這一年都沒有達到1,800萬,也就是說是他預測的一半都不到,這還是唯一的例外,2017年就又開始下降了。

但是就在這麼嚴峻的情況下,2017年3月衛計委還是說中國的生育情況完全符合預判,說是不缺人口,未來100年都不缺。也就是說這種利益集團,它從政府到專家連串起來來造假。計生委後來和衛生部合併以後叫衛計委,它都有個計劃生育的部分。

他們至少有兩個理由造假,一個就是說在中央政策變化之前,也就是說這個基本國策變化之前,他堅持一胎化,它是政治正確的,也就說它是符合中國共產黨黨中央的要求的。第二個就是,這個機構的存在和它的利益完全是依賴於計劃生育和一胎化的政策繼續能夠實行,就只要這個政策實行,他們就不僅能夠存在,而且他們有全部的利益在;如果說沒有了計劃生育,這個機構它就沒有存在的理由了,所以他們有他們的利益在。

從上面這幾條我們可以看出來,就是說中共任何政策的變化,就包括這個計劃生育的變化,它不是來自於系統的負反饋的調整,也就是說所有執行這個政策的、還有提供回饋的各種機構,包括情報機構,還有研究部門,他們都不會對這個政策的調整起到好的作用,只會起到壞作用。所以它的變化必須來自最高層的政治決定,只有在這個政治決定決定以後,底下這些部門才會轉彎。不是說他們是專家,他們能夠來提建議轉彎,是做不到的。

而這個最高層的決定,它很可能是來自對保持政權的需要,也就是說我剛才講的人口紅利,而這個勞動力缺乏的後果,往往要滯後於真實的危機很久,這就是為什麼要從真正危機出現苗頭到政策改變要花18年的時間。

主持人:那我們總結一下剛才您談到的,就是因為中共現存的這個體製造成了這個利益集團,它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而誤導公眾,同時學者也是因為自己的自身利益而誤導公眾,他為了保持政治正確嘛。這樣子的話,作為最高層他沒有任何機會去了解真實的情況,那也可能他對真實的情況也不是很關心,他只關心自己的統治,所以他的所有的政策,他不可能是根據真實情況來制訂的,他只是根據自身的需要來制訂的,是這樣嗎?

橫河:對,應該是這樣的,所以人們不能理解為什麼那麼多專家,而且很多都是常識性的問題會被忽略不計。

主持人:那麼現在有一位聽眾在網上提問題,他說:“有數據說30多年來中共計劃生育政策共墮胎4億多,如果全部生下來,中國人口不就爆炸了嗎?”

橫河:這是衛計委的數位,衛計委的數位,這個數位怎麼得來的?它有一個計算方法。但實際上從人口來說的話,現在關鍵的問題不是爆炸的問題,而是一個平衡的問題,就是說現在強制性的一胎,在人類歷史上沒有發生過,就是這種做法,它造成了一個中國社會過早的老年化。

印度人口,其實印度人口和中國的人口現在幾乎差不多,但是印度的人口年輕人的比例是高的,而中國老年人口的比例是反的。就是說這種人口減少並不是平衡的減少,而是非常不平衡的,人的干預所造成的不平衡的減少。這種減少所造成的社會危機要比多生4億人要大得多。

這個所謂人口多、人口爆炸造成生活水準下降,事實上是由中共為了證明它的一胎化政策正確而製造出來的一個謊言。日本這麼小的一個地方,1億多人口,也沒有看到人口爆炸,從密度來說的話,絕對不是人口爆炸的問題,這個我想很多人都已經論證過了。其實如果說這個社會要是健康發展的話,我想在中國這個土地上多加4億人的這個負擔應該是負擔得起的。

主持人:對,我記得我們上一次討論計劃生育的時候,您講到了這個人口紅利,事實上就是說人口多,只要它的結構是正常的,其實它帶來的是人口紅利,而不是負擔,對吧?

橫河:是的,你看世界上現在的強國都是人口多的,而且人口密度很高的,只有人口密度達到一定程度,數量達到一定程度以後,它的社會財富才會發展,而且這個並不是說按人均發展的。剛才你那個說法是這樣的。

主持人:我們上次討論中國的這個計劃生育問題是2015年底,當時是北京政府剛剛決定開放二胎,但還不是全面開放,那麼在這個開放二胎和全面開放之間,這幾年之間的情況是怎麼樣呢?

橫河:這幾年情況,當然我們知道,開放二胎以後沒有得到預想的人口增加,就是說大家對生二胎的意願並不是那麼強烈。另外一方面,其實我覺得是更嚴重的問題是,就是那個時候對於超生的這段時間繼續在嚴厲懲罰,這是一個非常不正常的現象。

我查了一下現在各個省的懲罰措施,很多省份對超生一個的,就是如果你只能生兩個,你生第三個的,就超生了一個,它的罰款是以上一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是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的3到4倍。也就是多生一個罰你3到4年的收入,超生第二個的要罰5到7倍。這就是明擺著要把人罰得傾家蕩產。

事實上為什麼要開放二胎?就是已經意識到了人口危機了。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居然不馬上全面開放,這個已經是錯的了,還去繼續懲罰那些願意多生的家庭,而這種家庭在中國已經是人數很少很少了,就願意生第三個、甚至第四個的,已經非常非常少了,還要去懲罰這些實際上對國家、對民族有貢獻的家庭。這種政策,實在是想不出任何理由來解釋,除了說中共是蓄意消滅中華民族這個理由以外,我真的找不出別的解釋能夠去解釋他們這種行為的。

主持人:在上次節目中我們討論了一胎化的惡果,您提到說這個政策是反人類的,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深重的災難。而現在呢,您剛才也講了,就是說這個開放二胎當時沒有馬上全面開放,就又是一個錯誤,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個政策會一錯再錯?

橫河:我想首先是計劃生育,當然我們知道它是違背人類一切常識的一種,剛才講的是反人類行為,它實際上是反天、逆天的行為。但是呢它卻符合中共毀滅中國,共產黨毀滅人類的思想,這個思想完全符合了。

從制度層面上來說,計劃生育是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特殊表現形式,社會主義我們知道它最大的特點就是計劃經濟,現在美國對中共貿易制裁的理由就是國家控制著經濟,中國共產黨控制著經濟,這就是計劃經濟。計劃經濟發展到極端的話,就是人口也要計劃,所以這是它的制度層面的問題。

再一個就是,中共整個對中國人口的評估是一個基本錯誤,就是一直是錯的。從開始的時候,毛澤東說鼓勵生育,甚至強制生育,到後來的一胎化,到後來的部分開放二胎,整個都是一個評估錯誤。

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所謂的社會主義優越性,這個優越性在哪裡呢?就是只要是真正的錯誤,真正是對這個民族不好的事情,它一定是貫徹的、執行得最堅決的。計劃生育剛才說了,全國少生了4億,其中有多少是流產,多少是墮胎,多少是出生以後被殺死的?恐怕永遠是秘密。就是說當時計劃生育的口號,有的地方就說是要“不惜血流成河”,它真的不是一句口號,是現實。

另外一個就是為了政治目的而大規模的造假,這就是剛才我們說的計生委任意改變統計資料。多種因素導致這麼大的災難,實施了幾十年,到現在都沒有完全糾正。

主持人:現在聽眾又有一個問題,他就說:按照橫河先生您的說法,這個中共高層的決策是以維護政權為基礎的,換句話說,中國人口問題會危及到政權,對嗎?

橫河:對,因為中共從開始的時候它是用這個,就是所謂繼續革命,毛澤東時期;後來就是改革開放,用經濟發展來取代它的政權的合法性,所以中共的這個合法性是經濟發展來決定的。

但是我們知道經濟發展後來出現拐點,逐漸下降的這個過程,和這個勞動力缺乏的過程是有直接關係的,所以它是一個曲線。當然,勞動力缺乏它更先出現,而中共的這個經濟和全面出問題是在2008年奧運會以後,更有一個滯後,但是到現在這個經濟問題已經是無庸置疑的啦。

我們知道這裡面有多種因素,但是人口是一個重要因素,中共一定是發現了現在人口對經濟發展造成了,拖了很大的後腿,而且經濟發展沒有辦法再持續下去了,所以才會考慮到開放,全面開放(二胎)。

主持人:那麼它開放二胎,其實生育率並沒有提高上來,這個前面大家都講了,那很多人認為說這個原因就是因為經濟負擔,您覺得除了這個經濟負擔之外,還有沒有其它因素讓民眾不願意生育?那麼開放二胎,您上次是說開放二胎其實並不能解決人口失衡的問題,現在是全面開放,您覺得這個全面開放能不能很快的糾正這個人口失衡現象呢?

橫河:人口失衡現象是幾乎不可能糾正的,因為這個已經是發展到了一個,就是無法回頭的那個點早就過去了。那我們就談一下為什麼生育率上不來。在傳統社會,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它都是不限制生育的,為什麼呢?因為農業社會,這個人口,每一個家族人口越多,他的生產力越強,而且他的話語權也就越強。

決定生育的主要因素是宗教和文化,第三個是經濟,經濟也有關係。宗教和文化兩者有聯繫,但是不完全等同。這個工業化、城市化以後,生育率逐漸下降,一般的工業化國家和後工業化國家生育率都很低,這是個自然過程。

但是呢,我個人覺得宗教能夠減緩這個過程,你比如說現在生育率比較高的,最高的是伊斯蘭教,現在是生育率最高的,因為從教義上來說,他們沒有節制生育,沒有計劃生育的。其實天主教有很長時間也是維持了很高的生育率,你看天主教家庭基本上都是很多子女在一起的大家庭,這種現象,你像南美的一些天主教,就是南美很多國家信天主教嘛,還有義大利什麼的,都大家庭的。還有就是基督教,它是公開反對墮胎的,天主教也是。

但是中國的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傳統社會的農業社會它的多子女主要是文化上的。但是中共做了一些事情把這個全部破壞掉了,首先,強制實行一胎化已經是接近兩代人的時間了,40年嘛,40年就是20歲可以生育的話,就是兩代人的時間了,現在的適齡生育的基本上沒有這個多子多福的概念了,就是說他們從生下來就是一個人的,從來就沒有兄弟姊妹的概念,也不會接受,這是大多數情況。即使是有很多兄弟姊妹的,像我們這一代人,那也習慣於自己只有一個孩子了。

第二個就是,傳統農業社會其實在土改以後就被消滅了,沒有了這種自給自足的農業經濟,他就不可能有多生孩子的環境和條件。這個是在中國這個文化,在歷史上為什麼戰亂以後人口減少,甚至減少一半以上,它能夠很快的恢復呢?一個是文化,傳統文化沒有被打亂,就是人們都是生孩子,多子多福的概念;另外一個是外部條件,因為農業自給自足嘛,生多少都是自己說了算,自己能養活就願意生。現在呢這兩個條件都沒有了,你想多生都生不起來,就生不起。

還有一個就是中共改革開放的特殊性,就是說它從來沒有形成過西方國家所經歷過的龐大的中產階級。你像美國的中產階級,在上個世紀的相當多的時間之內,就工業化過程和工業化基本完成的過程當中,你像上個世紀50年代、60年代,就是戰後,Baby Boomers那一代,家裡只要一個父親工作,母親在家裡面養孩子,可以養一棟大房子,養三五個孩子,這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中國的所謂中產階級的話呢,實際上很難想像可以養,就是所謂的中產階級,雖然人口遠遠沒有達到像美國這樣中間大的程度,他被房價就困死了,本來數量就少,被房價還困死了;另外一個就是全社會不利於養孩子的因素太多,當然這也是中共造成的。孩子一出生以後就要遇到很多問題,三聚氰胺奶粉的問題啊、毒疫苗的問題啊,然後就是虐童幼稚園的問題,然後就是上學難的問題,就一連串,讓很多人知難而退就不敢生了。這一系列中國的這個情況不是單一因素決定的,多種因素讓人們不願意生。

主持人:那針對這些現實情況,美國有一位元學者他在接受鳳凰網專訪的時候就提出了一些建議,說可以採取這些政策鼓勵人們生二胎。他的建議說比如說展開人口危機的國情教育啊、平衡兒童的福利和養老福利啊、給予生育補貼啊等等之類的,你覺得這些建議能夠解決問題嗎?

橫河:他有一些觀點是有一定道理的,比如說他反對對不生二胎的進行罰款的措施,他認為不準生二胎和強制生二胎都是計劃生育的表現,而且道義上是講不過去,所以他認為應該鼓勵而不是懲罰。這個觀點是對的。

但是這些建議我覺得很難在中國生效。你像你說進行人口危機的國情教育,哦,你生一胎是為國家,多生又是為了國家,那這個國家利益誰來定?你當局定了政策以後,就是國家利益了,翻過來、倒過來都是你一個人說,這明顯的就是精神錯亂的做法。

舉個例子,早生一年是犯罪,晚生一年就是立功了,你說這種事情也太魔幻了吧?所以你去教育沒有人聽的,沒有人相信,你憑什麼說現在多生,一年前少生就是為國家,你自己沒有辦法說服別人。

而且當養孩子變成無法承受的負擔的時候,而且人們的價值觀已經從繁衍後代變成了自我享受了,這一點也是中共長期教育和努力的結果,你怎麼再給他福利也沒有用了,這些福利絕對不能夠補充,就是完全把那個孩子從小養到工作,不可能做到。而中國養老福利本來就少,現在全社會是未富先老,社會負擔對老人只會越來越重,怎麼可能再把老人的福利減少去平衡兒童的福利嘛?這種提法還是不太了解中國的國情。

中國的國情是什麼?就是初級階段社會主義,就是權貴資本主義,生育補貼你錢從哪裡來?全世界這麼多國家需要等著中共去撒錢,要給別人啊,你難道想要權貴階層們讓利,和民眾分享,讓權貴階層分出一部分錢來,讓你們養孩子?這不可能做到!所以錢也沒有地方來。這些建議我覺得不會解決任何問題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希望之聲廣播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