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深圳最終清場抓捕大批學生 左派衝擊習中央 不可逆轉

星期五(24日)凌晨,深圳防暴警察拘捕了要求組建獨立工會的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以及聲援學生數十人,並對他們的暫住場所進行了清場。評論人士“臧山”撰文認為,佳士工人事件,是中國新左派和毛左派的大聯合,未來對中共體制的衝擊將日益嚴重,這種趨勢已經難以逆轉。另外,時政評論人士文昭表達兩點擔憂,還有陳破空分析維權新態勢。

隨著中國經濟放緩和貿易戰等原因,中國低端企業如私營的製造業企業處境是否會更艱難?是否也影響到勞工福利?中國著名經濟學者、葉檀財經創始人葉檀女士在美國之音政論節目中表示,這個影響確實是比較大。但是她覺得現在要比較不是美國的現在或者是歐洲的現在,而應該是大蕭條之前的美國。中國的現狀不應該和現在的發達國家比,而應該是跟一百多年前的發達國家比。

約50多名深圳佳士工友和聲援學生被抓捕

8月24日凌晨,大批深圳防爆警察來到佳士維權工人和聲援學生租住的房屋,用盾牌強行破門而入之後,將在場的5名佳士工人和50名聲援學生全部抓捕。被捕工人中包括7月27日曾被捕但後來獲保釋的佳士工人藍志偉和余凱龍等,以及聲援團體核心人物、北京大學的岳昕,還有幾名在中國人民大學和南京大學發起佳士工友聲援聯名信的學生。

另一位聲援核心人物、中山大學統計系碩士畢業生沉夢雨,據說被軟禁在一家酒店裡,由國保人員輪流監視。

這次被抓人數是7月27日的近兩倍,那次有29名佳士員工和聲援學生被捕,並以尋釁滋事罪對他們進行刑拘,其中14人至今沒有獲釋。

佳士聲援團的成員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左傾大學生。持續了一個多月的佳士工人維權活動和組建獨立工會的要求得到了中國大陸左派人士的支持。8月初,40多名中共黨員和退休幹部也曾到深圳坪山燕子嶺集會聲援。

臧山:新左派聯合毛左派衝擊中共現當局

評論人士“臧山”在新紀元雜誌撰文表示,8月19日,北京大學應屆畢業生岳昕發出〈至黨中央和習近平的公開信〉,要求中央派人調查事件,對地方黑惡勢力“進行處理”,信中並聲稱聲援團都是信仰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人士,支持社會主義制度和人民民主專政,具有堅定的共產主義信念,正因為如此,他們才誓言要為“工人階級的事業奮鬥”。岳昕的這封信,被看作是中國新左派的一個宣言。

不僅如此,中國的老左派們在事件中也非常活躍,8月6日四、五十名烏有之鄉的老左派參加了深圳的聲援活動,不但痛斥佳士科技老闆這個資本家,也要求處理“打人黑警”。烏有之鄉是中國毛左的大本營之一,背後有大批中共內部的左傾勢力支持。8月16日,毛左派的表層人物聯名發出至中央、廣東省委和深圳市委公開信,對當局的政策提出挑戰。

新左派和毛左派,這次在深圳佳士工潮中的大聯合,是一個新的動向。年輕人為主的新左派,以微信和微博等社交媒體為平台,以較接近普通人的語言和觀點,在中國大陸迅速掀起了輿論風暴,形成了社會議題焦點。而毛左派,則通過體制內部的動員,形成了黨內和政府內的支持趨勢,並通過老黨員、離退休幹部直接上街抗議,擴大社會影響。

面對這種新局面,中共的維穩體制通過所有手段全力圍堵,雖然能壓制住事件蔓延趨勢,但明顯處於被動局面。

中共體制,或者說中共建政以後所有的最高掌權者,所面臨的最大威脅從來來自左派,而非右派。即使是八九六四,學生反官倒爭民主,也內含左傾的理想主義在內。

如今,中國經濟拐點已至,貧富懸殊繼續擴大,社會矛盾更為激化,環境會特別利於左派發展。中國新左派和毛左派的大聯合,未來對中共體制的衝擊將日益嚴重,這種趨勢已經難以逆轉。

評論人士的不同觀點

時政評論人士文昭近日,在自己的自媒體上分析表達自己對佳士工人維權運動的兩點憂慮。

第一、民間維權要頂上黨性堅定、不忘初心的帽子才能在鐵桶一般的體制里求得一絲縫隙的活動空間,在這個過程中參與者就會有意或無心地排斥人權、憲政這些更具有普遍性的概念;如果維權者都走這條路,等於非但沒有起到公民教育、啟蒙的作用,反而讓人們更加排斥這些概念,讓人們誤以為,只有表現得比當權者更左、黨性更強才能要脅住對方不敢鎮壓。由此而成功的人反而更加忽略權利概念,這的人今後在他們的人際關係里和別人發生衝突的時候,也會忽視別人的權利。這樣的“鬥爭”取得的成果就難以成為使社會向公正轉型的動力。

第二點憂慮是毛左團體積極走向民間,要去實踐毛澤東“和工農實運動相結合”的道路。當局目前對他們又投鼠忌器,有一定的容忍度,讓他們有一定的活動空間。就使得毛左真有可能成為維權運動的領導力量;甚至維權者會主動向他們靠攏、尋求他們的幫助。那這樣所謂的維權運動,它的歸宿會成為又一場毛式革命;而不是更多人所期待的向憲政和法制的社會轉型。

而另一時政評論人士陳破空擇支持這種運動。他在24日,美國之音的政論節目中說,這一次最讓人驚訝的不是毛左的介入,而是學生介入工人運動,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今年的卡車司機維權、老兵維權、出租司機維權等等,工人就是工人,軍人就是軍人。

但是這一次,社會各階層都進來了,這是一個新的萌芽、新的動向。將來中國的維權運動也會是一個縱向發展,向有組織、跨行業的形態發展。因為人們越來越形成一個共識,那就是今天的中國社會是個不平等的社會,他們必須向既得利益者、腐敗集團發起挑戰。這樣才能解決中國的問題。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