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沉雁:我一個體育學院畢業生 把經濟學教授嗆冒汗了

——國家圖發展 我能圖什麼?

這是一個多麼有趣的國家。小學畢業生在掙錢買房子,中學畢業生也是,大學研究生和教授院士,全都是在賺錢買房子。在人生觀上已經沒有任何學歷知識差異。小學畢業生在鬥地主,中學畢業生也是,大學研究生和教授博士,全都是鬥地主。在生活方式上照樣沒有任何學歷知識的差異。這才是國家替代國民發展最嚴重的惡果。讀書讀更多的書,都只不過奮鬥有更多錢買房子和有更多時間鬥地主,文明就逐漸退出了每個人的人生。

前天又參加了一個小聚會,我還是第一次去湘茗樓,儘管我離湘湖很近。去之前就聽朋友說接待一個從湖南某大學來的教授,去了才知道還是經濟學教授。

正聊得酣就見朋友圈熱刷樂清女孩遇害案,我一聲嘆息,“這個鬼地方,活一天算一天,誰都不知道會怎麼死”。

教授立馬接上:“國家在發展,肯定就會有發展的問題,問題越多,說明發展越快”。

滿桌點頭稱是,而我卻傻眼了。

教授已經有點飄飄然,“國家與人一樣,啥事不做的人,啥問題都沒有,越是做事越是問題多多。國家也一樣,我們國家發展這麼快,有這樣那樣的問題,習慣了就好了”。

滿桌又是點頭稱是。我心裡暗暗叫苦,今天又遇到一個正紅旗教授,一口茶差點把我嗆得流眼淚。

回過氣來我就問教授:“您說的國家在發展是一個什麼概念”。

教授嘴巴一嘟:“你,你這個問題”,非常不解地看著我怎麼問一個這麼沒趣的問題。“這概念用不著解釋吧”。

我說:“不是這個概念不用解釋,而是教授大人從來就沒去思考過這個問題”。

教授突然有點驚慌失措:“願聞其詳”。

我說:“國家在發展,其實就是政府替代國民去發展國家”。

教授:“有點兒意思,你繼續”。

我說:“問題就出在替代二字,國家一旦圖發展,國民就會逐漸成為廢物,國家越是圖發展,國民就殘廢越快”。

教授:“難道其他國家沒有發展”?

我說:“在在在,不發展怎麼會有今天能看見的歐美日。不同的是,別國是國民在發展國家,而不是政府替代國民發展國家,所以,別人是國民發展指數這個概念替代國家在發展這個概念,本質上,別人的國家發展是國民發展的代名詞”。

教授:“嗯,你繼續講”。

我:“這兩者最大差別是,國民發展國家的結果就沒有你剛才所說的發展問題,但政府替代國民發展國家的結果,不是在發展國民,而是在給國民發展問題,而是在加速國民的殘廢,尤其加速腦殘廢。你剛才所說發展問題就這麼來的”。

教授:“你是哪個大學畢業的”?

我:“上海體育學院”。

教授:“你”,“你的意思,政府不該替代國民去發展國家”?

我:“是,只要國家(政府)在圖發展,發展什麼消滅什麼,因為國民再也沒機會發展自己”。

我:“國家發展體育,體育滅了;國家發展文化,滅了文化;國家發展教育,教育滅了;國家發展科技,滅了科技”。

我:“最糟糕的就是國家在發展經濟,那絕對是很不經濟,是對國民自我發展的全面摧毀”。

我:“教授,你是經濟學專家,你幫我舉個例子,這國那一項經濟活動是經濟的”?

教授:“我也在問這個問題,全都是虧本買賣”。

我:“試問教授大人,誰在虧本?是政府嗎?樂清女孩遇害和壽光澇難就是本。你幫我說說,國家圖發展是不是在專門發展問題?這哪是發展,而是在殘害國民。國家圖發展,國民還能圖什麼,只能圖自求多福,能多活一天算一天”。

教授:“咦,我從事經濟學研究幾十年了,都沒有想過你這幾分鐘講的問題,大開眼界,大開眼界,體育學院,體育學院”。

我:“這與我什麼專業沒任何關係,我剛才講的都是中學低年級就應該知道的常識而已,教授大人從現在開始想也來得及,只是您也許不敢多想而已。如果您也像我這樣給學生講,你會被開除的”。

教授:“還是你最理解我們,我們也沒辦法”。

我:“我作為私下朋友可以理解您,但作為公共道德來說,我就不能理解了,您們就愧對教授二字了”。

教授:“嗯,這怎麼講”。

我:“教授大人,假如,假如,現在把你所有證書和所得到的一切全部一把火燒了,試問,你還有沒有勇氣活下去”。

教授:“那當然沒法活了”。

我:“我說你愧對教授這頂榮譽嘛,你都學富五車了,怎麼一無所有就活不下去呢?因為你就活不下去,因為你已經失去了精神支柱,因為你的精神支柱是身外之物,您從來就沒有自己”。

教授不斷抽紙巾擦汗,之前我憋屈的精神也逐漸放鬆了。於是,我給教授續上茶,安慰教授說:“教授,你沒有摔茶杯,已經有教授素養了。你能聽下去,說明你已經是這國有道德的教授了。我應該謝謝您”。

教授:“慚愧,慚愧,這次聚會是我收穫最大的一次聚會,平生都沒有聽得如此醍醐灌頂。我好奇的是,你怎麼會有如此深刻的思考,你平時看哪些書”。

我:“不看書,血淋淋的活教材每天都在智能播放,只要尚存人性都能思考到我這個樣子”。

就在我與教授談得面紅耳赤時,其他朋友已經在聚精會神地鬥地主了。這天參加聚會的朋友基本都是名校高學歷。另一桌正在三缺一,他們就把教授給拉走了,我就吊單了。一陣沒趣之後,我就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他們鬥地主的樣子,這是一個多麼有趣的國家。小學畢業生在掙錢買房子,中學畢業生也是,大學研究生和教授院士,全都是在賺錢買房子。在人生觀上已經沒有任何學歷知識差異。小學畢業生在鬥地主,中學畢業生也是,大學研究生和教授博士,全都是鬥地主。在生活方式上照樣沒有任何學歷知識的差異。這才是國家替代國民發展最嚴重的惡果。讀書讀更多的書,都只不過奮鬥有更多錢買房子和有更多時間鬥地主,文明就逐漸退出了每個人的人生。

我每每看到國家在規劃這規劃那時,我就著急了,又把我們給規劃掉了。美國自立國開始,從來就沒有什麼五年規劃和百年戰略這樣的國家發展目標,美國是一個毫無理想的國家。國家一旦有了理想,國民就沒什麼可想的了。國家一旦圖發展,國民就只能圖發達,也就是多買幾套房子多斗幾輪地主。就這樣,人性和人的精神就在國家發展中發展沒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信文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