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說說老薄家的傳統

老薄家有個傳統,幾代人接過來傳下去:翻臉不認人。雖說在中共里做官,這是基本功,但老薄家別有特色,翻臉時總搞得有聲有色,不同凡響,以後就是傳奇了。

薄一,早年間就是共黨里的叛徒。這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偉大成果,他老人家在那個叛徒集團里是首要的幾位,代表人物之一。這件事里有一個問題當時的人想也不想,國民黨怎麼就那麼輕易地把這麼一群土匪幹部放了呢?

薄一文革里吃了虧,回來以後據說是照死了報復文革中與他有怨的人,也不說了。可這人薄義寡恩到了極點,連幫了自己的胡耀邦也要陷害,這個強盜就一點兒道都沒有了。雖說中共高層里好人沒幾個,這老雜種做事也太下賤了。無產階級老革命家們雖說在這項本事上都各有高招,但讓他搞得這麼出其不意,攻其不備,讓老朋友那麼大歲數哭鼻子,也不是天天得見的事。

算這老傢伙是第一代共匪吧,這官場翻臉文化就坐下根兒了。老東西總以為佔了便宜,呵呵,得便宜自然大爽,吃起虧來,日子就拖得長久,要讓他在陰間里不得安生了。

再來說薄二。薄二絕對是他爹的好兒子,有樣學樣。還在年輕的時候就有把老爹踢傷的驚人之舉。人能狠到這個樣子,不禁讓人會問,怎麼有人生就沒人養呢,爹媽都死乾淨了?問著了,這其實正是他爹媽常年教育的結果,甭抱怨,這樣的爹媽其實也該死了。薄老爹最後想明白了偷著樂是肯定的,最多會說以後這種戲最好還是先和老爹我排練一番,其實斷一根肋骨可能也起到同樣效果。

這以後薄二翻臉不認人,和誰都掐。和市委書記掐,和省委書記掐,和副總理掐。別跟我說因為對方也是壞人我就要誇他。壞人之間也打架,他把另外一個壞人打死了,不能說明他自己不是個壞蛋,應該是更大的壞蛋,不壞他怎麼能贏?看他打架時的一招一式使出來,能認識這個人。最後好了,和王立軍這樣的馬仔都翻臉,或者說連王立軍這樣的都收攏不住,別的不說,這人的“獨”和“毒”也是夠瞧的了。

不錯,他的對手要搞他,王都頭的事沒有現在說的這麼簡單,但王都頭翻臉能翻得如此徹底,只有薄二跟他翻臉的樣子咱們親眼看到了才不會吃驚。

還有薄三。薄三這樣的傻刮刮,從來就不為他爹媽想想。明明是不義之財打小一直喂大的。可偷來的鑼不好敲啊,這傻瓜瓜偏偏不知道收斂卻滿處招搖。給他爹找老大的麻煩,最後要在這麼多人面前不得不扯起彌天大謊。這本身比用腳踢他爹媽也不差啥了。現在據說小傢伙很鬱悶,但我就是有菩薩心腸和法力也絕對不對他使,原因簡單,放心,他很快就能緩過來,沒多久照樣一副混蛋德性!對他使好心眼兒,再招生氣,要怪自己窮的時候還要跟財主充大方。

薄二的老婆看來也是個翻臉如翻書的狠角色。別的不說,能和薄二這樣心狠手辣的人過這麼多年,還能保持住這個名義,那話怎麼說來著:叫老婆太沉重。說他們是黑風雙煞,對陳梅二人就是污衊了,人家好歹還是恩愛的一對兒。

據說季諾維也夫在遭到斯大林整肅時希望斯大林能想起他和加米涅夫幫助斯大林斗敗托洛茨基:“你知道有種情感叫感恩嗎?”斯大林的回答絕對經典:“那是一種狗患的病症。”

薄家這祖孫三人都有幸對這種“病症”免疫,什麼門風啊。

據說有人認為胡溫比太子黨壞,但好像沒有什麼說服力,因為反過來說照樣可以說得通,找論據也難不住誰。薄二就是太子黨的典型,你說他比誰好呢,比胡溫好?也許吧,但最好你試著在想像中把他和胡溫的地位掉過來,再看看,再想想。

還是那個看法,薄二倒台不是民主運動的成果。這傢伙今年點兒背,有點兒惡貫滿盈的意思,世界上沒有民主社會時,這號人死了,老百姓也有理由高興。凡事要等到民主運動有了大成果再高興,人生就顯得太單調無趣了。

小時候聽家裡老人說:孝順還生孝順子,忤逆則出忤逆郎。看薄這一家的興衰,一直混得不錯啊這是怎麼搞的?想來想去,只找到一個詞來猜測:天打雷劈。殺人抵命欠債還錢,再高瞻遠矚說留著他有利於共黨內鬥,也不能把這個理兒給順過去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獨立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