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淡泊官場的清朝軍事家彭玉麟

清朝著名政治家、軍事家彭玉麟。(網路圖片)

彭玉麟是清朝著名政治家、軍事家,與曾國藩、左宗棠並稱“大清三傑”,與曾國藩、左宗棠、胡林翼並稱大清“中興四大名臣”,他是湘軍水師創建者、中國近代海軍奠基人,官至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書等。他曾六次辭去高官,為世所罕見。他還畫萬幅梅花以紀念心中永遠的梅姑,而且每幅必自題一詩,無一雷同,而句意必有所託。每成一幅,必蓋一章曰“傷心人別有懷抱,一生知己是梅花”。可謂痴情奇絕,遺世獨立。

彭玉麟祖籍湖南衡陽,1816年生於安徽安慶,字雪琴(後有雪帥之稱),自號退庵堂主人。其父彭鳴九做過“合肥梁園鎮巡檢”,儘管這是一個級別很低的武官,卻得到當時的安徽巡撫李翰章(李鴻章之兄)極高的評價,於彭鳴九死後親自做傳,將彭鳴九“推為皖中循吏之最”。然而彭鳴九英年早逝,加之為官兩袖清風宦囊如洗,身後沒留下什麼財產,再加上族中一些不良之輩又對他們孤兒寡母橫加欺凌,致使彭玉麟在故鄉湖南衡陽度過的少年時代不堪回首,歡娛既少,悲苦尤多。

令人氣憤的是,他們孤兒寡母僅有的一點薄產也被族中惡徒侵吞了,彭玉麟的弟弟彭玉麒竟險些被人擠到河中溺斃。一天,母親王夫人把兩個兒子彭玉麟和彭玉麒叫到跟前,哭著對他們說:“我們老是受欺受壓的,這地方沒法長住下去。你們尚未成年,還是遠出避禍吧。記著,從今以後,你們要自強自立,等有了成就,再來見我!”慈母淚落,滴滴傷情。窮人的孩子早懂事,於是十三歲的彭玉麒跟人去跑遠水生意,長期音信杳然。十六歲的彭玉麟則就讀于衡陽城中的石鼓書院,他聰穎好學,特別能吃苦,從不怨天尤人。他當時“縕袍敝冠、三餐不繼,然介然自守,未嘗有饑寒之嘆”。

生活的困頓,使彭玉麟不得不中斷其學業,在軍營中謀了一份相當於文書的職業,聊以奉養寡母。在這期間,彭玉麟遇上了他生命中第一位伯樂——時任衡陽知府的高人鑒,一個偶然的機會,高人鑒在軍營中看到了彭玉麟寫的一份文書,對他的文才與書法大加讚賞,後來又招攬為門下弟子,並招他到官學讀書,成為了一名秀才。但如果止於此,彭玉麟最多只能是衡陽城中一介名士,通過科舉之路謀一份官職,像父親一樣,儘管賢能幹練卻只能終老鄉間。

道光三十年(1850年),湖南新寧爆發了李沅發起義,彭玉麟隨衡州協標兵隨往鎮壓。一場不過幾百人的小暴亂,很快被平息,彭玉麟在此戰中嶄露頭角,被授予藍翎頂戴,卻辭官不就,去湖南耒陽的一家當鋪做了管賬先生。恐怕此時,知識份子的那份傲氣依然在他心裡根深蒂固,對靠殺人來博取功名的武將行徑顯然不屑一顧。

咸豐四年(1854年),太平天國鋒芒正盛,腐朽不堪的八旗兵節節敗退,曾國藩正在衡州、湘潭組建水師,廣求人才。先有曾國藩的弟弟曾國葆稱讚彭玉麟,後又有常儀安推薦彭玉麟膽略超人,曾國藩遂發書召他速來。可是彭玉麟剛剛喪母,在家守制不出。曾國藩再次勸出,並說:“鄉里藉藉,父子且不相保,能長守丘墓乎?”這話說得很有水平,彭玉麟感其誠義,慨然應徵,當即人軍。43歲的曾國藩與38歲的彭玉麟這次相遇,開始了其共同對風雨飄搖的清朝力挽狂瀾於既倒的非凡人生。

入湘軍後,彭玉麟在與太平天國軍隊的作戰中驍勇善戰,智勇過人。湘軍主帥曾國藩讓他創立了湘軍水師,購買洋炮,製造大船,訓練將士。彭玉麟治軍極嚴,湘軍水師中,他的坐船是一條插著紅旗的快艇,巡視各處,來去如風,營中三不準“鬥毆、賭博、抽鴉片”,如有違者,輕則笞杖數十,重則人頭落地,因此彭玉麟治下,軍紀在湘軍中堪稱第一,遠勝於以金錢醇酒美人為餌誘部卒死戰的曾國荃所部。易宗夔在《新世說》中稱其時的彭玉麟“貌清癯如閑雲野鶴,出語聲細微至不可辨。然每盛怒,則見之者不寒而慄”,歌頌其威嚴治軍。

他不負曾國藩之厚望,率領湘軍水師於湘潭之戰擊敗太平軍,後隨軍攻陷岳州,在武漢、田家鎮連敗太平軍水師。後來他率領的湘軍水師在江西湖口被石達開打敗。於是他整頓水師,配合陸軍大敗太平軍於樟樹鎮、臨江等地。接著,他率領的湘軍水師與楊載福的部隊一起攻佔湖口、九江、安慶,升任水師提督,兼兵部右侍郎。在攻佔天京(今南京)的戰役中,他親率水師策應曾國荃的陸師沿長江東下,堵截天京護城河口。第二年他與楊載福等攻下江浦、九洑洲、浦口,斷絕了天京糧道,成為攻陷天京的大功臣。在剿滅了太平天國後,他一心撲在清軍的長江水師的建設中,為清軍的這支水師嘔心瀝血,鞠躬盡瘁。後來傾注了彭玉麟無數心血的長江水師被李鴻章全盤接收,成為北洋水師最主要的力量,近代海軍起步於斯。

彭玉麟對官場腐敗深惡痛絕,下決心不與腐敗官員為伍。他任長江水師提督治理水師及兵部尚書的時候,秉公辦事,疾惡如仇,嚴懲惡勢力,甚至不惜得罪清廷高官大紅人曾國藩和李鴻章。曾國荃是曾國藩親弟,彭玉麟發現曾國荃的陸軍部隊綱紀廢弛,還抓住了曾國荃手下的兩名吸鴉片的戰將。曾國藩是彭玉麟的恩師,對他可謂恩重如山,但是彭玉麟卻不顧師生情誼,毅然提筆三次彈劾曾國荃,致使曾國藩大怒寫信給他責問自己弟弟到底哪裡得罪了他。

有一年,彭玉麟路過安慶,忽然有人攔馬喊冤,狀告當地惡霸李秋升。李秋升是李鴻章的堂侄兒,仗著權傾朝野的李鴻章的勢力橫行鄉里、奪人妻女,當地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經調查,彭玉麟掌握了足夠證據,把李秋升抓來審訊,李秋升竟然藐視彭玉麟不敢把他怎麼樣而供認不諱。彭玉麟斷然下令:“此人不除,安慶難安寧。”這時,安徽巡撫聞訊,風疾火急地趕來求情,彭玉麟開柵迎接,密令手下速將惡少斬首。巡撫還在字斟句酌,惡少業已命赴黃泉。事後,彭玉麟致書李鴻章,只是輕描淡寫:“令侄壞公家聲,想亦公所憾也,吾已為公處置訖矣。”李鴻章閱畢對彭玉麟恨之入骨,卻還只得回通道謝!

彭玉麟任職期間還先後彈劾處置了腐敗無能官吏一百餘人,其中不乏高官。此外,彭玉麟的一個外甥曾任知府,由於貽誤軍機也被他殺了。他的所作所為在當時的民間流傳下一句佳話:“彭公一出,江湖肅然。”安慶候補副將胡開泰召娼殺妻,彭玉麟怒而殺之;湖北總兵銜副將譚祖綸誘劫朋友髮妻,還殺人滅口,州、縣官員與他沆瀣一氣,連總督都袒護他,但彭玉麟照樣繩之以法而斬之。

彭玉麟以一介書生投身湘軍水師,由於他智勇雙全,在攻打田家鎮、湖口等戰役中屢立戰功,便逐步擢升至水師統領,成為湘軍水師統帥。先後被朝廷授為金華知府、廣東按察使、安徽巡撫、太子少保、漕運總督、水師提督、兵部右侍郎、署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書。他視富貴如浮雲,一生中曾六辭高官。所以當時民諺有“彭玉麟拚命辭官,李鴻章拚命做官”。

光緒十六年(1890年)三月,彭玉麟以平民之身病逝于衡陽城內的退省庵,終年75歲。他死後被御賜為太子太保,建專祠紀念,贈謚號剛直。著有《彭剛直公奏稿》、《彭剛直公詩集》。曾任兩廣總督和湖廣總督的張之洞評之為“加官不拜,久騎湖上之驢;奉詔即行,誓翦海中之鱷”,並為他寫下一首五言長詩:“神州貫長江,其南際漲海。江海幸息浪,砥柱今安在……”彭玉麟的同時代人,曾任翰林院編修的著名學者俞樾稱其為“咸豐、同治以來諸勛臣中始終饜服人心,無賢不肖交口稱之,而無毫髮遺憾者”的唯一一人,評價之高,足見彭玉麟名聲之重。時任湖北布政使的陳寶箴在悼念彭玉麟的輓聯中寫道:“不要錢,不要官,不要命,是生平得力語,萬古氣節功名都從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