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黑社會也是一屆不如一屆

過完了一個被工作操翻之後的白天,我在雙井夜市的拐角處找到了一家涮肉的大排檔,用美團花69元買下了一份雙人套餐自己吃。剛把蒜泥倒進了麻醬里,背後卻傳來一聲駭破人膽的嚎叫:喝!然後一群人比哭還刺耳的笑聲響起,他們手裡的杯子發出馬上要破裂的撞擊聲。

帶著一臉嫌棄的表情,我握緊了手中的王老吉回頭看,本來想說,‌‌“你們特么能不能小聲點‌‌”。但是脖子扭過去之後看到角落裡的一桌人個個凶神惡煞,一脖遛金鏈子,渾身紋滿了皮皮蝦,挺著的大肚子至少能裝十瓶勇闖天涯,三稜子的腦袋閃現著懾人的寒光。

我瞬間石化。

‌‌“你瞅啥,X你媽!‌‌”

他們中一個比較年輕的小夥子已經警惕地站起身。我趕忙哈下腰說一聲:‌‌“各位大哥,吃好喝好,你們身上的紋身太牛逼了,我忍不住多看兩眼。‌‌”

我以為我自己遇上了黑社會。

1

直到我在快手上看到他們的視頻,原來他們叫天安社。

相比於香港洪興的深入人心,日本山口組的井然有序,義大利黑手黨的神秘莫測,中國的Gangster一直遠離主流視野,除了小學時候看到的校園凌霸,我們聽到的最多的黑社會段子,就是‌‌“東北喬四‌‌”超車的故事。

天安社這個組織卻一反常態,在快手上高調宣揚著自己的存在。打開天安社的視頻,那晚在火鍋攤的膽怯再次襲來,讓我後背發涼,不敢直視。我覺得視頻里每個人都很眼熟,像那天晚上眼露寒光的大哥們。

但是看著看著,我竟然被他們逗樂了。

快手作為同類型視頻軟體來說是一個神奇的存在,內容多以自虐和挑戰極限為主,偶爾會有真人演繹的成人笑話加以調劑,內容也跑不掉小姨子和姐夫,老姑父和三舅媽的不倫之戀。X博士那篇被封禁的文章寫道:窺探中國農村精神面貌需要通過快手。

Papi醬說自己在一群扭捏作態的網紅臉中是一股清流,天安社在快手上一群自虐和微商的視頻中也是一股清流。東北有句俚語叫:大金鏈子小手錶,一天三頓小燒烤。這句話是對天安成員生活最貼切的解釋。最常見到的是他們說今天又吃了幾家比較不錯的館子,而某個大哥還會臨了在視頻里感嘆一句:‌‌“今天這環境比較哇塞!‌‌”

讓人感覺他萌萌噠。

我在快手裡每天關注著幾個天安社的賬號,但是發現對天安社還是一無所知,我想留言表達對他們的敬仰之情,發現只有他們關注的人才能在視頻下留言。而那些打著天安社收徒的ID,都會被證明是騙子。

唯一可知的是天安社的總部設在北京,但人員很大一部分來自東北。

孔二狗在小說里寫過,在東三省曾經那個黑暗的時代,男的都開始混社會,女的卻熱衷於下海做雞。一旦一個渾身紋身的大哥張嘴一口大碴子味,也就讓人對他們的身份不言而喻。但每當有粉絲質疑他們是否涉黑的時候,他們總會及時澄清:我們是商會,跟黑社會沒關係,也沒進過炮局衚衕。

看著他們像秀馬甲線的健身達人一樣秀他們肚子上的笑佛彌勒,我好像明白了,原來你們特么的是網紅啊!

你們要不要投資啊,你們要做哪個品類的電商啊,你們的商業模式是什麼啊?老編輯認識綠衫基金的小王,假格基金的小李,他們特別喜歡投網紅,讓他給你們拉個群吧。

2

不過這些網紅Cosplay黑社會也太逼真了,網上流傳最廣的一組天安社的照片是在武廟拜關二爺。集體照有些致敬山口組的味道,也很讓人很容易想到無間道的開頭,曾志偉為幾位警官踐行的場面,‌‌“別人說我是一將功成萬骨枯‌‌”。

不過出現在他們快手上提及最多的《老炮兒》和《古惑仔》。天安社的永字輩們永遠最崇拜的是六爺和陳浩南。天安社的大哥永興去香港旅遊,很遺憾自己沒見到銅鑼灣的大B哥,但還是想辦法把烏鴉的老大駱駝哥請到北京視為座上賓,駱駝哥的真實身份是香港著名黑幫14K的大佬。

在這條隻言片語的視頻里,駱駝哥會講述自己當年怎樣從缽蘭街一路砍到公眾四方街。天安永興帶著幾位膘肥體壯的大哥聽得津津有味,像一群認真學習的小學生。

可儘管如此,天安社團也不會承認自己是黑社會,對他們來說見駱駝哥相當於把exo請到自家年會唱幾首歌,這總不犯法吧?

是啊,不但不犯法,還能收小弟啊。統一的著裝,大滿背的紋身,象徵圖騰的天安永某的名號紋身,名車美食,以及經常包場某個飯店KTV的聯誼聚會。在那些一無所長卻想一步登天的閑散青年心裡,天安社的生活接近於他們心中的天堂,這才是社會人應該匹配的狀態。

而天安社的網紅也在用這種最‌‌“質樸‌‌”的方式豎立著自己的品牌。

幾乎所有社團都有不可明說的社規與門檻,天安也不例外,首先你肚子要夠大,這是衡量一個成員酒量最基本的標準,其次,要有紋身,儘管不用滿身紋皮皮蝦,象徵性的般若和鬼頭一定要有,而且得長得一臉橫肉,過於面善在社團活動時違和感太大會影響社團形象。

一切準備就緒,還得有幾段說得過去的故事,不要說一起扛過槍,也得是共同嫖過娼。這樣才會得到一枚永恆的勳章,在胸口或者胳膊上紋上天安永某的字樣,這對於無依無靠的社會人來說,成為天安社的一員,遠比投靠德雲社等著鶴字輩的名額發放來的更加光榮。

名號和紋身是天安的標誌,一個在北京工體干紋身的館子成了天安兄弟最常聚集的地方,紋身師名號天安永義,真名不得而知,永義的紋身圖案往往以龍虎豹以及關公為主,但畫工更像早年間的強子紋身PLUS版本!

天安大哥的滿背成了永義的試驗田。儘管他經手的紋身並不精美,但對於精忠報社的大哥們來說,紋身是身份的象徵,是唬人的工具,只要密度高,面積大。在這一點上,永義反而從沒讓大哥們失望過。一時間,永義的紋身在社團有了舉足輕重的作用,甚至於社團名號的紋制也由永義完成。而每次社團大型活動中,永義總會出現在鏡頭最重要的位置。

永字輩的名號遠不如水滸中的諢名來得朗朗上口,甚至還比不上馬雲給阿里巴巴員工分配的花名,但也基本秉承了中國獨有的民俗傳統,例如天安永忠,天安永義,天安永德,天安永昌等。

倘若有大哥在QQ空間里看到別人的簽名‌‌“上善若水‌‌”四個大字很好,那他的四個徒弟很有可能就會被命名為被天安永上,永善,永若,永水。但是由於大哥們辭彙量普遍匱乏,更多的小弟名字叫什麼,諢名後就跟什麼。

我曾遇到一個叫張天平的小兄弟,在他投靠天安無果的情況下,給自己也起了一個諢名,天安永平。用這個諢名在快手還收到了一個神秘大哥的打賞。但直到知道大哥的名字叫天安永生時,他內心充滿了崇敬的洪荒之力。我記得好像一個在東非的部落里,首領的頭銜就叫‌‌“基巴達‌‌”,意思是永遠不死。看來文化果然是相通的。

據我觀察每一位天安大哥的粉絲都接近百萬,對於快手整體用戶群的了解,這些粉絲也都來自三線甚至六線小城,他們的精神財富極度貧瘠,在看了幾部古惑仔和熟讀劉華強的經典台詞後開始走向社會。

讓人恐懼、受人尊敬,加入天安社滿足了他們的幻想,於是就成了快手第一當紅社團。像所有相信努力就能成為馬雲的微商一樣,很多社會閑散人員,已經開始混社會的年輕人都會相信,總有一天,可以加入天安社,過上天天小燒烤,摟著小騷腰,領著扒蒜妹,有錢給馬子整個貂的幸福生活。

3

但是實際上天安社的一位大哥在干中鐵物流,另外一位大哥主營業是運輸汽車配件。還有不少大哥還得靠倒賣手串補貼家用。而一些視力1.5的熱心網友還扒出天安某些豪車也是租賃來的,社會人嘛,不裝逼不如做廚子,這反而能夠理解。

但天安的裝逼跟那些只知道怎麼改裝電動車的小年輕不同,他們背井離鄉不是因為無法建設家鄉事業,恰恰是因為如果把事業建在北京,那麼無論做什麼都有一種靠近中央的感覺,在北京站穩腳跟之後,他們開始歧視後來的外地人。

在北京國安貼吧裡面,自稱是天安社永字輩的小弟會破口大罵河北牌照的滴滴快車司機搶了他們的生意,不太熟練的京罵加上‌‌“外地X‌‌”這樣的髒話如水銀瀉地。

而他們土嗨的時候會來一首MC天佑的‌‌“一人我飲酒醉‌‌”作為氛圍上升的燃料,飆車的時候BGM一定是自由飛翔才能在無人的國道上走出最炫民族風,而一旦某位大哥深情的來個slow,曲目也跑不掉男人四十一枝花。他們不跟熱點也懶得對什麼葛優癱產生興趣,甚至前段火遍網路的王寶強事件,幾位大哥也不過草草轉了個視頻,說一句馬蓉我X你媽,繼續遊山玩水,山吃海喝。

但只遊山玩水卻只能讓精神生活更加空虛,於是稍微有點文化的大哥,會買一本拼音標註的三國演義深入研究,儘管他們看到桃園三結義一定會沉沉睡去,但不能阻擋大哥們對忠和義的追逐。

手抄黨章這種時髦大哥們也會跟,天安永華在練過幾天龐中華字帖後,也用自己的書法寫了一本天安忠義譜,其作用在於效仿水滸中替天行道的排名,兄弟多了好管理,但對於有關部門來說,調查起來也簡單。

大哥們是懂法的,知道舉頭三尺有政府,無論走什麼道路也要堅持黨的領導。某天安社商會老闆,也會在自己豪華桃木辦公桌前放一個國旗和黨旗的擺件,這不是都跟反腐題材電視劇學的嗎?哪怕黨旗旁邊就是怒目圓瞪的翡翠關二爺。

違和嗎?怎麼會呢!

在結拜重要的場合,永字輩大哥也要遵循喝車不開酒的交通法則,用大瓶的雪碧和可樂代替,只要情義是真的,酒是假的無所謂。不僅如此,每次集會的橫幅上,也一定要寫上天安商會守法愛國。集會的高潮會是幾個喝多的大哥光著膀子扭在一起,但千萬別誤會,對於這幫大哥來說質疑他們性取向比罵他們陽痿早泄還要嚴重。

而大哥們如果感覺到位,任何BGM都能嗨出一種新境界,哪怕去KTV甜的發膩的《小酒窩》。只要記住自己是Cosplay黑社會,甜歌也能唱出來發狠!

除了天安社,東北蛇哥,石家莊磊哥,鐵嶺小輝,米boss,東莞乞丐哥,武漢麻雀哥,高坎戴四爺,青島四哥。風格各異,但是套路就那麼幾樣的網路黑社會在快手、在YY,在各種直播平台上紛紛冒頭,每一個都像天安社一樣嚇唬人辣眼睛。

但是每一個出來真打的,青島四哥去年說要去石家莊打石家莊磊哥,半年多過去了,連個響也沒聽到。網黑真是一屆不如一屆啊,想當年北京文玩輝子爺和天津頑皮哥口角,雙方約定在台湖收費站茬架,人家是真上啊,不過管子還沒亮出出來,全給警察架到派出所去了。

‌‌“瞧你們這德行,還,鎮王府井,鎮動物園,鎮地安門,公安局全鎮!‌‌”

後記

寫完了這篇文章已經是凌晨,我又來到了雙井那家涮肉攤子,還沒來得及打開美團,就看到遠處一堆人卻吵吵嚷嚷,看熱鬧不嫌事大,我信步走上前去。

居然又是那幾位金鏈子大哥,和幾個大媽吵成了一團,為首的金鏈大哥長著一顆肉瘤腦袋,肚子上也紋著笑佛彌勒,但嘴上卻沒閑著,一口一個X你媽,想用氣勢壓倒大媽。

大媽們敢同惡鬼爭高下,不向霸王讓寸分,‌‌“你們大半夜不睡覺,喝個啤酒這麼大聲,還用手機功放音樂,擾的我們也沒法休息,明天的工作還做不做,廣場舞還跳不跳了?‌‌”

但大哥們完全沒被大媽的理由說服,依舊用大碴子的國罵致敬對方,直到人群中閃出來一個帶著居委會紅袖章的大媽。

‌‌“王胖堆兒,這怎麼回事兒!‌‌”

笑佛彌勒顫了一下?

紅袖章大媽撥開人群,走上前來就是一巴掌,笑佛彌勒又顫了一顫:‌‌“從小就看你不學好,脖子上套個狗鏈子就人五人六了?你看看你這身上弄得,跟爬了一身蟲一樣。你媽都讓你氣出病來好幾趟,這都幾點了,還不趕緊家去‌‌”。

肉瘤腦袋被打懵了,支支吾吾說,‌‌“齊大媽我這就回去,我沒有不學好,我們現在是一個商會,這都是我商會的兄弟。我們叫天安社,北京最大的商會,老牛逼了,齊大媽,以後這一片誰不聽您話,您一個電話我們去收拾他....‌‌”

紅袖章大媽眼睛亮了一下:‌‌“什麼天安社商會?雞蛋多少錢一斤?賣大米送色拉油嗎?‌‌”

肉瘤腦袋一時語塞,身邊的人,包括我都強忍著沒有笑出聲,這群金鏈小哥旋即四散。我望著遠去的紅袖章,忽然想起來多年前看葛優在大腕裡面的那句台詞,

‌‌“甭假裝黑社會,中國就沒有黑社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老道消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