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學生手無縛雞之力 未來不擔心嗎?

我國青少年近視率居世界第一(Pixabay)

近日,有媒體報道,一項研究結果顯示,目前,我國近視患者達6億人,青少年近視率居世界第一。高中生和大學生的近視率均已超過70%,且這一數據呈逐年上升趨勢。就連小學生的近視率,也已接近40%。

其實,在我們身邊,不惟“小四眼”多了,“小胖墩”也委實不少。以北京為例,北京市衛生計生委近期發布的一項監測結果顯示,去年,北京市中小學生超重率為15.9%,肥胖率為16.9%,高於全國6.3和10.5個百分點。

近視眼、體重超標貌似不起眼,背後實隱含著大隱憂——其顯示的,是當今學生們體質體能普遍不達標的現實。

一年多以前,上海市進行了一項針對學生體質體能的測試。參加測試的上海某知名高中的男生,能在引體向上測試中及格的不到1/3,能做10個以上引體向上的學生已屬罕見。60名高一男生中,有一多半的學生竟連一個引體向上都做不了。“手無縛雞之力”,成了活生生的現實。

如果說上述種種,只是代表了學生們不盡如人意的體質體能狀況的話,與之相關的學生們的心理狀況,同樣不能令人滿意。去年年初,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院黨委書記喬志宏曾表示,全國15%—20%的青少年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問題。教育部原副部長韋鈺亦曾透露,中國孩子比外國孩子平素要少笑50%。

應該說,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與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的健康狀況呈現出大幅提升的態勢,以往那種由於營養不足以及疾病困擾而影響身體健康的狀況不再。但是,我們也應看到,社會環境、行為方式與生活方式等對於身體健康的影響躍升,其危害並不比前者要小。

譬如,學習壓力大、學習負擔重、睡眠不足以及過多接觸電子產品等,造成了學生近視率的不斷攀升。一些中小學生喜歡吃快餐,過食、營養過剩直接導致了其體重超標。加之學生們不注重體育鍛煉、抽不出時間進行體育鍛煉等,體質體能不盡如人意,也就不足為怪了。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問題並非近期才暴露出來的,甚或可以說,此類問題的存在實乃經年有時。令人憂慮的是,這些問題無論是範圍還是程度,都在呈逐年擴大與加深的態勢。

可以說,多年來,我們一直在與上述現象進行鬥爭,一直試圖扭轉不利局面,但始終收效甚微。並且,舊的問題未解決,新的問題又出現,新舊問題交織,致情勢更加複雜。

2007年出台的《關於加強青少年體育增強青少年體質的意見》提出,“通過5年左右的時間,使我國青少年普遍達到國家體質健康的基本要求,營養不良、肥胖和近視的發生率明顯下降”。然而,十餘年過去,這樣的目標並沒有如期實現。

近日,由教育部、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共同起草的《綜合防控兒童青少年近視實施方案(徵求意見稿)》提出,“到2030年,小學生近視率下降到38%以下,初中生近視率下降到60%以下,高中生近視率下降到70%以下”。

《實施方案》中,還特別增加了將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總體近視率和體質健康狀況納入政府績效考核指標以及對兒童青少年體質健康水平連續3年下降的地方政府和學校依法依規予以問責等條款。

實則,即便這些“剛性”舉措有足夠大的威懾力,足以使各地方、各部門警醒並下大力氣解決存在的問題,紙上的政策措施變為政績實效,也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尤其是需要壯士斷腕,下大力氣解決一些重點難點問題,多管齊下、綜合施策。

諸如,家長要改變既往的管教方式,對孩子少些溺愛、多些“嚴管”,不放任其多食偏食以及抱住電子產品不放;學校要督促學生進行體育鍛煉,規定體育不達標的學生不能畢業;注重學生的心理健康,讓他們愉快度過各個學習階段,等等。要做到這些,應該說並不難。

無論是校方還是家長,惟一難以做到的,就是擺脫應試教育的束縛、減輕學生的學習壓力。

在當今一切都圍繞著升學的指揮棒轉、應試教育主導整體教育以及家長們多抱持“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觀念、為孩子報多少個課外輔導班都不嫌多的現實背景下,要讓學生們有一個好身體、一雙明眸,又有出色的成績,兩者兼顧,恐怕很難。

針對學生近視率居高不下的現實,上海市一醫師坦言:“表面上,大多數家長表示孩子的視力和學習成績一樣重要。但現實中,他們更傾向於犧牲孩子的部分視力去換取成績。”對於學生們的體質體能與成績兩者間的取捨,家長們又何嘗不是如此?

身體不強,何談棟樑?當下,是到了徹底擺脫應試教育的束縛、祭出釜底抽薪真招實招以及讓這些真招實招發揮成效的時候了,是到了讓學生們身心健康、輕鬆快樂地學習而非總是圍繞著成績、升學打轉轉的時候了。我們時刻不能忘記一百多年前梁啟超先生的提醒:“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貓眼看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