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朱軍性侵被刪帖文解禁了 落實習近平指示?

最早曝光中共央視主持人朱軍性侵醜聞的微博博主稱,其之前曾被網管封殺的爆料訊息近日突然被解禁了。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這有可能是朱軍會被處理的信號;因為之前中共內部文件披露習近平要求網路封殺不易過死。事實上,中共網路控制一點沒有放鬆。中共網信辦承辦的“闢謠平台”上線,這是言論空間收緊的最新行動;《浙江日報》、《南方都市報》有欄目記者被微信“拉黑”,而因報道江西搶棺材事件的“財經”記者站公眾號也遭到封殺。

朱軍性侵醜聞被解禁

北京時間8月28日晚間,最早幫助好友〝弦子〞舉報朱軍性侵的〝麥燒同學〞發布消息稱,新浪微博在中午時分已經解禁了此前她發布的有關朱軍的微博信息。她表示,雖然自己並不知道什麼原因促使了這個轉變,但這至少意味著有關朱軍的事正在發生變化。

隨後網友們很快就發現,早先網路上曾經封殺了幾乎所有關於朱軍的壞消息,只留下了與其有關的讚揚報導,但如今再以〝朱軍〞作為關鍵詞搜索時,發現網頁上又出現了〝朱軍猥褻女實習生〞、〝朱軍騷擾〞等相關訊息。

對此,有海外中文媒體發文分析稱,朱軍作為中國知名的主持人,在職央視27年間先後主持了央視50餘個電視節目及晚會,在中國民眾中有比較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而其供職的中共央視又是由中共中央宣傳部統管,因此有關機構最初對朱軍性侵消息的封殺,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源於這些政治影響的考量。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性侵被刪帖文解禁,這有可能是朱軍會被處理的信號。朱軍既是央視的,又是司局級的,受到雙重保護的身份,不太會有法律起訴,可能也就是內部寫個檢討。那個中共國家級的釋學誠紅和尚,有命案在身,都沒被起訴。

王篤然表示,解禁的做法不能說明中共放鬆了封鎖,因為之前中共內部文件透露中央對宣傳口的要求是網路封殺不易過死。

中共高層北戴河休假結束之際,11日網上流傳在黨媒內部召開的學〝習〞講座活動中,神秘主講人言辭激烈的批評中共中央級喉舌及中宣部的宣傳策略失誤,方式陳舊。

王篤然當時表示,主講人貌似是代表習近平的想法,批評中共宣傳部門不但未給中共排憂反而添亂,按流行詞就是對豬隊友憤怒。整個精神要求宣傳精緻化,讓百姓受到感覺不到宣傳的宣傳。

8月11日,自稱位於日本的推特賬號iYouPort(自由港)發布了以《獨家:北京的政治宣傳模式發生改變,或正對沖中國異議的弱點》為標題的文章,詳細介紹了在中國頭號“國社”內舉辦的一場長達兩個多小時的神秘會議。

王篤然表示,頭號“國社”應該指新華社。

中共黨內此前發放了一本叫做《習近平新聞思想講義》的小冊子。這本書原打算只在內部流通,供中共黨內學習。

這位主講人幾乎批評了所有審查機構,都不理解上方意思,原因是沒有用心學習《習近平新聞思想講義》。

主講人還批評了中宣部一味刪帖的做法,說“習近平主張包容網上不同意見,而不是一味刪除”,另外在措辭上“不允許使用厲害了、嚇尿了,這類詞語”。

這篇文章還說,“(中共)宣傳從來都是政治語話權的支柱。”比如建議央媒主動報道此前被視為“敏感”的消息,如民眾抗議等,但是這並不是說明政府要進行改革,而是北京明顯意識到在互聯網時代信息無法掩蓋這些消息。

中共收緊言論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中共各地當局正在圍剿記者的所謂負面報道。據中國記者站網消息稱,8月24日,記者站公號(ID:jizhezhan001)報道了浙江日報《一線調查》欄目記者被“拉黑”。在浙江日報對杭州西湖九溪景區旅遊廁所存在“髒亂差”現象做了報道後第二天,采寫這次報道的記者被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記者群移出,原來的媒體聯繫人也不再回復記者任何微信。

四天後,深圳發生記者正常報道被拉黑事件,這次中招的是廣東《南方都市報》。8月27日,深圳政府信息公開“金秤砣獎”揭曉。有關這個獎需要說明的是,它是由深圳第三方民間組織馬洪經濟研究發展基金會發起,旨在對政府的信息公開履行情況進行評價的獎項。獎項依次為金秤砣、銀秤砣、銅秤砣、紙秤砣。

此次評獎中,深圳前海管理局繼2016年獲評墊底的“紙秤砣”後,再次被評為態度最差。《南都》記者8月27及28日,對事件做出連續報道。《南都》跑線記者在與前海管理局媒體對接人微信溝通時,發現微信已被對方刪除。

此外,中共網信辦承辦的“中國互聯網聯合闢謠平台”8月29日上線。中共官媒聲稱,該網站是鼓勵網民舉報“網路謠言”。闢謠網站與微博等社交平台相連,網民可在社交平台的公共賬號上監督闢謠。外媒指,這是中共官方對互聯網言論空間收緊的最新行動。

報導續稱,得到多個的單位機構幫助支持的闢謠平台起到“大數據精準識謠、聯盟權威闢謠、多終端立體傳播、指尖即時查證、關口前移防範的作用”。

該平台網站直屬中共網信辦,與中共喉舌新華社相連,將已經存在的40多個舉報謠言的網路平台連在一起,“更有效查禁謠言”。

河北自由撰稿人朱欣欣表示,靠政治權力打造的闢謠平台或中心意味著信息的壟斷和打壓。

“在官方的思維和語言中,‘謠言’常常是指對官方不利的信息。成立(闢謠)平台,無非就是在進一步加強言論的管控。禁止信息傳播會使社會走向封閉,反映不了各方面的真實情況。”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