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高天韻:退出中共——從里根名言看今日中國

我們需要擺脫危機,突圍求生。出路和希望,就在於決裂中共。圖為8月31日山東壽光被洪水衝垮的蔬菜大棚。(STR/AFP/)

里根總統有句名言:“誰是共產主義者,你如何判斷?那是研讀馬克思和列寧作品的人。誰是反共產主義者,你如何判斷?那是讀懂了馬克思和列寧的人。”

一百多年來,共產主義的學說和實踐給世界帶來了戰亂、饑荒、暴力和恐怖,奪走了一億多生靈。在消滅階級、整肅異己的運動中,共產體制下的人們深刻體驗了這種“主義”的冷酷和血腥。於是,許多共產黨人,從最初的熱切嚮往、積極追隨,轉向了懷疑、反思和否定、拋棄。從自身及身邊的悲劇中,他們終於讀懂了馬克思、列寧,看透了紅色理論的邪惡。不可逆轉的真實的災難,令他們走向清醒。

今日,中國仍處在共產黨的統治和奴役之下,愈演愈烈的社會亂象、矛盾衝突,以及因人禍而加劇的天災,一波一波地撞擊中華大地。苦不堪言,無奈、無助,是絕大多數國人的生活現狀。

眼看著毒疫苗殘害兒童,有家長質問:我們應該如何生存?當豬瘟蔓延、洪水肆虐、財產流失,有人吶喊:大難臨頭,老百姓該怎麼辦?

快刀斬亂麻,釜底抽薪——退出中共,拋棄中共。這一劑良方,可以破解萬難,救民於水火。

反對共產主義的聲音,早已在世界各地響起,請用心傾聽。

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說過:“我認為共產主義在蘇聯國土上試驗了70年,是人民的一場悲劇!遺憾的是這個主義發生在我們國家!共產主義只是一個美麗、愚蠢的烏托邦,雖然還有些國家虛偽地堅持,但是我相信這些國家的人民會慢慢發現這個事實的!”

捷克已故總統哈維爾說:“這種烏托邦曾為我們展示了一個地球上的天堂,但最終卻產生了古拉格群島,令很多民族遭受了無盡的痛苦和踐踏。”

烏克蘭前總統尤先科曾說:“共產邪惡就只能稱為邪惡,不能叫別的……共產主義極權需要的是絕對的權力。而對於這個絕對的權力,人就必須變成動物一樣,忘記道德,忘記靈魂,成為非人類。”

1992年,中共黨史專家司馬璐先生在受訪時說:“共產黨這個組織,卻是一種邪教,一種巫教式的邪教。政教合一,使得這個邪教造成的災難變成了全國性的。”

王若望早年投奔延安,在中共建政初期就已是高級幹部。後來,他被劃為“右派”,在“文革”中又坐牢4年。71歲時,他因“六四”入獄一年多。1993年,王若望說:“指望中共自我完善,主動開放黨禁、報禁,就是對中共的頑固本質缺乏理解的表現,是一種一廂情願的幻想!”

高智晟律師在2005年底受訪時表示,要解決中國的問題,就是“退黨”。他說:“很簡單,退黨,走上街頭。要持續的有人退黨的話,兩三年之內,要黨員全部都退了,不跟流氓集團合作的話,結束殺人集團的狗命。它連命都沒有了,怎麼殺你呢?退黨,去信神,這是我們目前能做的。”

2009年3月15日,前中共國安部對外諜報官李鳳智在美國的集會上宣讀了決裂中共的感言。他說:“中國無以計數的受難者的遭遇令我心痛,中國的弱勢民眾的悲慘現狀也讓我的良心受到衝擊。”“共產黨並不是中國,共產黨損害了中國,包括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和文化。所以,反黨應該是愛國,退黨則是在救國,只有站出來,才是真正的為國盡忠,才是真正的保護我們國家的安全。”

前陝西電視台編輯馬曉明1998年公開退黨,他說,中共以“假、惡、斗”為生,導致社會是非不分、善惡不辨、物慾橫流,大面積的說假話。他鼓勵同胞退出中共:“還沒有認識到共產黨邪惡本質的人趕快加深認識,不僅要聽共產黨在宣揚什麼,還要看它實際做的是什麼,要知道其罪惡歷史,認識清楚後,不要怯懦、退怯,要勇敢地退出這個罪惡的團伙。”

回看歷史,工人、農民、奔向延安的青年、歸國科技人才、誠懇建言的“右派”、文革被清理的知識分子、黨內員老,投奔中共的各界人士都慘遭打壓,被騙、被整得家破人亡、被踏上一萬隻腳。

再看現當代,“六四”學生、維權人士、追求信仰的修煉者,凡是嚮往真理、敢於對抗暴政的,都被非法定罪、折磨,大批好人被迫害致死、被強制失蹤。中共暴虐一再重演,邪惡本質絲毫未變。

歷史與現實證明,任何人,若是相信中共,必定會惹禍上身。面對瘟疫、洪水、金融陷阱、治安混亂、官場腐敗、人權侵犯,我們需要擺脫危機,突圍求生。出路和希望,就在於決裂中共,從心靈上對它一票否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