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飲食文化 > 正文

揭秘古代保健食譜

提起男性食補,威風凜凜的蝦將軍實在不可忽視。中醫養生以為,蝦味甘性溫,有補腎壯陽的功能。現代營養學家一致以為,蝦營養價值豐富,脂肪、微量元素(磷、鋅、鈣、鐵等)和氨基酸含量甚多,還含有荷爾蒙,有助於補腎壯陽。在西方,也有人用白蘭地酒浸蝦以壯陽,鑒於此,便不難知道為什麼扶陽不可缺乏蝦了。

古代房事保健助性食譜

1、羅漢大蝦

主料:對蝦12個,魚泥60克,雞蛋清1隻,玉米粉15豆。

製作:將對蝦除去頭、皮和腸,留下尾巴,片開,剁斷蝦筋,擠干水分,略撒味精。依次蘸上玉米粉、雞蛋清和麵包渣。將魚泥用雞蛋清、玉米粉、精鹽、味精和熟豬油拌成糊狀,抹在對蝦上。將對蝦用溫油炸熟,剁成兩段,盛入盤內。當菜食用。

功用:功能補腎興陽,強筋健骨。用治腎陽虛衰,性慾減退,陽萎,早泄和腦血管意外所致偏癱及骨質疏鬆症。

2、米酒炒海蝦

主料:鮮誨蝦400克,米酒250克。

製作:將海蝦洗凈,去殼,放入米酒中,浸泡10分鐘。將鍋燒熱,注入菜油,燒沸,放入蔥丁爆鍋,然後投入海蝦,酌加適量精鹽、生薑,連續翻炒至熟即成。當菜食用。

功用:功能補腎興陽,強筋健骨。用洽腎陽虛弱,陽萎不舉,舉而不堅,滑精,腰痛。

3、金魚大蝦

主料:大蝦6個,雞脯肉75克,雞蛋150克。

製作:將大蝦去頭、留尾,剝去外皮和砂線,用刀從脊背下切,但不切斷,翻開成琵琶形狀,然後輕輕劃以十子刀,酌塗精鹽、料酒、味精,腌10分鐘左右。將雞脯肉剁成肉泥,加上雞蛋清和適量精鹽、薑末、花生油(先熱至90C,涼後再用),反覆攪控均勻,成為糊狀。將腌好的大蝦粘上麵粉,再將攪拌好的雞泥抹在蝦肉上,捏成金魚形狀,上籠蒸10分鐘取出。取少量雞湯煮沸,酌加味精、精鹽和料酒,撇去浮沫,加澱粉勾成稀汁,澆在大蝦上面,淋些雞油。取少量黃瓜,切成薄片,放在大蝦周圍。當萊食用。

功用:功能補腎興陽,養血健脾。用治腎陽虛弱,血液虧虛,陽萎不舉,腰膝酸軟,倦怠無力,面色不華,心悸眩暈。

4、烤大蝦

主料:對蝦500克。

製作:將對蝦去須、腿和蝦槍,除去砂袋,挑除砂線,切成段。在炒鍋中加油,油燒熱時,投入蝦段和蔥段,炒至蝦變紅色時,加入適量料酒、糖、精鹽和清湯。用文火煨烤,烤至湯汁將盡時,酌加少量椒油即可。當菜食用。

功用:功能補腎興陽,益氣開胃。用治腎虛下寒,脾胃虛弱,陽萎不起,早泄、遺精,伙食不思,體虛乏力,面黃肌瘦。

5、龍鳳球

主料:蝦肉150克,雞脯肉100克,去皮白麵包丁75克。

製作:將蝦肉、雞脯肉去皮、筋後,分別剁成泥,合在一起,酌加適量料酒、精鹽、胡椒粉、味精、蔥末、薑末和雞蛋清,再兌入少量用蔥末炸過的油,攪拌均勻,揉成一團,用力在盆中反覆摔打,使之產生粘性,再做成直徑2——3厘米的丸子,滾上麵包丁。將丸子放入溫油中,先用文火炸6分鐘,見漲發後,改用武火略炸,見焦黃則撈出。當菜食用。

功用:功能補腎興陽,益精養血。用冶腎陽虛弱,性慾減退,陽萎,早泄,小便頻數,腰膝酸軟,體倦乏力。

人們的印象里,古代很貧窮,吃飯是個大問題。一天吃幾頓受經濟客觀條件的制約,應該是個經濟問題。其實,古人一天吃幾頓同樣是個“政治待遇”問題。歷史上古代人是怎麼吃飯的,了解下古代人吃飯是什麼樣的。

漢代禮儀:天子一日四餐,諸侯一日三餐,平民兩餐。所以,即使是有錢人,也得守規矩,吃飯是一種“政治待遇”。

根據甲骨文的有關記載,殷商時期是一日兩餐:第一餐,稱“大食日”,又稱“食日”;第二餐,俗稱“小食”。具體情形,到戰國時代更清晰一些:戰國時代一天也是吃兩餐,稱為“朝食”和“餔食”。

古代人的保健食譜

第一餐朝食,時間是在日出以後。古人的這個時間概念,大約在現在的上午九點,這個時間段古人也稱之為“食時”。《左傳》中的“齊晉鞌之戰”,齊侯狂言“余姑剪滅此而朝食”,就是“我滅了你再來吃早飯”的意思,其實挺符合當時的飲食習慣。

第二餐餔食,也是看太陽來定的,太陽偏西了吃餔食,時間大約在下午四點左右,這個時間段古人也稱之為“餔時”。《說文》中,“餔”便解釋為“申時食也”。

“朝食”和“餔食”,又叫“饔”和“飧”。古人的一天,僅有“饔”和“飧”,所以“饔飧”連用,就泛指飯食。《孟子滕文公上》中有“賢者與民並耕而食,饔飧而治”,說的就是當官的一邊要治理民事,一邊要自己做飯,沒有現在這麼奢靡,下班之後能直接進酒店。

一直到先秦,古人的基本食制,都保持在一日兩餐。《論語》講“食不時不食”,強調的則是進餐時間,全社會都要遵守,不能想什麼時候吃就什麼時候吃,否則就是一種越禮行為。當然,君主或官方的犒賞,則另當別論,也是一種榮譽,或政治待遇。

兩餐過渡到三餐,出現在西漢-東漢時期。《漢書淮南厲王傳》記載:劉長被廢后,有司奏請給他的待遇有“皆日三食”,說明諸侯王的飲食待遇已是三餐了。但民間的飲食,依然是一日兩餐。西漢時期朝食前,有吃小點心“寒具”的記載,可以看作是一日兩餐向一日三餐的一種過渡。

漢代禮儀:天子一日四餐,諸侯一日三餐,平民兩餐。所以,即使是有錢人,也得守規矩,吃飯是一種“政治待遇”。西漢時,給叛變被流放的淮南王的聖旨上,就專門點出“減一日三餐為兩餐”,既是對淮南王的一種懲罰,也是剝奪淮南王的“政治待遇”。至於平民,那就可想而知了。

到東漢時期,正式形成了三餐制。鄭玄《論語鄉黨》註:“不時不食”的“不時”,為“非朝、夕、日中時”--“朝”、“夕”、“日”的出現,說明東漢已經以朝、日中、夕為吃飯的時間,大體跟現在的一日三餐就餐時間相吻合了。

漢代以後,一日兩餐逐漸變為普遍的一日三餐。並且,三餐開始有了早、中、晚飯的分稱。早飯,漢代稱為寒具,指早晨起床漱洗後所用之小食。至唐代,寒具始有點心之稱。

到了宋代,由於經濟的繁榮,老百姓真正過上了一日三餐的日子。陸遊詩曰:“疾行逾白步,健飯每三餐。”這個時候,老百姓不僅一天吃三頓,商業意義上的酒店也出現了,家裡有錢,可以下館子,文人聚會也拿酒樓當社交場所。

再後來,隨著一日三餐的普及,人們習以為常,便很少有人知道“一日三餐”曾經還是個“政治待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天天養生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飲食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