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廣東經濟真相:國進民退 外企撤離 中國經濟基石發生動搖

——倘若沒有民企 廣東經濟還剩下什麼?

(說明:以下數據均來源於廣東省統計局及國家統計局官方網站)

廣東是中國貨物出口第一大省。2017年,廣東一省的貨物出口規模佔全國的比值高達27.5%,這其實還不算什麼,最重要的是:廣東是為我大中國掙外匯儲備的第一大省,2017年廣東貨物凈出口(出口-進口)規模為2461億美元,而同期全國貨物凈出口規模4225億,廣東掙來的外匯佔全國的比值高達58.2%

考慮到我大中國的印鈔體制就是央行收進外匯儲備兌換出相應的人民幣,人民幣的幣值就是由外匯儲備撐著的,因此可以這麼說:廣東的企業家們辛辛苦苦的工作,一條褲子一個零件的出口,摸爬滾打掙來的外匯,乃是支撐我大中國經濟的基石。倘若廣東的製造業出了問題,貨物出口能力下降,那麼我大中國的經濟基石就發生了動搖。對於這個後果的嚴重性,怎麼高估都不過分。

然而可悲之處在於:廣東省的製造業出口能力,真的在劇烈下降之中。2018年1-7月,廣東省貨物凈出口規模僅1022億美元,較2017年同期的1425億,降幅高達28.3%。出口行業不景氣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強行維護匯率重創出口企業;比如中美貿易戰的日益升溫;比如國內供給側改革帶來各項原料成本飆升,造成企業競爭力下降,這三樣都是原因。作為領頭羊的廣東的製造企業,乃是這三大因素的直接承受者。這其中的每一個因素,都會直接作用到廣東的企業家身上,讓他們痛苦不堪。

連廣東的企業家都掙不到外匯了,我大中國在整體上掙外匯的能力當然也逐漸喪失,所以2018年1-7月,我大中國貨物貿易凈出口規模1661億,較2017年同期的2317億,同樣是暴跌28.3%

再來看廣東工業企業的基本面。2018年1-7月廣東省工業企業總利潤為4662億,去年同期為4770億,降幅2.3%。這個降幅本身看起來還不算特別恐怖。關鍵是其中的分項數據:2018年1-7月廣東國企利潤935億,較去年同期的816億,增幅高達14.6%;而民企利潤2364億,較去年同期的2497億,降幅5.3%!看看上面的利潤絕對值,民企的利潤絕對值是國企的三倍,然而今年以來的廣東國企實現了利潤的顯著增長,而作為經濟支柱的民企卻陷入了萎縮之中。國進民退,在民營企業占絕對優勢的廣東,居然也如此真實的發生了,這看起來出人意料,卻又在情理之中。或許,這就是廣東製造業整體上喪失掙外匯能力的最根本的原因吧。此外,在貿易戰的威脅之下,廣東外企多年以來的利潤增長勢頭戛然而止,今年1-7月廣東外企利潤總額1651億人民幣,較去年同期的1881億,降幅高達12.2%。這意味著支撐著廣東經濟高速發展了30年的外資企業開始全面收縮。

再來看就業數據。2018年1-7月,廣東工業企業平均就業人數1315萬,對比去年同期的1381萬,降幅4.8%。這依然不是關鍵,關鍵的依然是分項數據:2018年1-7月廣東國企平均就業人數79萬,較2017年同期的81萬,依然是下降2.4%。可見利潤大增的廣東國企,也並沒有盡到其應盡的社會責任,沒有提供任何新增的工作崗位之餘,還減少了兩萬個工作崗位。在民企這邊,2018年1-7月廣東民企平均就業人數666萬,較2017年同期的677萬,減少了11萬人,不過降幅僅1.6%,遠低於民企同期5.3%的利潤降幅。可見廣東的民企在利潤規模下降的同時,依然在堅守,尚未啟動大規模裁員。而在外企這邊,20181-7月廣東外企平均用工人數604萬,對比2017年同期的661萬,減少了57萬人,降幅高達8.6%

這麼總結起來看的話,以民企和外企為支柱的廣東經濟,居然在整體上呈現“國進民退,外企撤離”的特徵。外企本身是無需什麼忠誠度的,經濟形勢不好,外部威脅太大,利潤不好掙了,人家立刻就相應啟動了大裁員。國企則是沒有社會責任感可言的,即便是利潤暴增,依然不願意承擔起提供就業崗位的責任。最可憐的是民企,利潤減少了,但是依然選擇堅守,選擇咬緊牙關的撐到破產的那一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