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盤點中共貪官充當黑社會的保護傘

中共被指是中國最大的黑惡勢力。(KARL-JOSEF HILDENBRAND/AFP/)

中共涉黑內幕觸目驚心。在中共的豢養和保護下,黑社會黃賭毒泛濫,其組織甚至活躍於各地政府的拆遷現場、打砸搶等“維穩”現場。

近日,崑山“反殺案”中,好勇鬥狠被指為黑社會成員的劉海龍持刀砍殺行路人,但被砍喪命。劉海龍外號“龍哥”,民間披露滿身紋身、帶著金鏈子、光頭的劉海龍是“天安社”成員。

劉海龍曾多次被判刑累計10年以上,今年3月卻協助警方抓獲販毒嫌疑人,得到“見義勇為榮譽證書”;在官方初期通報中,黑社會凶手成了“被害人”,自衛者成了犯罪嫌疑人。這一切令外界質疑,“龍哥”是否存在“保護傘”?

上觀新聞日前刊文,表示公職人員成為黑惡勢力“保護傘”,主要有三種方式,第一種是被“圍獵”、被收買,逐步被控制的“保護傘”;第二種是與黑惡勢力形成利益鏈條甚至結成利益聯盟;第三種是徇私枉法,為親友或私人關係充當“保護傘”。

被收買的政法系官員

近日,中共山西監獄管理局長王偉、山西省檢察院原副巡視員賈文聲、山西省高級法院審判委員會原專職委員關中翔等4人被雙開。據陸媒披露,他們均因“涉黑”,為黑惡勢力充當“保護傘”。王偉等政法系一干人馬被山西黑老大的妻子買通,為獄中的黑老大開小社,並以火箭般的速度為其辦理減刑。

山西省政法系統知情人士透露,因此案落馬的山西省公檢法司系統官員有50多名,僅僅省監獄局就有四十幾人。

貪官與黑勢力結成利益聯盟

政匪一家,中共官員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由來已久。

今年6月25日,哈爾濱市交通系統曾曝出腐敗窩案,有122名官員及公職人員為大貨車司機充當“保護傘”被查。122人中,出自公安系統的就有108人,其中交警達100人之多。

在收受“保車”人的賄賂後,交警支隊副隊長提供路條,為大貨車保駕護航;“保車團伙”惡勢力勾結交警,壟斷運輸市場;一名交警在長達3年多時間裡,違規消除違章記錄9000多條,卻無人過問;有的“保護傘”還插手土石方工程項目謀利,形成一條“以惡經商、以商養官、以官護惡”的利益鏈。

此外,山西聞喜“盜墓涉黑”案震驚世人。當地黑社會團伙不僅大肆盜掘古墓葬,還開設賭場、霸佔礦山、高額放貸、暴力討債等。中共聞喜縣公安的13名警察,長年為黑社會充當“保護傘”,兩名公安局副局長參與盜掘古墓。連盜墓分子盜墓時爆破使用的雷管、炸藥,都由公安局提供。

據中共官媒披露,政法王周永康曾親自打電話給黑老大劉漢,告訴他“要照顧好周濱”。作為回報,周濱藉助父親周永康的勢力,幫助劉漢將其競爭對手袁寶璟兄弟“滅門”。袁氏兄弟三人都被判死刑,立即執行。

山西黑老大李滿林(綽號“三馬虎”)上世紀80、90年代在太原黑道稱霸一方,心狠手辣,直到2002年才被抓捕歸案。李滿林在一審被判死刑後,曾供出為自己多年來提供保護、時任臨汾市公安局長的邵建偉。由此,牽出更大範圍內的大小官員落馬。

為黑社會親友充當保護傘

在中共官場,夫妻檔、父子兵、兄弟連貪官“全家腐”屢見不鮮,並為親友充當“保護傘”。

今年7月,浙江台州市原副市長陳才傑的弟弟陳才強被作為黑社會頭目被判有期徒刑25年。陳才強行惡時間長達18年,涉及罪名26個,陳才強多次犯罪後請副市長哥哥出面“平事”,還獲得台州市政協委員等身份,中共官場的官黑一家,在陳氏兄弟身上體現。

黑社會是中共所依賴的暴力資源

中共治下,黑社會是其所依賴的暴力資源。媒體披露,山東聊城黑社會吳學占團伙曾想過做截訪生意。從北京扣一個上訪人員,問政府要3000元,送一個回當地,要5000元。為此,吳學占等綁架、毆打、一名女性上訪人員,強迫其喝尿、拍裸照……而這一切都是當地鎮長武德明指使的。

有評論稱,“先有貪官再有黑社會!”“官員要腐敗,必定有黑社會存在。”

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曾表示,中共就是最大的黑勢力。中共革命從土地革命到文革,一脈相承它都是利用政權的力量來動員和支持少數的痞子流氓,來裹脅大部分的民眾對社會精英進行打擊和鬥爭。中共的革命就是黑惡勢力,這就是基層黑惡勢力的來歷、來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