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沉雁:鹿晗也配當娘炮?

前不久發生在崑山反殺案中的花肉鬼主就是一典型的骨子裡娘炮,但樣子上卻很男人,你們喜歡嗎?他所在的花肉社成員個個都是「硬漢」形象,紋身、肚腩、赤膊、臟瓷、大碗兒喝酒,展露出來的形象元素全是好漢。但再看看他們所乾的事、所唱的調、所舉的旗,還有比他們更娘炮的嗎?有人將他們比作義和團,我看是辱沒義和團了。暫不論是非,義和團至少真敢對外國人下手,你看花肉這些貨色只敢對誰下手?

九月開學這一周,鹿晗有點慘,遭遇全民指斥為娘炮,已經上升到“娘炮誤國”人人喊打的地步,有的甚至要把他們當“四害”除之而後快。我雖然對鹿晗說不上喜歡,但似乎也不十分討厭。一個90後的小鮮肉,本來就天生那副娘樣和娘腔,有人喜歡有人討厭也很正常。但硬要上綱上線到“誤人子弟”的一些人,我看才叫真的娘炮。

鹿晗成名於韓國就學期間,與他的娘炮形象似乎並沒有多大關係,主要還是他有歌唱和表演才藝。凡是天天圍著鹿晗罵娘炮的人,不妨捫心自問一下自己,是不是從小聽鄧麗君甜蜜蜜、小虎隊和韓劇美男長大的?難道周杰倫的《三節棍》不娘炮?難道他們就誤人誤國了?真是好搞笑。我看很多人都喜歡聽李玉剛的娘娘腔,怎麼不問問自己很娘炮呢?

在叢林文化中呆久了,叢林中人都崇尚“硬漢”形象。於是,老祖宗就發明了一個針鋒相對的成語:色厲內荏。樣子很嚇人但其骨子裡卻是一娘炮。鹿晗樣子很娘炮,骨子裡是否很娘炮?我不知道,也沒興趣知道。但我真正厭惡的是,樣子很硬漢但骨子裡很娘炮的賤貨。這種色厲內荏的真娘炮才真叫一個誤民誤國誤人子弟。

前不久發生在崑山反殺案中的花肉鬼主就是一典型的骨子裡娘炮,但樣子上卻很男人,你們喜歡嗎?他所在的花肉社成員個個都是“硬漢”形象,紋身、肚腩、赤膊、臟瓷、大碗兒喝酒,展露出來的形象元素全是好漢。但再看看他們所乾的事、所唱的調、所舉的旗,還有比他們更娘炮的嗎?有人將他們比作義和團,我看是辱沒義和團了。暫不論是非,義和團至少真敢對外國人下手,你看花肉這些貨色只敢對誰下手?和花肉這些一比較,鹿晗怎麼好意思做娘炮?

花肉這種內娘外恐的娘炮,人人都能一眼看穿,誤國誤民的程度還是很有限的。有一種娘炮才最噁心人,外形給人感覺一副正人君子翩翩風度的正派形象,但其骨子裡卻是比花肉社還更娘的娘炮1哥。究竟手伸沒伸進實習生裙子里,這還是次要的,尤其那一副正能量哈趴猥瑣狀,那才叫一個誤人子弟,並且是大娘大媽的國民殺手,但又沒有人說他娘炮了。相對於娘炮1哥來說,鹿晗給他提鞋都不配。

這幾天好多人都在為劉強東在美“被陷害”鳴不平,一邊罵鹿晗一邊舔劉強東,只因尚不知道劉強東更是娘炮中的鐵娘子。外形雷同娘炮1哥,但骨子裡的娘性卻比1哥更加隱晦。不妨講兩件事說道說道劉強東這枚鐵娘子的娘性。

疫苗事件中劉強東發出了自己忿忿不平的微博,但在24小時之內他就悄悄刪掉了,即便是自己親生兒女深受其害,他在真理面前也不敢挺身站直,你說他還能不娘?他唯恐現在所得到的一切被失去,連兒女受害都可選擇做娘炮,可想而知,他已經成為財富的奴隸,那他拚命追求財富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也是在昨天我才在朋友圈看見一則消息,美國華人旅行地接社一名員工在微博說:接國內某頂級社命令,劉要去明大,請按頂級配置接待。那一串眼花繚亂的豪華接待配單,簡直是接待沙特國王的配置。其中有一個要求我至今也沒弄懂其深意,就是要安排接待劉的豪車司機必須是美國白人並且還要求不懂中文。私人飛機從阿拉斯加入境加油再直飛明尼蘇達州私人機場,豪華車隊準時接待劉到明尼蘇達大學,早上有女學生陪跑,中午有女學生陪吃,下午有女學生陪聊,晚上吃飯時就出事了。

不就一個將小賣部搬到網上做得很順暢的商人嗎?不就接受明大華人留學生會的邀請去做一次活動嗎?那一副出行的派頭硬要搞得像國家元首正式訪問一樣氣派非凡,究竟為了啥?就這麼一次活動裝逼擺譜耗資三百萬不止,而這些錢都是靠快遞哥在日晒雨淋中賺鋼鏰兒賺下來的。想想美國的國防部長自己背包出行,想想蔡英文蹲地鐵的形單影隻,想想義大利總理拖著拉杆箱去總理府上班的情景,你劉強東是個什麼東西?

再看看比爾蓋茨、扎克博格、巴菲特、喬布斯、松下幸之助等真正的企業家,他們有這麼擺譜嗎?那些才叫鐵漢才叫硬漢,鐵在有“我”,硬在有“己”。咋沒女人去陷害他們呢?這就叫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可想而知,劉強東骨子裡是多麼需要外在的東西“武裝”自己,他對自己的不自信已經到了“司機必須是不懂中文的白人”的程度,其骨子裡已經娘到何等境地,鹿晗給這樣的鐵娘子打傘都不配。

一個人究竟娘不娘,不要去看外在形象和說話是否嬌滴滴,而是要看他是否有獨立思考的自我。鹿晗因為外在娘,但他能把自己的外在娘性發揮到讓眾多年輕人喜歡的地步,這也算找到了“自我”。鹿晗能有什麼危害?中國人長期看西遊記,也沒幾個變成孫悟空和豬八戒。相較於央視1哥和京東1哥的危害衝擊來說,鹿晗最多浪費年輕人塗脂抹粉的時間,但前者卻是直接破壞年輕人的神經系統。

眾友們應該還記得我在湘湖與湖南教授的對話,其實,關於國家發展的對話僅僅是當天的一個片段而已。在這之前還有一小段關於日本的對話也還算精彩。

教授:“我看見日本人就很厭惡”。

我:“為什麼?”

教授:“侵略中國燒殺掠淫”。

我:“教授哪裡人?”

教授:“衡陽”。

我:“就是衡陽保衛戰的衡陽?”

教授:“嗯”。

我:“你祖上有沒有被日本人傷害過?”

教授:“沒有”。

我:“你親戚和鄉鄰中有沒有祖上被日本人傷害過?”

教授:“沒有”。

我:“你從小到大,有沒有老人親自告訴你日本人很壞”。

教授:“沒有”。

我:“你是否問過經歷過淪陷時期的老人們關於日本人的情況?”

教授:“沒有”。

我:“以上都沒有,你是從哪裡知道日本燒殺掠淫的知識?”

教授:“你,你什麼意思?”

我:“衡陽保衛戰是戰鬥最慘列、雙方傷亡人數最多、持續時間最長的一場城市保衛戰,但教授你從小到大都沒聽說過日本人燒殺掠淫的歷史口述,而你的“燒殺掠淫”印象全來自影視劇和教科書,你怎麼就不在心中打個問號就鐵心厭惡日本人呢?”。

教授臉色紅白交織,“你的意思,燒殺掠淫從未發生過?”

我:“不,我的意思,要多視角去觀察歷史,而不是僅停留在我們所受的灌輸。我也是曾經淪陷區的後人,但我還真的去了解過,不然上面我不會問你這麼多問題。”

教授莞爾一笑:“你還真是一個很細心的人”。

寫到這裡,我想說的是,這樣的教授不止一個,中國的教授普遍都是這樣匱乏獨立思考的意志,罔顧身邊史實,忽略基本常識,離真理只差一步,但讀一輩子書,也只不過是一個人云亦云隨波逐流的傳聲筒而已。相較於鹿晗來說,他們真才叫誤人子弟的娘炮,但我們罵鹿晗的人又尊稱他們為學者。這種沒有獨立意志的娘炮教授,能研究出什麼真學問?又能傳授什麼真知識?他們遠比鹿晗危害大得多。

什麼不叫娘炮?法國19世紀後期有一位天才詩人叫蘭波,他說“眼裡一片海,我卻不肯藍”,其實就是陳寅恪“自由之思想,獨立之精神”一個意思。與之相反就是娘炮。因此,真正娘炮的不在娛樂節目里,娛樂藝人再娘炮也害不了人,而害人的娘炮在大學講台上,在揮金如土的土豪中,在色厲內荏的硬漢里,在新聞聯播的字正腔圓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微信公眾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