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小偷偷貪官一百萬 刑警隊長介入 三方訂攻守同盟

中共貪官大多藏財於家中,小偷反腐盛行。(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中共官場怪事不少,在小偷反腐盛行之時,有貪官因被偷一條褲子落馬;有小偷網上學習經驗;更有貪官被偷巨款、警方介入偵查之後,刑警隊長收賄並與貪官、小偷三方訂立攻守同盟的案例出現。

刑警隊長收賄後與貪官、小偷三方訂立攻守同盟

據陸媒《新京報》公號“政事兒”9月3日報導,近日,中國大陸裁判文書網公開了《朱玉東刑罰變更刑事裁定書》,顯示原河南省正陽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朱玉東被減去有期徒刑五個月。

朱玉東涉及2014年曾引起廣泛關注的“小偷、刑警隊長、縣委書記訂立‘攻守同盟’”案。

裁定書披露了朱玉東的部分罪行。

2012年12月,朱玉東擔任正陽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在辦理盜竊案件時,在局領導的授意下,與他人商量將盜竊金額由92萬元改為6040元,同時截留盜竊贓款6萬元用於送禮和刑警隊開支。

2012年12月30日,朱玉東在偵辦案件中,收受原西平縣委書記張金泉現金5000元及煙、寶劍等物品。

據報導,2011年春至到2012年底,由王勝利等五個農民組成的盜竊團伙,先後潛入河南、山東、安徽三省多地縣委機關大樓,搬走了駐馬店市周邊地區至少4位縣委書記珍藏在保險柜里的現金、茅台酒、金條、香煙等。被盜的縣委書記中,就包括時任正陽縣委書記趙興華(2013年8月被帶走調查),時任西平縣委書記張金泉(2014年11月被宣布調查)。

當年,由五個農民組成的盜竊團伙落網後立即交代,他們在趙興華辦公室盜取了大約100多萬元錢。之後,朱玉東和公安局領導向趙興華“彙報情況”。趙興華說:“我這裡是被盜了,但沒像你說的那麼多,就幾千元錢而已!”得到暗示,朱玉東遂修改口供,將92萬元,改成6040元,為此,他還找到小偷“商量”,得到了“小偷”的配合。小偷、刑警隊長、縣委書記之間的“攻守同盟”就這樣達成了。

而跟朱玉東、王勝利盜竊團伙達成“攻守同盟”的被盜縣委書記,不僅僅是趙興華一個人。

2014年12月,因犯徇私枉法罪、行賄罪、受賄罪,朱玉東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朱玉東不服,提出上訴。二審維持原判。

直至近期,朱玉東獲建議減刑六個月。

中共官場“小偷反腐”頻現山西國企董事長被搶請公安局長降低數額

近年“小偷反腐”中也牽涉貪官向辦案人行賄“變通”處理的另一有名的案例是,2016年12月21日,因家中遭劫而貪腐曝光的山西焦煤集團原董事長白培中,以受賄、行賄罪被江蘇省蘇州市中級法院判刑13年6個月,並處罰金300萬元。白培中案也為“小偷反腐”案。

官方曾通報稱,2011年11月13日,白培中家被搶劫。隨後在同年11月24日,一條微博引爆網路:“驚爆:近日,山西焦煤集團董事長白培中家中被劫數千萬現金,其妻報案謊稱被搶300萬。犯罪嫌疑人被抓獲後,總價值卻是近5000萬元東西,其中:人民幣600萬元,港幣100萬元,美元27萬元,歐元300萬元。金條七八公斤,另外還有名表、鑽戒、項鏈等名貴奢侈品。”

為避免因家庭財產與收入不符而暴露經濟問題,白培中請託時任太原市公安局副局長的戴來偉提供幫助,謀求降低被劫財物數額,通過胡建偉等人給予戴來偉人民幣20萬元。

2011年12月17日,廣東媒體《新快報》報道稱,山西警方確認該案件屬實。警方抓獲兩名搶匪,是曾在匯錦花園小區工作過的安保人員。

此後的12月22日,中共山西省委決定,免去白培中山西焦煤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職務。

盜賊網上“取經”合肥“偷官女賊”成學習案例

據陸媒報導,2014年7月,合肥曾發生“偷官女賊”事件。兩名被抓的女小偷透過媒體、紀檢等管道舉報兩名被盜事主:安徽銀監局時任副局長鬍沅、安徽省食葯監局時任副局長陳書華是貪官。

她們宣稱,去這兩名官員家中行竊,發現大筆現金、財物,希望以此獲得減刑。事後,胡沅、陳書華都被查。2016年9月,合肥中院經審理認定,胡沅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130萬餘元、美元2000元,行為構成受賄罪。胡沅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並沒收違法所得。

陳書華事後也被免去副局長職務,但保留副廳級待遇。

2016年9月,合肥中院審理了舉報胡沅、陳書華這兩名被盜事主的唐水燕、房云云、林曉君、唐燕平案。

據悉,這一團伙專挑機關、事業單位官員下手,並且只偷官員藏在辦公室的香煙、購物卡、手錶、手機、電腦、奢侈品、珠寶玉器、冬蟲夏草,及成捆的現金等,並向紀委舉報某些被盜官員。一些案件甚至驚動了中紀委及相關省份紀委,紀委人員曾專門找到唐水燕,了解被盜官員財產狀況。至今已有多名貪腐官員因該盜竊者向紀委舉報而落馬。

2013年5月,唐水燕和房云云利用技術開鎖方式進入了時任中國建設銀行安徽省分行機構業務部副總經理張瑞紅的家。盜走了張瑞紅家的高檔禮品、一摞摞購物卡等,價值近60萬元。張瑞紅的丈夫是時任安徽銀監局副局長鬍沅。

當天,張瑞紅便向警方報警,稱損失高達150萬元。據報導,胡沅得知張瑞紅報案後大發雷霆。報案後,警察上家看現場,鄰居圍過去詢問丟了多少東西,張瑞紅變口說“只被偷了一兩千塊”。

2014年10月和2015年3月,張瑞紅和胡沅均以涉嫌受賄罪被立案偵查。檢方指控,胡沅涉嫌受賄的金額為140餘萬元。其中夫妻倆涉嫌共同受賄100萬元。

上述盜竊團伙在官員家中盜竊時,還會將官員姓名牌與贓物合拍,留作證據,擇時機向紀委舉報。

而“偷官女賊”案也成為其它團伙學習案例。

今年6月,官方一份公開的司法判決書顯示,2015年4月28日,安徽省交通廳長施平的家中曾遭搶劫,歹徒搶走價值超過人民幣130萬元的財物。

據陸媒報導,當事嫌犯供述,130多萬現金是裝在一個紙箱子里,箱子里有很多信封,信封里裝的都是錢,於是兩嫌犯連箱子一起搬走了。

主嫌落網後供稱,因為看到網上報導有小偷盜竊很多官員,官員家裡有很多現金,一些官員在被盜後還不敢報警。受此啟發,他們決定仿效小偷,也到官員家偷錢。

有官員因一條褲子被偷而落馬

更奇的是,有的官員是因褲子被盜而遭查。

2003年3月5日凌晨,貴州省長順縣原政協副主席、計劃局局長鬍方瑜一家正在夢鄉熟睡之時,小偷從窗外將胡方瑜的褲子挑走。搜走現金後,小偷將褲子扔在縣醫院後門外。後被兩個小學生拾到交給縣公安局。公安人員在例行檢查時發現,褲子皮帶的夾層里,竟還藏有4張大額存單,其中兩張存單是胡方瑜的名字,兩張分別是胡方瑜兒子和其父親的名字,總金額為42.08萬元。

2003年3月13日中午,胡方瑜在當天的長順縣政協換屆選舉中當選為政協副主席不到1小時,就被當局宣布“雙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