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3天蒸發664億 !許家印與賈躍亭「一起窒息」?

兩個月前,許家印“抄底”賈躍亭的FF時,就有業內人士提出:這是要與賈躍亭一起為夢想“窒息”嗎?

現在看來,還真有可能。

6月25日,恆大健康宣布以67億港幣成為FF汽車的最大股東。消息公布次日開始,恆大健康的市值一路飆升,從近400億港元飆升至8月下旬的1400億港元——以67億投資撬動了1000億的市值上漲,兩個月“賺”了15倍!

許家印身價更是一度超過騰訊馬化騰,成為中國新首富,一時風光無二。

但從9月份的第一個交易日開始,恆大健康的股價突然掉頭向下,3天時間,下跌了4成,市值突然蒸發了664億!

這恍如過山車一樣的行情,讓人深思:這真的是一筆好的投資嗎?許家印投資賈躍亭的FF汽車會不會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如何看待恆大健康的股價大幅上漲?投資人又該如何避免掉入“賈躍亭式”的創業者陷阱里?帶著這些問題,本期“中外管理觀察家”專訪了著名天使投資人、乾龍創投的創始人查立先生,聽聽他是如何看待這些問題的。

1

如今的FF更像是“回鍋肉”,早已變了味道

《中外管理》:對於賈躍亭這個人來說,早已上了“老賴”的名單,“下周回國”更是成為段子,然而許家印卻選擇投資賈躍亭的FF,短期也獲益頗豐,您怎麼看這個投資事件?

查立:我本人並不看好FF。在賈躍亭之前,早期FF就希望通過講故事引爆市場,不過並沒有真正起飛過,在困境中被賈躍亭接手,曾希望藉此實現騰飛,不過幾經周折,隨著賈躍亭的出事,車廠也一度關停。

現在,FF又活過來了,但是我本人並不看好。首先,因為對於新能源汽車這個市場,已經是一片紅海,FF很難異軍突起。特別是在發展過程中多次折騰,就像“回鍋肉”一樣,多次回鍋,早已變了味道!

其次,無論是團隊、產品還是技術, FF都模糊不清,感覺始終沒有形成真正的核心競爭力,未來市場也讓人捉摸不透。

《中外管理》:在前有孫宏斌栽跟頭的情況下,作為一個成熟的企業家,許家印難道看不清楚這裡面的狀況嗎?

查立:我個人不太相信僅僅依靠錢就能夠把一件事情“砸”起來,因為今天這個市場講究的是產品過硬,如果產品不過硬、產品的故事不過硬,很難做成功。因為FF已經變味了,賈躍亭想憑此東山再起幾乎不可能。

《中外管理》:賈躍亭相當於已經橫趟了整個商業秩序和法律。

查立:其實不難發現,孫宏斌跟賈躍亭握手言歡,賈躍亭在這裡面並沒有決定權,隨時可以被踢開。

現在他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願意投錢支持他的東家,地位並不穩固,因為投資協議條款裡面肯定有很多外界看不到的細則,投資人一定選擇主導地位,中途如果出現任何矛盾或糾紛,賈躍亭走人的可能性很大。就拿上一次樂視危機來說,賈躍亭做得不乾不淨,這個人的性格註定FF的未來也不明朗。

2

樂視的問題不在戰略,而是企業基因早出了問題

《中外管理》:資本市場之所以一度看好這筆投資,一個重要原因是許家印和賈躍亭在投資協議裡面有個對賭協議,如果明年一季度FF不能實現量產,賈躍亭就要面臨出局。不少投資人認為,這就意味著FF將少了賈躍亭這個負面因素,這個對賭協議是個利好,您怎麼看待這個對賭協議?

查立:大的投資里一定有這個,可以叫對賭協議,說得好聽一點,也可以叫里程碑,實現不了這個裡程碑就走人。再大的夢想,總歸還要有一個落腳點。

FF明年年初量產的事情,對於賈躍亭來說可謂是“二次操刀”。其實電動汽車是一個很成熟的產業,保證供應鏈不出問題,資金鏈不出問題,造輛車出來問題並不大。如果賈躍亭在這種背景下還造不出來的話,真的不要在行業里混了。然而量產車質量如何,市場反應怎樣,還都有待驗證。

我覺得一個優秀的創業者,他得面對自己的問題,無論是他的股東還是他的消費者,他應該乾乾淨淨的,至少賈躍亭做得不幹凈,所以這肯定會影響到他未來的職業生涯或者是創業生涯。

人是具有延續性的,不能把歷史一筆勾銷就當沒事發生一樣,再出來又是一個好漢似的。如果不能直面歷史,再出來很可能是一個缺胳膊少腿的“海盜”!

賈躍亭沒出事之前,我本人也投資的公司有不少跟樂視有簽約,但是我很早發現樂視是從來不付錢的,所以也創業公司跟我說它們和和樂視簽了約的話,我都不認可,和樂視的合約拿不到錢,這種事情碰到太多了。

樂視沒出事時,基本商業守則就沒有做好,本質上就是因為公司基因出了問題。

FF這家公司就有很多基因病,有它天生的基因病。這家公司本來和賈躍亭無關,但是賈躍亭就像一個寄生蟹一樣跳進去,弄到現在半死不活的樣子。在我看來,就是這個公司氣勢不順吧。

《中外管理》:人們一般總結樂視失敗的原因是說賈躍亭打造的七大生態系統出了問題,但是在您來看,其實問題不在那個戰略上,而是基因本身就有問題?不在這個戰略上出問題,也會在別的戰略上出問題,是這個意思吧?

查立:對,而且他那個故事講的過分了,賈躍亭說在打造生態,我覺得他在破壞生態!他找了忽悠了一幫人來幫他幹活,卻不給錢。什麼叫生態循環?就是把上游和下游拉過去合作,我有好處,你有好處,大家都有好處。然而他把所有好處自己拿的,讓別人為他去服務別人,這怎麼叫打造生態,這個明顯是故意破壞生態。

其實戰略方面的事情好說,因為戰略都是虛的,對外、對媒體可以去講戰略,但是在我們商業經營裡面,像樂視對待供應鏈的態度、方法和做法,它根本不是在打造牌匾,而是在破壞生態,他在欺騙上下游獲取好處,他把別人給逼死,來支撐他的故事,所以它遲早要“爆”的。

目前FF還沒有真正的商業化,還只是一個故事。可能許家印想進入這個行業,正好有這個機會,先進去再說,真不行換人來干,這個很正常。當然,這裡面的核心是賈躍亭和FF汽車本身:FF本身是不是真的能保證它的品牌,保證它的質量,保證用戶的體驗,目前還是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是賈躍亭能不能把這個事情做好?也是個巨大的問號。我個人覺得不太可能。因為在今天的市場裡面,尤其像FF這類產品,它是一個粉絲級的產品。所謂粉絲的話,你一定要有一堆幾乎盲目的腦殘粉來喜歡你,然而賈躍亭能找到多少人喜歡他?

有時候做人一定要有一股氣,賈躍亭為什麼沒有這股氣?不聲不響的跑走了,“下周回國”更是成為了一個笑柄。

其實他之前做公司不順利的時候,就在美國待過,樂視這家公司本身的基因就有問題。記得那時候有人來採訪我,我當時就覺得,賈躍亭如果是條漢子,為什麼還要破褲子穿著重新弄,如果是我的話就肯定不會。

如今再看這件事,我覺得每個人都有一個模式,除非顛覆自己重新做人,不然我覺得還是在重刷原有的模式。

3

不要相信股價,好的產品和好的創始人才是關鍵

《中外管理》:你看另一個層面就很有意思,股市對這個事情就表現得很亢奮,短短兩個月,恆大健康的市值就能漲1000億,這是否反映出股市的一種非理性呢?還是別的地方出了問題?

查立:其實在中國股市裡,不管是 大陸還是港股,被操盤的可能性都非常大,股市的漲幅並不能完全證明它的價值。就說恆大健康市值暴漲就說明什麼

《中外管理》:當前很多投資人都在找項目,你覺得如何才能避免出現樂視賈躍亭或者FF的這種坑,您對他們有什麼樣的建議?

查立:我覺得人要想想為什麼去做這個事情?怎麼去創業?每一個人都有他的基本價值觀、人生觀和行事原則,所以我們要回歸到最本質來看一件事情,我個人是相信今天的消費市場。在今天的互聯網市場,一個好的產品,和一個好的創始人,它的估值和持久的增長才是健康的。

如果說有點錢,找個故事編一編的話,在今天這個市場上很難真正做起來。也許短期的可以做,但是要做大,要做持久卻很難。我們任何事情都得回歸初心,互聯網時代掩蓋不了任何負面,只有陽光,只有光明,做人做事光明正大,才能把事情做好。

《中外管理》:好多投資人都想找到好的創業者、好的產品,但是具體做的時候,也可能遇到賈躍亭這樣的人,比如孫宏斌就陷進去過。怎麼判斷這個人是不是好的創業者?

查立:每個人都會犯錯誤,這沒問題,問題是你怎麼從失敗和錯誤當中走出來,這個很關鍵。

一個人你不能保證他總會成功,再大的公司也會面臨市場的不可預測性,這個時候創業者或者創始人怎麼來處理這些問題,做法和態度都至關重要。比如賈躍亭這樣的人,他走得不幹凈,如果是我,肯定是不會投資他的。

4

好產品要有溫度,讓人“喜愛”

《中外管理》:如何判斷一個產品是不是好產品?有沒有相對簡單的“標尺”?

查立:今天市場上的好產品不能完全依靠性價比來作為評判標準,好的產品應該有溫度,有情感,得有超出基本功能之外的一個“養分”在,有了這個價值才是一個好產品。比如:蘋果手機,不管是從表面、功能或者質量來看,其實其他手機都和它差不多,但都遠遠比不上蘋果手機。

再舉個例子,前一陣子我在浙江遇到一個90後,他推出一款榨汁機賣299元,現在據說一天發貨量達到1萬台。他的這個榨汁機設計得很有趣,它下面有一個非常小的設計,有點像賭場里的老虎機,旁邊有個小小的按鈕,一按以後,從上面圓的窗口,就能夠看到裡面的圖案在滾動,等停下來的時候,會出現蘋果加香蕉之類的結果,那你就可以根據轉盤結果去買蘋果和香蕉放進去做。下次你又想喝什麼但沒想好時,就再去按一下,等“啪”地一聲停下來,可能出現葡萄和獼猴桃的結果,你去買點葡萄和獼猴桃就會覺得好開心,這個體驗遠超過它本身的價值。很多明星都買了這個,等於是給它免費做代言,這就是一個有溫度的產品,而不僅僅是被消費者拿來使用,這個才是現在這個時代所需要的產品。

《中外管理》:如果以這樣的產品作為標尺,你覺得FF如何?

查立:我覺得這個車一般般。矽谷那邊已經有很多有特色的電動汽車了。比如:特斯拉首席設計師出來單幹,設計的汽車很棒,人可以在后座躺在裡面,上面是整塊玻璃,人躺在裡面可以看天、看星星,而且還可以自動駕駛,也會很快量化,投向市場。但賈躍亭的FF還完全達不到這種水準。

另外,FF目前百萬級的定價屬於跑車級別,既然定價這麼高,就必須是一款非常好的車。就像買一匹馬一樣,如果是汗血寶馬,它的品種就必須好,基因好,很多人才會捨得花錢購買,但如果這匹馬是雜交品種,即使馬力也不錯,你還會高價購買嗎?

本期觀察家:查立(乾龍創投合夥基金創始人、著名天使投資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