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勸江澤民發動台海戰爭的兩個人如何淪為階下囚?

鄧小平遺囑在提到台海問題時要求江澤民不要爭功,不要冒進。(網路圖片)

台灣是插在中共官僚集團政治心臟上的一根刺。

對於毛澤東等老一代中共官僚而言,解決台灣問題意味著最終解決共產黨和國民黨之間半個世紀以上的愛恨情仇;以中共最終的完全勝利結束這一段歷史,構成老一代中共官僚生命最後的政治激情。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鄧小平就曾在中共內部的秘密會議上和中共公開發布的文件上宣示,要在十年之內解決台灣問題。只是由於八九年六四慘案,使中共和鄧小平個人受到政治的重創,十年解決台灣問題的戰略計劃才被擱置。

對於江澤民和胡錦濤等新中共官僚,台灣仍然是插在他們政治心臟上的一根刺,而且插得很深。蘇聯東歐共產黨政權轉瞬間便在人民大起義中冰消雪化,中共自己的政治道德基礎也在六四事件中徹底崩潰——新的中共官僚集團是在這樣極端危險的政治狀況下走上權力之巔。

恰在幾乎同一個歷史時期,台灣掙脫威權政治的陰影,走上自由民主進程。台灣實現自由民主的意義遠遠超過台灣本身。中共新官僚集團意識到,台灣民主化在十五億大陸民眾中的政治示範和政治召喚效應,已經構成對中共極權專制的致命而急迫的政治威脅。於是,通過國家政權統一的方式,用中共的極權政治控制並進而消滅台灣新生的自由民主政治——這成為中共新官僚集團為保持自己的生存而制定的明確的政治戰略。

另外,六四之後,中共暴政企圖通過經濟發展重建其統治合理性。但是,權力貴族市場體制運行的結果,在產生巨大經濟能量的同時,也造成極端的財富兩極分化。從兩極分化中湧現出對中共極權的不滿和憤怒,已經超過經濟能量對社會的安撫作用。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官僚集團也急需揮舞民族主義旗幟,解決台灣問題,從而以“民族英雄”的資格,為其用鐵血暴力鎮壓中國大陸民眾對極權暴政的反抗,作合理性辯護。

鄧小平死前作出的關於台灣問題的政治遺囑的錄音,現在依然處於嚴格的保密狀態;當時也只傳達到中共的政治局委員一級和軍隊的大軍區正職一級。現將鄧小平遺囑的最關鍵的內容引述如下:

“……幾年來,黨內外的資產階級自由化分子都蠢蠢欲動,想要效法所謂台灣經驗。還有人勸我們學習蔣經國,開放黨禁。這個政治動態應當引起我們百倍警惕。要教育全黨明確認識,台灣問題現在超出了我們同國民黨的歷史恩怨。……台灣問題的解決,關係到社會主義制度在中國的生死存亡,關係到共產黨的生死存亡。……要創造條件,儘可能早解決台灣問題。台灣和香港不同。香港有租借條約,所以百年後還可以解決。台灣沒有條約,拖下去,對我不利,越拖下去越難解決。……台灣問題要在胡錦濤同志的兩屆任期內解決。不要超過二○一二年。希望我黨的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也是解決台灣問題的慶功會。……江澤民同志不要爭功,不要冒進,要踏踏實實為胡錦濤同志解決台灣問題創造條件。毛主席,還有我和許多老同志,幾十年都在為解決台灣問題創造條件。只是由胡錦濤同志代我們黨去收穫。”

鄧小平的遺囑用典型的中共黨文化語言表明,這個中共精明的老政客已經意識到,台灣的自由民主制度對大陸的政治示範作用,構成對中共政權的致命威脅,因此,他也把所謂“解決台灣問題”當作消除致命政治威脅的基本方法,並為解決台灣問題制定出最後時間期限。

江澤民最終交出黨軍大權之前,愛將陳良宇曾極力勸其發動台海戰爭,然後以戰爭狀態為名,中止向胡錦濤交權的程序,從而繼續掌握黨軍最高權力。王守業也在二○○一年升任海軍副司令員後,用寫血書的方式,勸江澤民果斷解決台灣問題。江澤民沒有接受勸告,並非由於擔心美國介入台海作戰,而是因為鄧小平遺囑中已經直接告誡他不要爭功,他怕用對台作戰的方式阻止胡錦濤按正常程序接掌權力,引發黨內針對他的反對浪潮。他自知在權力鬥爭中積怨甚多,因此不敢涉險。

陳良宇和王守業則由此為自己種下禍根。二○○五年胡錦濤接掌軍委主席之後,立即拿王守業開刀,對其實施“雙規”,即變相逮捕,終至軍法起訴,判死緩。陳良宇以中共政治局委員之高位,也不免鋃鐺入獄,成為階下囚。

陳良宇為自己種下禍根,成為階下囚。(視頻截圖)

附:倒在女人身上的原海軍副司令

中共原總後基建營房部部長、少將張金昌曾在大陸政論雜誌《炎黃春秋》撰寫了《我認識的貪官王守業》的萬言長文。文章暗指王守業當年能當上中共總後基建營房部部長,是依靠河南老鄉、時任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賈廷安。賈曾長期擔任江澤民秘書,後任總政治部副主任。

該文章表示,王守業當了總後基建營房部部長後,既有權勢,又有金錢,10多年前就包養情婦多名。張金昌表示,王守業的一名情人曾經找他“舉報”。

表面上倒在女人身上的海軍副司令王守業。(網路圖片)

2005年7月20日左右,一名杜X女子向張金昌表示,王守業和她已有6、7年關係,剛開始時自己不過20多歲,當時王守業騙她說自己與妻子關係不好,準備離婚,之後一定娶她,但6、7年過去,女子年齡漸大,王以工作忙為由拖而不決。

同時,這名杜X女子還發現王在外面有很多女人,兩人於是經常吵架,王還常動手打她、罵她,還利用黑社會手段來對付她。於是,她決定告他、揭露他。

在張金昌的建議下,該名女子給中共海軍黨委常委每個成員、海軍保衛部、紀檢部等部門,甚至胡錦濤都寫了舉報信。

不久之後,王守業在2005年12月23日被“雙規”。張金昌表示,王守業被“雙規”後,觸動中共高層某些人的神經,並動用“大人物”的關係獲釋,隨後,胡錦濤又下令重新“雙規”並逮捕。

據說,拘捕當天,王守業被中央軍紀委宣布逮捕時,王拉開公文包,取出手槍要自殺,但當即被總參保衛部特警早一步奪下他的槍,並給他戴上了手銬。經檢查,王隨身公文包中有兩枝德國制消聲手槍,都已上了子彈。

2006年5月10日,王守業因“受賄1.6億元人民幣,包養5名情婦”,被判處死刑緩期2年執行。報導稱,王與多名女性有不正當兩性關係,還嫖娼狎妓。

據稱與中共官二代關係密切的北京作家魯直人此前撰文披露,王守業是倒在女人身上,一個蔣姓情婦串聯王守業另兩名情婦,聯名寫了58封舉報信給中共中央政治局、中央軍委主席、副主席,這才引起關注。

此前有報導稱,王守業花1200萬人民幣包養情婦,其情婦遍布中共軍方文工團,有來自北京軍區、南京軍區、總政、總後及陸軍軍事學院等,“一個都不能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