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納粹、蘇聯之後 美國正直面中共的終極挑戰

習近平與川普

川普時代的一個顯著特點是美國人對中國的態度有了巨大變化。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意識到了來自中國的前所未有的挑戰

據《彭博社》報道,2016年,當時的美國總統奧巴馬認為,一個無力解決全球問題的弱勢中國比一個強大且具有潛在侵略性的中國更加危險。相比之下,川普政府已將中國視為對美國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利益的最大長期威脅。儘管偶爾也向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示好,但川普本人已將北京視為一個經濟競爭的死對頭。

就在幾年前,中國還被視為一個有點難對付,但必不可少的合作夥伴,可能會被用於支持以美國為首的國際體系。但今天,美國更多將中國視為破壞穩定的修正主義力量。

在川普總統任期間,很難說出美國對中國的政策是永久性的發生了變化,還是暫時發生了變化。然而,美國對中國觀點的這種轉變似乎在川普就職以前就發生了。民意調查顯示,美國公眾對北京的意圖越來越持懷疑態度。2016年,82%的美國人認為中國正在進行的軍事集結是一個有點嚴重或非常嚴重的問題。最近,從2017年到2018年,認為中國是最大,最直接威脅的美國人數增加了兩倍。

近25年來,美國兩個主要政黨就需要與北京進行密集接觸達成了共識。現在,人們可以看到一個新的共識,中美間的競爭會更激烈。

這種共識始於美國人對中國崛起帶來的國家安全風險的日益關注。雖然美國的外交官員經常發現自己未必同意川普及其美國優先的主張,但在談到中國​​時,外交機構的大多數成員普遍同意川普政府定義中國威脅的方式。

隨著習近平在全球舞台上取得權力和影響力,中國決心取代美國成為亞太地區,也許是全球的主導者的意圖在美國決策層中變得更加清晰。

今年早些時候,兩位前高級民主黨外交政策官員,庫爾特・坎貝爾和伊利・拉特納以與川普國家安全戰略大致相同的方式寫了一篇描述中國挑​​戰的文章。下一屆美國政府的戰略幾乎不可避免地會將中國視為幾十年來美國面臨的最強大的大國挑戰者。

關於中國最新的共識也反映了這樣一個事實,即北京已經成為一個重大的意識形態威脅。在20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初,人們普遍認為意識形態衝突已成為過去,因為北京最終將在經濟和政治上實現自由化。現在,沒有幾個人還抱著這種樂觀的想法。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喬治・W・布希政府前國家安全官員亞倫・弗里德伯格在最近的一篇文章所指出,幾乎每次美國被動員起來都是面臨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無論是納粹德國,還是蘇聯。這些競爭對手威脅到美國政治理想的生存和傳播。就在上周,一個由兩党參議員和代表組成的小組敦促川普對參與在新疆建立北京“高科技警察國家”的中國官員實施制裁。可以預見,將來會看到更多此類事情。

此外,還有美國對中國的敵意上升的第三個驅動因素:對美國經濟競爭力的威脅。需要明確的是,美國有組織的勞工總是對與中國的接觸持懷疑態度,事實也證明,美國與中國的貿易增加將加速美國製造業的空洞化。然而,這種關注在政治上變得更加突出,川普在2016年的競選活動期間批評了全球化的混亂局面,而中國正是導致全球化混亂局面的典型代表。

過去幾年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中國不僅僅是勞工問題。它現在通過諸如強制技術轉讓,故意削弱美國工業和技術基礎的努力,以及旨在使北京在眾多關鍵領域佔據主導地位的中國製造2025項目,都對美國構成了更大的經濟威脅。美國人越來越不可能將中國視為美國商品和債務的大市場,而更像是一個掠奪性的競爭者。最近的民意調查顯示,絕大多數美國人現在將中國的經濟實力和中國的經濟實踐視為一種嚴重或非常嚴重的問題。

然而,美國面臨的一個問題是美國商界。美國商界在中國這個問題上仍然有兩種想法。一方面,有許多美國公司經歷了中國猖獗的知識產權盜竊,欺凌和審查等做法。另一方面,中國仍有大量資金,而中國人則採用分而治之的策略阻止美國公司更有效地維護自己的利益。

這些因素有時因技術烏托邦主義和後民族主義的混合而加劇,後者在商業社會的關鍵部分,即矽谷中佔主導地位。人們可以找到一些領先的科技公司的例子,這些公司現在意識到與美國政府合作以防止中國主宰人工智慧和其他尖端技術的未來至關重要。然而,谷歌等公司仍然拒絕繼續與美國政府合作使用人工智慧來提升美國無人機的性能,但谷歌願意與中國政府秘密合作,建立一個更有利於審查的搜索引擎。

幫助中國專制政權加強其權力,但在自己國家需要的時候退縮,這是一種特殊的企業道德文盲行為,也是短視的,因為如果中國成為下個世紀的技術、經濟和地緣政治超級大國,美國公司將會失敗。

今天有一個在過去幾十年都沒有的更強烈的共識,就是美國需要對中國採取強硬態度。但是,這種共識在應對中國的挑戰時,仍顯得還不夠寬泛或不夠強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