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程曉容:大陸自殺頻現 誰奪走了同胞生的希望

暴雨襲擊期間,上游三大水庫又同時泄洪,導致山東壽光多個村莊被水淹沒。*

不同的故事,同樣的絕望。生命幻滅的悲劇,在中原大地上此起彼伏。

9月7日凌晨,在浙江金華市浦江縣潘宅鎮,31歲的王倩被發現上吊身亡。王倩是P2P票票喵平台受害人,8月初,該平台爆雷,她先後到杭州、上海維權討錢,卻被警方鎮壓、被毆打。

王倩在遺囑中透露,是警察的暴力令她崩潰。她寫道:“因為我從小接受到的教育是愛國愛黨,有極高的集體榮譽感,一下三觀全毀,我沒有力量跟他們抗爭,平民太弱小,真的太累,看不到希望了。”

8月19日夜,山東壽光市孫家集街道丁家村農民張金來,在自家院門口上吊自殺。當日,上游三個水庫突擊泄洪,位於下游的壽光多個村莊遭災,張金來蓋起的蔬菜大棚被大水衝垮。之前,張金來因超生被罰款13萬,建大棚貸款10萬,負債纍纍。

6月20日,甘肅慶陽市19歲女子李奕奕跳樓身亡。在她跳下前,不少圍觀群眾起鬨大喊,“你到底跳不跳啊”,“要跳就跳,果斷一點”。據報導,李奕奕兩年前被中學班主任吳某猥褻,她將吳訴至法院,但法院認為情節輕微決定不予起訴。之後,李奕奕被診斷患上憂鬱症,四次自殺未遂。

2016年10月11日清晨,在江蘇省淮安市城東鄉,年近七旬的王先生和失明的妻子一起跳樓身亡。王某生前患有結腸癌,其妻因糖尿病失明多年。據分析,老人很可能是因為無錢治病而走上絕路。

2016年8月24日下午,甘肅省康樂縣景古鎮阿姑村,28歲的楊改蘭殺死了自己的4個孩子後,服毒自殺。楊改蘭的丈夫料理完妻兒的後事,也服毒身亡。在這一家6口命案的背後,是楊家的赤貧慘狀。

網友們紛紛發聲:“真正的貧窮者沒有得到低保,真正的低保戶被某些有關係者所取代!現實中太多了。這個國家沒有希望了。”“官場已經黑社會化,農村低保都是當地權貴壟斷”。

1996年,在河北省石家莊鹿泉區下聶庄村,51歲的聶學生服下一罐安眠藥,獲救後喪失勞動能力。一年前,1995年,聶學生的兒子、21歲的聶樹斌被以強姦罪判處死刑,聶家並未接到通知。據陸媒報導,聶學生是去監獄給兒子送衣服時,從小賣部的人那裡得知聶樹斌已經被槍斃。聶學生覺得自己沒用,救不了兒子,他經常說:“真活得沒意思”。

今年8月28日,聶學生悄然離世。火化那天,老伴張煥枝把一份2016年12月最高院關於聶樹斌無罪的判決書塞進聶學生的袖筒里,一起燒了。

當死亡成為解脫,生命的悲慘,便不言自明。冤案、貧困、侮辱、騙局、災禍,重重壓力,把成千上萬中國人壓倒、碾碎。他們無奈、無助、無言,撒手人寰,

自殺的凄絕,69年間從未停止。政治運動,法治不公,金融詐騙,官商勾結,社保缺失,道德敗壞……可怕的漩渦,連環襲卷,令多少人無力招架,輕生了斷。

網友寫道:“一個不是人民選舉產生的政府,是不會為人民的死活考慮的,你看他們天天吃著特供,人民吃著有毒食品,就知道了”。

關於網貸崩塌,網友指出:“這是整個中共國家系統奸商一條龍合作詐騙人民血汗錢的勾當”,有人建議:“吸取教訓,不再相信盜賊的任何花言巧語,不再上當受騙,繼續生活才是正道。”

來自黑龍江的黃清平(化名)是網貸平台的受害人。他告訴大紀元記者,“原來的老百姓非常相信政府,通過這件事情之後,如果我們的錢要回來,根本就不想在這個國家待了。”

是誰,奪走了無數同胞的尊嚴、信任、財產、健康、幸福,把他們逼離家園、甚至逼上絕路?一連串的黑色新聞,戳破了“盛世”狂歡的幻象,正在發出密集的警訊:邪惡政權當道,歲月怎可靜好?如果繼續麻木,聽任紅色的欺騙,那麼,當災難以不同方式襲來時,所有的人都無法逃脫,將面臨滅頂之災。

陰霾壓頂,自殺不應是中國人的宿命。當務之急,是認清善惡,拒絕謊言,抵抗邪惡,聲援正義。良知和勇氣將助我們贏得真正的希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