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共產粉劉強東的無恥

劉強東在美國因“犯罪性行為”被羈押到警局,16個小時後獲釋。(網路圖片)

共產主義接班人,紅色財團京東掌門人劉強東前幾天因為在美國明蘇尼達欲對萬惡的資本主義實行共產共妻的革命行動,被美國警察叔叔關進了班房。打沒打屁股二哥我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劉強東在局子里沒有和獄友玩“躲貓貓”或“喝涼水”的遊戲。因為警方逮捕紀錄顯示,劉強東是因為受到“犯罪性行為”指控而於8月31日晚11點32分被羈押到警局的,並在16個小時後獲釋。

一時間,網上又流傳起劉強東被誣陷,明大女學生被收押的謠言,還有“疫苗陰謀論”之說,甚至還有什麼京東和華爾街大戰。怎麼不說這是中美貿易戰導致的呢?怎麼不說這是美國星球大戰陰謀的有機組成部分?這樣說不是更激起腦殘粉的愛國情懷?這樣的文章邏輯混亂,自相矛盾,漏洞百出。既然你說劉強東是無罪釋放,為什麼又說百分之九十九不會被起訴?應該是百分之百不被起訴才對啊!既然是華爾街的陰謀,那華爾街的水平也太小兒科了吧?既然裡面有國際資本的參與,為什麼美國警方不配合這種陰謀啊?難道美國警方也和劉強東一樣具有的共產主義理想?

真實的情況是因為美國的法律和我們的不同,他們是疑罪從無,雖然劉強東作為一級強暴重罪的犯罪嫌疑人,在案件沒有審理結束之前,仍然享有充分的人權。劉強東被釋放,但案件還未結束,明尼拿波里斯警察局發言人艾爾德2日表示,有關劉強東案件正在進行調查,無保釋金釋放不代表劉強東無罪,也不代表他有罪,詳細結果必須等調查結束才能公布,他也提到,目前未限制劉強東行動,他可到紐約,也可到中國。

去年大概這個時候,計劃經濟、共產主義正成為劉強東嘴裡的熱詞。這讓我彷彿一下子又回到那《激情燃燒的歲月》。我們先且看劉強東是怎麼說的:“咱們中國提出共產主義,過去很多人都覺得共產主義遙不可及,但是通過這兩三年我們的技術布局,我突然發現其實共產主義真的在我們這一代就可以實現。因為機器人把你所有的工作做了,已經創造了巨大的財富,政府可以分配給所有人,沒有窮人和富人,所有公司全部國有化了,中國只需要一家電商公司、銷售公司就可以實現了。沒人再為物質去工作,大部分為精神,為感情去奮鬥。人類可以享受,或者可以做點藝術性的、哲學上的東西。”

這是何等的豪邁?共產主義在全世界已經破產多年了,劉強東一個財主居然說他能實現共產主義,這讓地下成千上萬、上百萬、上千萬,甚至上億的革命先烈激動得痛哭流涕“革命終於要成功了,英特納雄耐爾(編者註:國際共產主義的理想)終於要實現了!”。這應該讓許多無產階級革命家和偉大領袖們在地下羞愧難當無地自容自搧耳光。他們都納悶“我們辛辛苦苦奮鬥了那麼多年,殺了那麼多人,共產主義都沒有實現,咋這個叫劉強東的癟犢子嚷嚷著就能實現呢?”他們真的都很納悶,連偉大領袖老毛子都想從水晶棺里坐起來問問劉強東是如何能實現共產主義的。

劉強東不但說他能實現共產主義,而且他還穿軍裝,帶團去西柏坡參觀、弔唁了,可見劉強東這裝逼的水平直達七環,它比五環多兩環,更比四環多三環。一個財主高調叫嚷要實現共產主義,虛偽不虛偽?

自私自利,古往今來,從東方到西方,都被和“不道德”連到一起。但美國作家、哲學家安.蘭德卻顛覆了這個概念,她提出利他主義、自我犧牲,甚至為別人活著,尤其是共產主義那種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說法,不僅是虛假的,更是不道德的,因為它為建立集體主義的集權社會提供了底座——只有犧牲個體,才能舉起集體的旗幟;在這個光輝耀眼的旗幟下,就有了踐踏一切個人權利的理由。而誰掌握了權力,誰就主宰了這個集體。“那個向你宣講犧牲講貢獻講共產的傢伙實際上在向你講奴隸和主人,你當奴隸,他要當主人。”

共產黨總說代表“人民”,就因為人民的概念是抽象的,沒有明確的內涵,於是權力者就可以宣布代表人民,然後以這種名義剝奪具體的個人權利。所以說,公有制是野心家的發明,恩格斯甚至講過,“東方專制制度是基於公有制”。公有制下民眾一無所有,必然造成民眾對權力的無限膜拜。而那些口口聲聲代表人民的人其實就是把人民權力集於他一人之手的野心家。一位古羅馬皇帝說,希望人類只有一個脖子,這樣他就能一刀斬斷。安.蘭德說,“集體主義”就等於把人類變成一個脖子,獨裁者就可隨意拴上皮帶。看看人類歷史,所有的暴政,所有的政治大恐怖,所有的人道大災難,哪個不是在打著為群體,為人民服務的旗號下發生的?

榮劍先生對劉強東的心理做了分析,他認為,現在商業大佬熱衷於講計劃經濟、共產主義、遠離政治這類話語,而不是選擇講法治、自由和市場經濟,這是出於一種什麼心理機制?放在三年前,更不用說在他們創業期間,他們會說計劃經濟和共產主義的好話嗎?那時的思想解放不就是要破除原來意識形態的舊框架!如果還是停留在計劃經濟和共產主義的幻覺中,這些大佬的商業帝國怎麼可能建立起來?在盡享了自由和市場經濟的種種好處之後,又是什麼因素導致他們重新回過頭來讚頌已被他們的實踐證明是陳詞濫調、歷史垃圾的那些東西呢?合理的解釋是,形勢變了,腔調也要變,大佬們在新形勢下必須運用一種新的話語策略,通過說一些政治正確的大話來建立一個自我保護的話語屏障。他們選擇這麼講,並不是無知,而是無恥,他們知道自己在撒謊,並知道撒謊的價值所在。

自古以來,中國人只有財富而沒有資本,只有財主而沒有資本家。資本是財富,而財富絕不是資本。資本流動的屬性使他天然就具有追逐公平、公開、公正、自由的屬性,而財富沒有。所以,資本是有力量和權力博弈的,而財富卻沒這種力量。財富對權力只能贖買而不能博弈,所以歷史以來權力和財富之間都是零和博弈,權力通吃。所以說財富就是養在豬圈裡的肥豬,而資本卻是可以翱翔的大鵬。從鄧通、石崇到沈萬三等等等等,莫不如此。所謂的幾千年重農抑商的秘密就在這裡。改革開放以來的所謂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其實是在權力化的市場上的經商,而並非真正公平自由的市場經濟。

那些私有財富的擁有者為什麼常常成為老百姓仇視的對象呢?這有其歷史的根源也有其現實的原因,更有人性的使然。在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社會中,賤買貴買,南屯北積,東聚西拋等等正常的商業行為,被人為的塗上了道德的色彩,使得商人逐利行為具有了天然的道德缺陷,其實這正是統治階級為了便於集權統治固化社會的一種手段而已。再加上在權力籠罩一切的專制社會裡,財富的獲取都是和權力媾和的結果,具有天然的原罪。統治者便利用商人這種缺陷,便經常與廣大群眾結成同盟。這樣一方面可以轉移人民的視線,使商人成為社會矛盾的替罪羊。另一方面利用人民的力量為己聚集財富。這是歷代統治者樂此不彼又秘而不宣的事情。人性中的愚昧,恐懼,嫉妒,凌弱又使得老百姓只能把怨恨投向一個相對不那麼強勢的階層。這就是中國人仇富的原因,當然這一切都是發生在社會矛盾尖銳突出的情況下。

或許劉強東嗅到了殺豬刀的血腥味了,所以他才積極主動地上交投名狀,先給自己貼上去一個紅色的標籤,以期延緩進屠宰場的日子。但劉強東們應該明白,沒有紅色基因,再大的肥豬即便鼻子里插兩根山東大蔥也成不了大象。劉強東的無恥不僅是他對女生的性侵,但更無恥的是他為了保護自己的財產,去撒謊,虛偽地崇拜他都不相信共產主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