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我是父母的驕傲父母是我的驕傲

長期以來,父母都為我而驕傲。小的時候,我的成績好,長得又漂亮,父母帶我出去,總能收穫一大片讚揚和羨慕。每當聽到別人用驚奇的語氣說:‌‌“啊,老吳,這就是你兒子。小傢伙長得真不錯。讀書怎麼樣?什麼,年年都是三好學生?不簡單不簡單。‌‌”這時,父親就會得意地摸著我的腦袋,佝僂的腰板也驕傲地挺直了,母親臉上的每一條皺紋也都舒展開來。

後來,上了大學,每個月打電話向父母要生活費都是理直氣壯的,因為是我讓他們一夜之間有了所謂的知名度。從我收到那張名牌大學錄取通知書的一刻起,父親和母親不再是那個幾千人大廠里默默無聞的一分子。提起他們的名字,聽的人就會說‌‌“噢,知道,他們有個兒子在北京念大學‌‌”。

後來,我進了一家外資公司工作。雖然只是普通的辦事員,但是不時從我嘴裡蹦出的‌‌“MBA、GDP‌‌”更讓父母看我的眼神里充滿了敬畏。別人家的孩子下崗的下崗、失業的失業,自己的兒子掙的卻是美金。唉,我的父親母親,想不驕傲都難啊!

我儼然成了一家之主。家裡有什麼事,父母親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打電話徵求我的意見。即使覺得我的意見有不妥之處,也只是小聲地發表自己的看法。待到我用鄙薄的語氣說他們老眼光、沒見過世面、井底之蛙時,他們就會連聲說‌‌“聽兒子的,聽兒子的,他見過世面,比我們有主意呢‌‌”。

我從來沒覺得有什麼不妥。我很少在同事面前說到自己的父母。他們那麼平凡,甚至只是這個繁華都市裡最卑微的底層勞動者。

直到有一天,辦公室來了一位新同事。他頻頻說起自己的母親,言語之間充滿了驕傲。他說‌‌“母親很漂亮,母親很能幹,母親還會唱好聽的山歌……‌‌”我們都知道他來自農村,可是在他的描述中,我們印象中的農村老太太漸漸變了模樣,幻化成一個李雙雙似的美麗的農村婦女。

有一天,同事說請我們去他家吃飯,因為他母親來了。等見到他母親,我不禁在心裡笑罵,這小子,真會吹牛。他的母親,是一個又黑又瘦的老太太,像一粒風乾了的棗子。見我們去了,訥訥地連招呼也不打就往廚房裡躲。同事把母親拉出來,挨個兒給她介紹,這是小李,這是王姐。他的母親很局促地笑著,同事卻一直親熱地摟著她、親熱地叫著媽,並且問我們:‌‌“我媽是不是很漂亮?我媽炒的菜是不是很好吃?‌‌”我們味同嚼蠟,‌‌“嗯嗯‌‌”地應著。同事看出了我們的不以為然。在他母親洗碗的時候,他對我們說,你們不知道,母親年紀輕輕就守了寡,農村的日子對一個單身女人來說有多苦呀,可她不靠別人施捨,硬是憑著自己的一雙手供我念完了大學。我沒聽她叫過一聲苦,喊過一聲累,我為自己擁有這樣的母親而自豪。

我們不約而同地沉默了,或許都在那一瞬間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到了自己對父母那些無理的埋怨——只因為父母不能為自己買房,不能拿錢給自己做生意,也沒本事給自己找個好工作。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是父母的驕傲,自己給父母長了臉面,可我們什麼時候,為自己擁有這樣的父母而感到驕傲過?

那個晚上,我沒有回自己的出租屋,而是回了父母的家。參加工作後,我嫌棄父母的房子又臟又亂,光線不好,自己租了房子在外面住。看到我回家,母親興奮地要給我做夜宵,父親則去給我燒洗腳水。

我的眼睛濕潤了。年輕浮躁、夸夸其談的我每天唾沫橫飛地指點江山,鄙薄自己年邁的父母,覺得他們理所當然地應該為有我這樣‌‌“爭氣‌‌”的兒子而驕傲,可我從來就沒有想過,他們是如何認真而努力地生活著。想起來,真正淺薄的是我。我是父母的驕傲,父母不也是我的驕傲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