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華郵:深圳尋求轉型 這座工廠城市正經歷的變遷

本文譯自《華盛頓郵報》9月9日的報道。順著電子巨頭富士康經營的其中最大一家工廠這條路上走下來,有間寺廟、一個籃球場和由一個名叫金(音)的人經營的撞球廳。

這是一個夏日的午餐時間,在金這裡,孩子們聚集在一個舊皮革躺椅上觀看手機視頻,一些人在打麻將,還有些人圍坐在一張塑料桌子旁抽煙、喝茶。

但那些撞球桌卻空無一人,一個個球裝在舊鐵盒裡。‌‌“再也沒有人來了‌‌”,金指著空蕩蕩的房間說。

因為越來越少的富士康工人能住得起深圳這個區。深圳是中國大陸經濟崛起的基礎城市之一。現在,深圳的領導者們正在尋求再次轉型,成為一個高科技中心,中國大陸嶄露頭角的矽谷。

比較老的公寓正被改造成時尚現代的單元,以吸引越來越多的中國中產階級和有抱負的年輕人。平均租金已從每月700元人民幣(約100美元)躍升至1700元(約250美元)或更高,這對工廠工人來說難以承受,組裝包括iPhone在內產品的工人,他們通常每月賺4000元(約600美元)。

許多富士康員工正在離開。他們被推離深圳,甚至放棄了曾經令人羨慕的工作搬回老家。

這是一場新舊之間的掙扎,與中國大陸更廣泛的轉變相呼應。其諷刺意味不言而喻:工廠工人是中國大陸令人矚目的工業增長支柱,而現在他們正成為國家繁榮的犧牲品。

他們是高檔化的難民,正在流出深圳、北京、上海和其他大城市。

在中國大陸,好工作越來越多地集中在這些城市。與此同時,由於投機和監管不善,租金和房地產成本飆升。如果有的話,創造更多補貼住房的努力正在以極其緩慢的速度發展。最終結果是導致該國大部分城市居民的支付能力危機。

崔的妻子在深圳新近翻修的一棟樓一樓經營一家麵館。‌‌“有個關於新居民的笑話‌‌”,崔說,‌‌“我們開玩笑說,過去樓里到處都是工廠工人。現在樓里都是把狗當作寵物的人。‌‌”

崔和他的妻子趙曾經住在餐館上面的大樓里。但經過翻新後,租金翻了一倍以上-超出了他們的承受能力。樓主給他們一個月的時間找地方搬走。(這對夫婦和撞球廳業主金只給了記者單名,因為他們擔心會受到富士康或他們業主的報復。)

趙說,新居民對他們的麵館不感興趣。他們有足夠的錢從附近一些更時髦的地方叫外賣。

從漁村到大都市

四十年前,深圳是一個漁村。1979年,它成為中國大陸第一個‌‌“經濟特區‌‌”,新的規則鼓勵自由市場式的經商。工廠和工人們湧入。到1990年代中期,該市約有300萬居民。如今,這個數字接近2000萬。

這座城市的700萬工廠工人大部分被降級到‌‌“城市村莊‌‌”。現在,這些地方成為開發商的主要目標,瞄準高薪技術工人。

最近離開深圳的經濟學家克里斯托弗•巴丁(Christopher Balding)表示:‌‌“這座城市希望吸引高端人才,而非外來勞工。‌‌”

去年,房地產公司萬科宣布對富士康附近的城市村莊進行數百萬美元的重建。

一些工人表示只給他們一個月的通知被迫搬遷。

作為回應,一些工人發布了一封匿名信,要求加薪以彌補不斷上漲的房租。

富士康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公司注意到了重建項目,並‌‌“正與相關的地方政府機構合作,盡量減少租金成本上升對員工生活成本的影響。‌‌”

但是,沒有提工資。現在,更多的重建工作已經開始。

‌‌“這種情況到處在發生‌‌”,一家工人權利組織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ur Bulletin)傳播總監傑弗里·克羅瑟爾(Geoffrey Crothall)說。

當工人搬家時,‌‌“這會增加他們的支出並擾亂他們的家庭‌‌”,他說。孩子們不得不換學校,父母必須找到新的上下班路線。有時,家庭被迫分開。

但通常,別無選擇。

這就是袁艷紅(音)所擔心的,她住在金的撞球廳附近街區。

她住不起那棟經翻新後粉紅色黃顏色的公寓樓。現在她住在一棟破舊的兩層住宅里,混凝土的外牆,鐵皮屋頂。不像這個居民區的其他地方,她所住房子四周是泥路。

這天下午,艷紅穿著帶花邊的牛仔短褲,在外面給她母親修眉毛。她3歲的女兒穿著睡衣房裡房外地跑進跑出。

艷紅和她丈夫一起給富士康幹了大約10年。她來到這裡是因為她知道比起在河南的農村老家,她能賺更多的錢。

她丈夫在樓上睡覺。她父母住在後面的一個房間,她一家四口住在樓上,蠻寬鬆的。

她說,住在這裡一直蠻不錯的。她父母可以去附近的一個老年活動中心。她父親用摩托車載客能額外掙點錢,他們可以把摩托車放在廳里。

她每周工作六天,大部分空閑時間都花在她女兒和5歲的兒子身上。他們去附近散步,在公園裡玩耍。

然而,關於翻新的謠言使她緊張。她聽說開發商計劃完全剷平她的小村莊,騰出地來建高樓。

如果失去了她的家,她將不得不把兩個孩子和父母送回河南,在那裡他們將成為‌‌“留守兒童‌‌”。

‌‌“那會很傷心,因為我們不想分開‌‌”,她說。

翻新後的公寓比舊公寓小得多。有些只比宿舍大一點,帶個很小的廚房和浴室。有的公寓帶個很小的第二間卧室。

在角上的一個單元,一對夫婦這天下午剛搬來。妻子在地上玩她的兩隻貓。

她說她一看到小冊子上那些漂亮的房間照片就愛上了這棟樓,租金是每個月2000元(約300美元)。

她每天得花兩小時到香港大學上課,在那裡學習市場營銷。她和她丈夫剛來深圳不久,他們還沒找出最喜歡哪些餐館。

他們還沒去過趙的麵館,也沒去過金的撞球廳。或許他們哪天會去試一試。

也許吧。

回到撞球廳,已是下午6點。那些球台依然是空的。他希望晚些時候一些工人下班後會來。

也許吧。

‌‌“這些天‌‌”,金說,‌‌“幾乎沒有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