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都是什麼人恨美國?真實理由諱莫如深

2012年10月29日在鄭州,年輕中國大陸高爾夫球迷拿著美國的國旗和北愛爾蘭的旗子支持老虎伍茲和Rory McIlroy決鬥(圖片來源:Hong Wu/)

中國大陸充滿了反美情緒,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又是哪些人在恨美國?真正的理由諱莫如深。

十年蜜月期

1979年,中美恢復邦交,全中國人民十分高興,很喜歡美國這個新朋友。在整個80年代中國大陸常向美國與日本學習、與美國交流的機會增多。用中共官媒的話,就是中美有過十年的蜜月期。

1979-1989的蜜月期中,中美合作對抗蘇聯,抵制1980年莫斯科奧運會,而日本、西德、加拿大等西方國家表示支持。在意識形態方面,中共在有意抵制西方的民主思想,稱“清除精神污染”,但沒有把美國當成主要敵人。直到六四。

學生和市民要求政府控制通貨膨脹、處理失業問題、解決官員貪腐、政府問責、新聞自由、民主政治與結社自由等。期間,最多有100萬人聚集在天安門廣場示威。持續近2個月的全國示威運動,在6月4日被血洗。2014年美國白宮解密文件顯示約有10454人死亡、40000人受傷。白宮報告引述自戒嚴部隊的消息人士提供的中南海內部文件。

此後,中國大陸的形象從“正展開現代化改革並反對蘇聯的盟友”,轉變成“鎮壓示威群眾,類斯大林的集權國家”。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和部分外國政府要求暫停給中共提供貸款,許多國家直接取消投資承諾,中國大陸當年的旅遊觀光業收入下降3億美元,同時歐盟與美國決定對中共實施武器禁運。

真實理由諱莫如深

從1990年起,中美國的矛盾加越。因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開始指責中共的人權狀況了,並經常發表關於中共人權狀況的白皮書。中共從來沒有對內公開過白皮書的內容,但中國人每次都聽到了北京對這些白皮書的批判和反擊,並看到了關於美國的白皮書。

中美矛盾集中在:美國希望中國大陸實行類似於美國的民主制度,而北京說民主就要亂,不能全盤西化,抵制“虛偽的普世價值”。說到底,如果中國大陸民主了,共產黨及其既得利益者的地位將不保。

所以,中共反美的真正理由諱莫如深:美國竟然替中國大陸老百姓的人權狀況向中共施壓!民主了中共的地位將不保!設立一個假想敵才能在國內有矛盾,出現危機的時候轉移注意力!這才是反美的真正動機。然而,這個反美理由實在不好說出口。中國大陸的憲法規定很漂亮,與美式民主沒有太大的差別,但在實施時差別很大。所以,要反美,只能找其它的借口了。

為1990海灣戰爭?

真正在中國大陸掀起反美浪潮,是從1990年海灣戰爭時期開始的,雖然根本原因不是海灣戰爭。在聯合國安理會表態時,中共投了贊成票。但對內宣傳時發出了這樣的信息:薩達姆時期,伊拉克穩定,美國人一來,伊拉克就搞亂了。

事實上,薩達姆為了保持自己的地位穩定,多年來,伊拉克百姓付出了慘痛代價。黑白先生在一篇《都是什麼人恨美國》文章中說,對薩達姆統治不滿,也必須閉嘴,否則肉體消失。在他統治時期,有伊拉克100萬人離奇失蹤,而在1990年代,伊拉克總人口不過1810萬。狹小的土地到處都是掩埋屍骨的坑穴,被發現的萬人坑就有30多個。伊拉克的亂局,是薩達姆多年統治埋下的禍根,美國人來了。就像一個醫生,把這個毒瘤切開,流出血淋淋的毒汁很可怕,但薩達姆種下的毒瘤,不能算在醫生頭上。

其實,當時中國人對第一次海灣戰爭也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情,看美軍如何用最新式的武器來打擊薩達姆,看現代戰爭的真正打法,並沒有真正的反美情緒。

為主持正義?

那麼,反美是為了給伊拉克、阿富汗、南聯盟、利比亞以及敘利亞主持正義嗎?如果真是主持正義,那麼這種行為應有連慣性,但我們看不到這些。當朝鮮入侵韓國造成無數難民時,當南聯盟屠殺科索沃人時,當索馬利亞獨裁者屠殺自己的人民時,當薩達姆殘酷對待伊拉克人民時,當緬甸獨裁者鎮壓人民示威時,北京都沒有為這些國家與人民主持過正義。理由是中共“一向尊重各國選擇自己社會制度的自由”,但它卻支持俄國入侵克里米亞。這一切說不通!同時,它也再不提俄國人曾經入侵併佔領阿富汗、外蒙古、立陶宛、波蘭、芬蘭等國。

俄國人佔了中國大陸相當於4個法國的領土,進攻過中國大陸的珍寶島,還排斥在當地華人。印尼、越南、柬甫寨都曾大肆迫害與屠殺華人,卻不見中共有普遍的反這些國家的情緒,這十分奇怪。

日本人為何不恨美國?

美國並不完美,但他的價值觀里有著人類的正義感和牛仔強健豪邁的氣質,面對人類太多的醜惡,美國敢於出頭。

二戰中,美國在日本投下兩顆原子彈,迫使日本投降。廣島約有9-16.6萬人因核爆而死亡,長崎則有6-8萬人死亡,為什麼日本人就不恨美國人呢?日本學者松本說:“其實日本天皇統治時期,比原子彈災難大的多,因為天皇拿日本人不當人看,當動物統治,而美國給我們一個好制度,日本人才算是真正的人了。否則沒有日本的今天。”

黑白先生在文章中分析說,日本是一個善於接受好事物的民族,在遭遇西方侵凌時,可以放下面子,不拒絕更先進的文明,選擇了開放而非仇視。

網上有這樣一個段子:墨西哥對緊鄰美國可不是一般的恨,歷史上美國佔領了墨西哥200萬平方公里的地,只是墨西哥人不是恨美國佔了他們的地,而是恨美國為什麼不把墨西哥全給佔了,這樣省得現在他們每天想著挖地道逃往美國。

很久以前有一則新聞:一對父子從古巴偷渡到了美國。一上岸,兒子哭著對父親說:“以後再也回不到祖國了。”父親說:“傻孩子,你知道什麼是祖國嗎?哪裡有自由那裡就是祖國。”

反美是工作,去美國是生活

前幾年出過一些“揭批美帝陰謀”的書,它們的作者都在哪裡呢?反美大腕往往是最愛美國的人,差不多都有美國綠卡,忽悠了無數國內小粉紅,悶聲享受起美國的好。反美最厲害的委內瑞拉、伊朗等國的高官,大都把家眷和財產安放在美國。

《民主衚衕》的作者司馬南在2013年3月的採訪中說,自2012年1月以來的強加於其個人的一系列,諸如“反美鬥士”、“號稱‘反美是工作去美國是生活’”、“家人轉移財產”、“婚變”、“潛逃出國”、“家人收受特定政治人物資助”等等傳聞不實,他不鼓勵無端反美、抵制美國精神的民族主義言論。並且表示,近期其個人言論受到官方一些限制和有意的刪除,暗示比較將會少評論社會與美國。

《貨幣戰爭》的作者宋曉軍早就是美國國籍,一本《拆拿不高興》更讓他名利雙收,以此書的巨額版稅給老婆孩子辦理了美國綠卡。

當年在柯林頓總統北大演講時,提問並抨擊美國人權的“反美北大女生”馬楠,畢業後選擇到“人權紀錄極端惡劣”的美國留學,最終嫁給了白皮膚,藍眼睛的美國人,留在了美國。馬楠被認為是“用腳投票”的例證,她“了解了自由的真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