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口水是如此浪費的

所謂港獨,在香港特區,爆發的只是一場語意學的爭論:“討論”港獨,是否等同“鼓吹”港獨,而“鼓吹”港獨,是否等同“推動”港獨。

象形中國語文在這方面,比較簡單。簡單有簡單好,可以用視覺辨認。象形中文由倉頡發明,不忘初心,“討論”兩字,皆“言”字邊;“鼓吹”的“吹”,是“口”字旁;但“推動”的“推”,則以“手”為部首。

“討論”重“言”,而“鼓吹”之吹,也限於口,唯多帶一隻鼓。討論必有雙方面,和聲細氣,必有不同意見之碰撞交流,亦所謂“和平理性”。“鼓吹”則雖亦屬於口頭,但有一面鼓,很明顯,加強了力度,可以是“鼓其如簧之舌”,帶有激烈遊說之意。

如果香港歷史上從來沒有“淪”為過英國殖民地,是一個純象形文字的中文法律區,由皇帝直接頒旨,規定對於港獨:討論即鼓吹,鼓吹即推動,推動即行為,行為即造反,全部斬首。中國三千年來,直到今日,皆是如此“治國”。

但不幸香港又是國際城市,基本法保障,實行英式普通法,香港法例以英文撰寫。將來禁止港獨,是如何的禁法,在法理上,須以英文訂明。這就麻煩一點。

英文不是象形文字,沒有又是嘴巴又是手腳的部首,長於表達抽象的思維。單“鼓吹”這片範圍,即有:instigate,incite,agitate。而在“討論”那一區,discuss之下,可以advocate,也可以defend。層次細緻不一。

中西文化一衝突,特區中環精英,七嘴八舌,即出現語意學大混亂。港大校長張翔、中大校長段崇智,俱“浸過鹹水”,俱稱“港獨可以討論”,唯須“和平理性”(這句屬於“冗論”(Tautology),因為討論言字旁,本身必和平,若打起來,則“討論”已經終止)。

二〇一二年十月,行會葉劉淑儀嚴正指出:“港獨討論不違反二十三條,確保不以言入罪。”同日范徐麗泰說:“發表港獨言論,不表示有任何實際行動,要立法的時候,不可以言入罪。”譚惠珠亦指:“討論要有正反意見,不能單方面討論港獨,要有清晰聲音表示港獨違法。”亦即:港獨問題,街頭演講不可以;但搭台討論,只須有正反,則可以。在討論之中,主張港獨、為港獨申辯,俱可,不論在校園,還是在維園。演說途中,遇有路人駁斥,演說發展成Q and A對話環節,則“犯法”始,又以合法告終。

香港人在英治時代,口水分泌用於咀嚼食物,不必噴論浪費時間於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