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國古代四大才女

清·周慎堂《文姬踏歌圖》(局部)

一、卓文君(175—121),和蔡文姬、上官婉兒、李清照並稱中國古代四大才女。文君與漢代著名文人司馬相如的一段愛情佳話至今還被人津津樂道。

文君為四川臨卭富商卓王孫的女兒,姿色嬌艷美麗,《西京雜記卷二》曰:“文君姣好,眉色如望遠山,臉際常若芙蓉,肌膚柔滑如脂”。她精通音律,善彈琴,所作詩詞文彩斐然。十六歲時嫁人,丈夫很快過世,“十七而寡”,返回娘家居住。

當時的臨邛縣令王吉與司馬相如是好朋友,邀請相如在臨邛都亭住下。卓王孫聽聞“(縣)令有貴客”,便設宴結交。司馬相如到卓王孫家裡赴宴,得知卓王孫有位新寡的女兒,名文君,有文名,容貌不俗。相如受邀撫琴時,便彈奏了一曲《鳳求凰》,傾吐愛慕之情。文君聽出了相如在琴聲中表達的心曲,偷偷地從門縫中看他,不由得為相如的氣派、風度和才情所吸引,“文君竊從戶窺之,心悅而好之”。文君對相如一見鍾情,連夜與相如私奔到了成都。《史記·司馬相如列傳》載:“(宴)既罷,相如乃使人重賜文君侍者通殷勤。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乃與馳歸成都。”

在成都時,夫婦二人一貧如洗,“家居徒四壁立。”卓王孫對文君與相如私奔非常氣憤,未予任何經濟上的資助。《史記•司馬相如列傳》:“卓王孫大怒曰:‘女至不材,我不忍殺,不分一錢也。’”

文君和相如商量,乾脆賣掉車馬,回到臨邛開了一間小酒家。卓文君當壚賣酒,掌管店務;司馬相如系著圍裙,夾雜在夥計們中間洗滌杯盤瓦器。《史記•司馬相如列傳》曰:“相如與俱之臨邛,盡賣其車騎,買一酒舍酤酒,而令文君當爐。相如身自著犢鼻褌,與保庸雜作,滌器於市中。”

卓文君是一位情商和智商都罕見的女人,居然不慕虛榮,司馬相如也是一個罕見的有才情的文人,居然一點都不自卑、一點都不羞愧。這對才子佳人開的小酒館遠近聞名、門庭若市。文君的土豪父親聽到這個消息,更深以為恥,覺得沒臉見人,就整天大門不出。《史記•司馬相如列傳》:“卓王孫聞而恥之,為杜門不出。”

後來在朋友的勸導下,卓王孫才資助了文君夫婦。《史記•司馬相如列傳》中說到:“昆弟諸公更謂王孫曰:‘有一男兩女,所不足者非財也。今文君已失身於司馬長卿,長卿故倦遊,雖貧,其人材足依也,且又令客(縣令的客人),獨奈何相辱如此!’卓王孫不得已,分予文君僮百人,錢百萬,及其嫁時衣被財物。文君乃與相如歸成都,買田宅,為富人。”

傳說後來司馬相如與卓文君生下一個女兒,名司馬琴心。因為是正月初一生的,所以皇后賜名元春。

司馬相如的文采,卓文君之美艷,當壚賣酒,白頭興怨;長門靈賦,封禪遺書傳為千古佳話。

漢武帝時,司馬相如所寫《子虛賦》獲得皇帝賞識,做了大官,打算納茂陵女子為妾,冷淡卓文君。於是民間傳說,卓文君寫了《訣別書》給相如:“春華競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聲代故!錦水有鴛,漢宮有水,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於淫而不悟!朱弦斷,明鏡缺,朝露晞,芳時歇,白頭吟,傷離別,努力加餐勿念妾,錦水湯湯,與君長訣!”使得欲納新歡的司馬相如大為不忍,想到了當年的患難與共,將卓文君接到自己身邊。

二、蔡琰(約177年-約249年),名琰,原字昭姬,晉朝的時候因避司馬昭之諱,改字文姬。東漢大文學家蔡邕的女兒,也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文學家。她精於天文數理,博學能文,又善詩賦、書法,兼長辯才與音律,據稱能用聽力迅速判斷古琴的第幾根琴弦斷掉。《三字經》中提到蔡琰時說:“蔡文姬,能辨琴”。代表作有《胡笳十八拍》、《悲憤詩》等。

蔡琰初嫁於名門之子衛仲道,後來丈夫過世,也沒有生育子女,就回到了娘家。董卓亂京時,蔡琰流落至匈奴,嫁南匈奴左賢王劉豹為妾室。蔡琰在北方生活了有十二年之久,先後生育了兩個兒子。《後漢書·列女傳》記載:“興平中,天下喪亂,文姬為胡騎所獲,沒於南匈奴左賢王,在胡中十二年,生二子。”

建安十二年(207年),和蔡琰的父親蔡邕有很深交情的曹操,對蔡邕無子嗣感到很難過,同情蔡琰的遭遇,於是派遣使節到南匈奴,以重金將蔡琰贖回,並將她其再嫁給董祀。《後漢書·列女傳》:“曹操素與邕善,痛其無嗣,乃遣使者以金璧贖之,而重嫁於董祀。”“文姬歸漢”亦成為中國有名的故事。

後來董祀做到了屯田都尉的官職,犯了當斬的死罪,蔡琰親自到曹操府上為丈夫求情。當時正值寒冬臘月,曹操正在府里大宴公卿名士及遠方使驛,《後漢書·列女傳》載:“時公卿名士及遠方使驛坐者滿堂,操謂賓客曰︰‘蔡伯喈女在外,今為諸君見之。’及文姬進,蓬首徒行,叩頭請罪,音辭清辯,旨甚酸哀,眾皆為改容。”曹操最後赦免了董祀的死罪。

之後有一次閑談,曹操說到很羨慕蔡邕家中藏書量之豐。《後漢書·列女傳》:“操因問曰:‘聞夫人家先多墳籍,猶能憶識之不?’文姬曰:‘昔亡父賜書四千許卷,流離塗炭,罔有存者。今所誦憶,裁四百餘篇耳。’操曰:‘今當使十吏就夫人寫之。’文姬曰:‘妾聞男女之別,禮不親授。乞給紙筆,真草唯命。’於是繕書送之,文無遺誤。”

蔡文姬憑超強的記憶默寫出四百篇典籍,文無遺誤。

三、上官婉兒(664年--710年),唐代女官、詩人,唐中宗的皇妃,有“巾幗宰相”之名。

婉兒是唐高宗時期宰相上官儀的孫女。上官儀獲罪被誅後,婉兒隨母親被發配入內庭為奴。婉兒在母親的教導下熟讀詩書,不僅能吟詩著文,而且明達吏事,聰敏異常。《舊唐書》曰:“婉兒時在襁褓,隨母配入掖庭。及長,有文詞,明習吏事。”

婉兒十四歲時,因聰慧善文得武則天重用,《景龍文館記》記載:“(婉兒)年十四,聰達敏識,才華無比。天后聞而試之,援筆立成,皆如宿構。”從此掌管宮中制誥多年,時人謂之“巾幗宰相”。唐中宗時,婉兒被封為昭容,以皇妃的身份掌管內廷與外朝的政令文告,執掌朝綱,權勢日盛。期間大設修文館學士,代朝廷品評天下詩文,一時詞臣多集其門。《全唐詩》收其遺詩32首。710年,臨淄王李隆基(即玄宗皇帝)起兵發動唐隆政變,婉兒與韋後同時被殺。

上官婉兒才華詩文不讓鬚眉男子,其人品功過頗具爭議。有人贊其文才,有人批其淫媚。而她與武則天長達二十七年的共處也讓後人津津樂道。《舊唐書》、《新唐書》等正史中都有上官婉兒的記載,但多抨擊其淫亂和操控朝綱,《新唐書·卷七十六·列傳第一·上官昭容》中說到:“婉兒與近嬖至皆營外宅,邪人穢夫爭候門下,肆狎昵,因以求劇職要官。”

2013年8月在咸陽出土的《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銘並序》曰:“婕妤懿淑天資,賢明神助。詩書為苑囿,捃拾得其菁華;翰墨為機杼,組織成其錦繡。”可見,當時的人們對上官婉兒評價還是很高的。

上官婉兒的詩《奉和聖制立春日侍宴內殿出剪綵花應制》:

密葉因裁吐,新花逐剪舒。

攀條雖不謬,摘蕊詎知虛!

春至由來發,秋還未肯疏。

借問桃將李,相亂欲何如?

四、李清照(1084年-1155年),宋代女詞人,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女詞人,自號易安居士。婉約詞派代表,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稱,為四大才女之首。

李清照出生於書香門第,高門世家。父親李格非進士出身,官至禮部員外郎,是當時極有名氣的作家,深受當時文壇宗匠蘇軾所賞識,常以文章相往來。母親王氏系出名門,父親王圭在宋神宗熙寧時為中書省平章事,元豐時為尚書左僕射,受封為歧國公。

1101年李清照18歲時候,與長她三歲的太學生趙明誠結婚。趙是金石名家,清照出嫁後與夫趙明誠共同致力於書畫金石,生活安定優裕。前期詞作多寫閨閣之怨或是對出行丈夫的思念,如《漁家傲》“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瓏地。共賞金樽沉綠蟻,莫辭醉,此花不予群花比”。

1127年金兵攻陷青州,李清照與丈夫南渡江寧。李清照在《金石錄後序》中說:“既長物不能盡載,乃先去書之重大印本者,又去畫之多幅者,又去古器之無款識者。後又去書之監本者,畫之平常者,器之重大者。凡屢減去,尚載書十五車,至東海,連艫渡淮,又渡江,至建康。”建炎二年(1128年)春,始抵江寧府。南渡後,詞人的生活困頓。這一時期所作詞多悲嘆身世,情調感傷。

1129年趙明誠於農歷八月十八日病亡於建康,李清照為文祭之:“白日正中,嘆龐翁之機捷;堅城自墮,憐杞婦之悲深。”

李清照晚景頗為凄涼,朱彧《萍洲可談》說她:“不終晚節,流落以死,天獨厚其才而嗇其遇,惜哉。”《碧雞漫志》中說:“趙死,再嫁某氏,訟而離之,晚節流蕩無歸。”

紹興十三年(1143年)前後,李清照將趙明誠遺作《金石錄》校勘整理,表進於朝廷。又過了十多年,大約在紹興二十六年(1156年)或者以後,李清照懷著對死去親人的無限思念和對故土難歸的失望,在孤苦、凄涼中悄然辭世,享年至少71歲。

李清照前後期作品風格大為不同。宋室南渡之前,清照生活美滿,作品熱情活潑,明快天真,多寫少女生活的無憂無慮,以及婚後的離別相思,充分表現女性閨閣的感情。宋室南渡之後,丈夫病死,又逢國家破亡,都一一映入詞作之中,作品多寫顛沛流離之苦,孤獨無依之悲,纏綿凄苦,而入於深沉的傷感。

李清照作詞特點為音律和諧,善於白描,刻畫細膩,形象生動,比喻貼切,用典妥貼,善用疊字、疊句和對句,多以淺白之字和尋常之語入詞,淺近自然。同為宋代人的朱熹說:“本朝婦人能文者,惟魏夫人及李易安二人而已。”

李清照詞欣賞:

《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捲簾人,卻道“海棠依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漁家傲》:

天接雲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彷彿夢魂歸帝所。聞天語,殷勤問我歸何處。

我報路長嗟日暮,學詩謾有驚人句。九萬里風鵬正舉。風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夏日絕句》:

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至今思項羽,不肯過江東。

2015年2月16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