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90年春晚江澤民意在宋祖英 李鵬在江身後說…

90年春晚江澤民意在宋祖英,李鵬在江身後說……(視頻截圖)

1990年過年前,剛剛取消戒嚴的北京一片肅殺氣氛。89年的六四事件給人們心中蒙上了陰影。為了粉飾太平緩和沉重氣氛,當年藉六四上台的中共最高領導人江澤民現身春晚。當時,陪同江澤民出席春晚現場的李鵬,在江澤民身後說了幾句耐人尋味的話,是巧合還是有意,外界不得而知。

90年春晚江澤民不請自到趙本山宋祖英首次登場

儘管春晚自創辦起,一直就帶著濃厚的政治宣傳意味,但中共的最高領導人現身春晚現場,卻是春晚歷史上唯一的一次。

據當年的春晚總導演黃一鶴回憶稱:“我們也沒請他來,他也沒通知。演出當晚,馬上就12點了,趙忠祥該上台零點報時。就在這時,接到緊急通知:江和李要到現場,抓緊時間準備。”

1990年,宋祖英遇到了一個機會,當年春晚導演需要一個老土的節目,宋祖英登台怯生生地演唱了一首《小背簍》,首登春晚舞台。

不知是不是巧合,日後與江派高官關係密切,與宋祖英互相捧場的趙本山,也是於1990年,攜小品《相親》,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

宋祖英演唱的《小背簍》雖沒有給人留下什麼印象,但化妝後的宋特別搶眼,在演唱時,就已經被爺爺輩的江澤民相中。

化妝後的宋特別搶眼,在演唱時,就已經被爺爺輩的江澤民相中。(視頻截圖)

在接下來的1991年,宋祖英調入中共海軍政治部歌舞團,在春晚舞台連續獻唱24年,頭銜有中共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海軍政治部文工團團長、中共音樂家協會副主席等。

江澤民前面作秀飆英文李鵬後面說……

江澤民當時和李鵬一起走上舞台,並先後發表講話。講話完後,江澤民與李鵬又下台與演職人員見面。

當江澤民見到《當我們年輕的時候》演唱者翟春萍時,翟拿出一張與江澤民的合影的照片給江看,並表示,這是他們87年在美國舊金山的合影,這句話正搔到了酷愛作秀的江澤民癢處,江頓時飈了一句英文“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

不過在這裡,筆者有一點疑問,既然江澤民、李鵬是突然要來,事先也沒有通知,翟春萍怎麼會隨身帶著與江澤民的合影呢?難道這一幕是事先安排好的?

隨後,江澤民、李鵬來到姜昆面前,當晚姜昆的節目是和唐傑忠合作的相聲《學唱歌》,節目最後,姜昆讓唐找一首歌,他來輔導,唐選了首《年輕人就是這樣相愛》,出自印尼的經典民歌《哎喲媽媽》。於是唐就在姜昆的輔導下唱起來“河裡青蛙從哪裡來,是從那水田向河裡游來”,唱完這句後,姜問:“你在幹嘛呢?”,唐回答說:“我在摸蛤蟆呢。”(影片10:38)

江澤民對姜昆說,相聲演的“淋漓盡致”,而緊跟其後的李鵬,見到姜昆時說:“……活靈活現,而且後來都驗證了。”(影片6:39)

這話里“活靈活現”很好理解,那麼“後來都驗證了”是指什麼呢?

江澤民蛤蟆綽號大陸家喻戶曉外國人都知道

早在江澤民當上中共總書記前,在80年代上海當政時就因為總帶大黑眼鏡,喜歡吹大牛而不幹實事,被上海人戲稱為“大熊貓”,“大蛤蟆”。

上海人說江的嘴長得像蛤蟆嘴,說出的話跟井底蛤蟆一樣沒見識,沒德沒能,而且沒有自知之明,就像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還很陰。

坊間一直流傳江澤民是癩蛤蟆轉世,“蛤蟆”一詞,還曾一度成為在大陸被禁的敏感辭彙之一。

《江澤民其人》一書中介紹,安徽黃山一位高僧透露:江澤民元神本是個蛤蟆。

在江任上海市長時,已經開始興風作浪了。一位曾在上海時任處長的老先生透露說,當時天連降大雨,到處發水,江自嘲:“我是水市長,上任就發水。”

蛤蟆的稱謂到2001年在大陸已家喻戶曉了,到2002年時外國人都知道了。

2002年4月,江出訪五國,德國人想出了一個特殊的“歡迎”方式,在江到達的前兩天,德國的各個火車站同時出現了大蛤蟆廣告畫。上題為“往上瞧”,兩個蛤蟆一邊站一個,側過頭向上看,一個白肚大蛤蟆頭戴皇冠出來了,下標題為“大的出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