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馬雲急流勇退 媒體熱議政經巨變

——諸多猜測和解讀 救了劉強東

10日馬雲宣布啟動“傳承計劃”,用一年的時間交出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職位。馬雲此番宣布退位,正值中共當局對企業干預越來越多,商業環境出現惡化之際,外界對其卸任背後的原因有諸多猜測和解讀。時事評論人士文昭贊同“馬雲的急流勇退是自保行為”的說法,因為馬雲的商業帝國已經超出了中共的掌控,這足以成為給馬雲帶來危險的理由。

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王篤然表示,劉強東性侵女留學生一事炒的沸沸揚揚,一度成為媒體焦點,而馬雲交棒的消息發布後,迅速成為網路熱門話題,可謂救了麻煩纏身的劉強東一把。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宣布一年後交棒給首席執行官張勇。消息傳出後,阿里巴巴股價下跌3.70%,最低一度下跌至155美元,為1年來的新低。實際從今年9月起,阿里巴巴的股價一直呈震蕩下行的態勢,和難兄難弟京東一樣。

《紐約時報》報導說,馬雲是中國私營企業健康程度和遠景的一個象徵,他決定退休正值中國的商業環境出現惡化、政府對企業干預越來越多之際。因此馬雲退位的這一決定,將不可避免的被外界解讀為不滿或擔憂。

報導引述投資者觀點表示,他們並不過分擔心阿里巴巴的業務及其領導層的轉型,但是對中國經濟和政治條件的信心如此之低,以至於像馬雲這樣的標誌性人物都要離開,這使他們在思考該如何評估他們的投資組合。

專家指出,對一般企業而言,一年的時間頗長,但對阿里巴巴來說卻可能不夠,而且馬雲的交棒計劃,反而留下更多治理問號。

彭博專欄作家高燦鳴(Tim Culpan)指出,馬雲雖已指定接班人,卻未安排好阿里巴巴的新營運模式。馬雲常談到中國零售經濟的前景、如何靠科技的力量執簡御繁,及阿里巴巴的目標是建立一個能連結金融、購物、內容、遞送及雲端服務的平台,但這些仍停留在“夢想”階段,其中任何一項都尚未達成穩定的獲利。

他說,阿里巴巴的行銷模式仍是促使賣家不斷相互競價,吸引潛在買家。這套模式在成交量活絡時固然管用,但在交投減緩及競爭對手加入後,便將左支右絀,而現在又有了螞蟻金服,雖是令未來網路金融供應者陶醉的場所,但螞蟻金服的現況還是一家接受投資的公司,獲利不穩定,面臨重重的法規及競爭風險。

高燦鳴說,至於內容與雲端服務,迄今仍未證明能賺錢,且無跡象顯示短期將改善,結果便是阿里巴巴的舊營運模式吃緊,新模式卻還未成型。

馬雲哀嘆:高處不勝寒中國企業家沒有好下場

BBC中文網9月10日文章說,馬雲或者中國其他新一批互聯網富豪,之所以有今天,其實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政府在國家層面上阻止了外國的競爭者,通過防火牆讓他們做成“獨市生意”,國家稱為遊戲規則的制定者——政府想誰發達,誰就發達。

面對強勢政府,草創的民營企業選擇“合謀”。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曾撰文分析,在這種環境中,企業選擇通過從政府“尋租”把企業做大,或在有效法治缺位的情況下,尋求政治保護。

馬雲本人早在2013年卸任首席執行官時就曾直言“中國的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事實也是。歷史也是”。他在接受一家中國雜誌《時尚先生》的採訪中曾哀嘆高處不勝寒,稱“8000米以上,你不知道空氣有多麼稀薄”:“8848米,你跑到8000米,你會想自己怎麼這麼蠢,怎麼跑上來了。但下面的人沒上去過。”

但馬雲在周末與紐約時報的記者交流中否認他決定退休與該報上星期報道中提到的中共政府對企業的干預有關。

文昭:馬雲退休避禍?21世紀的“公私合營”

時事評論人士文昭在9月10日的自媒體節目中表示,馬雲所面臨的選擇其實也是中國富豪們共同面對的難題,面對一個越來越不友善的政治環境,家大業大越來越有可能成為取禍之道。問題是怎麼才能退呢?想退想跑,姿勢不標準還會引起當局的警覺,覺得你不可靠,要趁早下手,宰你這頭肥羊。

阿里巴巴有完善的人才梯隊的培養,馬雲從進入商海的第一天就在為自己上岸做鋪墊,但更多的中國商人沒有這個意識。照目前這個政治環境,21版的公私合營恐怕會比他們預想的來得要快。

文昭談到,李嘉誠的風險應該更多來自於政治氛圍的變化,他之前所經營的關係經過新一輪的權力洗牌很可能已經嚴重不可靠性。對於投資決策嚴重依賴高層關係的商人來說,一旦宮闈生變,權力中樞對他變成了一個黑箱,消息不暢了,那這個市場對他的風險就急劇升高,我認為這是推動他撤出自保的主要動機。

文昭指出,現在馬雲所面臨的環境其實比李嘉誠要複雜得多,阿里旗下的很多業務已經深入到中國經濟的血脈,與中國人的基本生活方式,與中共所謂適應互聯網時代的社會治理交織在一起,他和當局的關係也要微妙、複雜得多。

近年來,中國民營企業家面臨多事之秋,幾個金融大鱷的命運,似乎也印證了馬雲的上述看法。如〝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安邦集團總裁、鄧小平孫女婿吳小暉等人,都先後被查。這些人除了公開的不法活動外,還被披露出涉及金融政變等。而他們旗下的集團公司,也都被指與中共權貴有著各種關聯。

文昭還表示,馬雲的急流勇退是個自保的行為,這個判斷大體不錯,他的主要風險來自於金融。從去年到今年中共政府的維穩新主題就是金融維穩,目標就是要實現對金融全領域、無死角的掌控。所以阿里巴巴會受到越來越嚴厲的監管,一時疏漏禍起不測,被當局算總賬的風險是有的。

馬雲的金融之路可以簡單總結為:從支付寶開始分流銀行的儲蓄資源;到餘額寶與銀行理財業務競爭;再到涉足個人貸款、小企業貨款、保險業務;再到利用積累的客數據,發展大數據技術手段,建立信用評級,更又超出了金融服務的領域,涉足更基礎性的社會服務;2015年馬雲還收購了《南華早報》,其實這只是在他媒體業布局裡比較引人注目的一個棋子而已。

文昭認為,已經有發展成一個在金融+科技+傳媒帝國的趨勢,超出了當局的掌控,而超出控制就足以成為給馬雲帶來危險的理由。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