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美中關係「脫鉤 」 兩國將陷入新冷戰

美國已經公開宣布中國是頭號戰略對手,這使得人們擔心美中會進入“新冷戰”。但是同美蘇兩國的冷戰不同,美中之間存在大量貿易往來,中國稱之為兩國關係的“壓艙石”。

一旦這個“壓艙石”被卸掉,兩國之間的“新冷戰”是否已經不可避免?有分析稱,儘管美國總統川普聲稱與習近平關係很好,儘管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不斷提到美中“雙贏”,但是美中關係是否已經走上了全面對抗的不歸路?

胡平:美中關係正處於空前低潮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目前美中關係正處於最低潮。1979年中美建交後的第一個十年中中美關係關係直線上升,一直到八九民運前後達到最高峰。但在“六四”之後中美關係出現重大轉折,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不僅進行了道德上的譴責,還實行了經濟制裁。但這事情沒有持續太長,兩國關係很快恢復正常,尤其是增加了經濟上的交流。從柯林頓到布希,美國曾好幾次表示要對中國的專制政權採取強硬態度,但最後都沒有採取行動。這或許與9/11事件有很大關係。

在這後三十年中,中美的經貿關係發展非常強勁有力,但在過去近幾年中出現了兩個情況。第一,美國發現自己在與中國的經貿往來中吃了虧。第二,美國也發現中國並沒有像自己所期待的那樣,隨著經濟的發展政治上變得更自由化。相反,中國的專制制度隨著經濟發展得到了進一步強化。

這兩種情勢交叉影響之下,美國兩黨都對中國改變了態度。今年發生的貿易戰可以說是兩國衝突的前哨戰。從這個角度看,目前兩國關係確實處於空前的低潮,而且預期在今後一段時間內,這種情況還不大可能改變。

胡平:政治制度與價值觀的不同才是美國改變態度的關鍵因素

胡平認為中美間的貿易戰會是一場史詩級的貿易戰,規模非常大,而且還會繼續打下去。甚至從貿易戰延伸至其他領域的衝突也是可能的。現在中國方面也已有很多人意識到這場貿易戰不會輕易了結。但中方把貿易戰的原因想得太簡單,以為就是中國富強了,美國害怕了,所以要傾盡全力進行遏制。但這種想法忽略了中美兩國在價值觀和政治制度上的根本區別。但實際上恰恰是後者才是中美關係惡化的基本原因。

為何“六四”之後美國還是願意和中美髮展經貿往來並同意給中國最惠國待遇?這都是基於中國能隨著經濟發展在政治上也自由民主化的假定。這種假定的破滅才是美國現在改變對中國態度的關鍵因素。

其實,以中國那麼大的經濟體量,最後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是很自然的事,也不是特別值得美國擔心的事。真正危險的是,未來的第一大經濟體是一個專制的國家,這會對世界秩序和美國自身造成威脅。這一點連當初打開中國大門的尼克松總統都在他臨死前意識到了。他說我們可能造就了一個“弗蘭肯斯坦”。所以,中國在政治制度和價值觀上與普世價值的相違背才是美國改變態度的重要原因。今後的態勢如何發展也將是以中國的政治改革能不能進行,政治制度能不能變化為轉移的。

章立凡:中國當下不可能形成自己的冷戰體系

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表示,從七十年代初中美關係開始改善,到1972年發表《上海公報》,再到最後正式建交,背後有各種利益驅動。但當時有一個關鍵的背景是,美國和蘇聯或者西方與東方社會主義陣營正處於冷戰狀態。為了分化和挾制前蘇聯,當時美國確實有必要拉攏中國。而那時中國正好又上了前蘇聯的當,捲入朝鮮戰爭,後來中蘇又交惡。那種情勢之下,中國為了擺脫世界上的孤立,也是有需要與美國修好關係以抵制前蘇聯。所以從當時的國家關係角度上看,中美互相需要。

冷戰結束,前蘇聯解體後,中美關係一直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冷戰結束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經濟全球化開始了。冷戰正是由二戰結束後的格局所引發的,也就是,蘇聯靠二戰結束後的軍事戰略狀態,迅速在一些國家扶持了共產黨政權,將它們作為其冷戰的基本盤。

而美國則有西歐國家和其他一些資本主義國家。雙方對立,互相對抗。軍事上,一個是北約集團,一個是華沙條約集團。經濟上,雙方也是自成體系。也就是,美蘇在政治、經濟、軍事和文化上各自都有自己的盤。

而現在如果陷入“新冷戰”,已經不可能有二戰後這樣的冷戰格局了。因為現在經濟全球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不可能自成一個體系。中國現在可能有一種幻想,它認為放棄美國市場,自己通過“一帶一路”建立非洲的市場就好了。但這其實和冷戰時期的前蘇聯集團沒有可比性。

首先,這些非洲兄弟都很窮,並不是工業發達國家。而當時的這些東歐國家工業基礎都還不錯。非洲國家與當時的東歐國家在經濟和文化上都沒有可比性。而且從制度上看這些非洲國家也不是社會主義制度。

再者,中共政權僅僅只是給錢,並沒有幫這些非洲國家打天下。這不像前蘇聯,依靠自己的軍事實力結成一個軍事集團並牢牢掌控這些國家。但現在中國鞭長莫及。

中國若想立馬擺脫中美貿易戰的後果,自己建立一個貿易額可達5000億的非洲市場,純屬幻覺。章立凡覺得現在中共的領導人們在打不切實際的算盤。從美中關係的演變來看,中國並不可能形成一套自己的冷戰體系。

章立凡:幾處碰壁後把非洲作為戰略重點是荒誕之舉

章立凡說,中國在鄧小平時代提倡韜光養晦。但“韜光養晦”解讀起來實際上也是種陰謀論。也就是,先把真實目的隱藏起來,先拿到各種好處以壯大自己,等到有本錢了再來和你博弈。

美國當時也確實是希望通過中國與世界的融合以改變中國的執政黨,實現“和平演變”。而中共也是利用了這一點,讓自己在十幾年裡在經濟上迅速壯大,形成對美國的威脅。從韜光養晦到今天“秀肌肉”,原形畢露了,也被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發現了。

目前在南中國海與美國的博弈中,中共官方有這樣的論調,說南中國海90%是屬於中國的,但這實際上是對歷史的誤解。事實上,“九段線”並沒有被世界各國承認,而且“九段線”在中國民國時代其實是“十一段線”。只不過是當時中越關係好的時候,中國把白龍尾島送給了越南,這才變成了“九段線”。而且,“九段線”在中國近幾年出版的地圖上又變成了“十段線”。

由此可見,這本身就是個不斷在修改的概念,並不能作為一個中國用來宣誓主權的結論。南中國海大部分還是公海。現在中美間在該海域的矛盾應該還有台灣的原因。川普上台之前就開始打“台灣牌”。還有一個牽制因素是朝鮮。

另外,在海參崴馬上會有一次峰會,金正恩會出席,中國的領導人也會去,普金則是主人。至於這會不會形成一個前蘇聯集團的模式,章立凡表示否認。因為現在各懷鬼胎。朝鮮只不過想在中美博弈中得到好處,而俄羅斯則是出於地緣政治上的考慮,對中國既利用又防範。而我們的“中國熊貓”則是從一上台就去擁抱“北極熊”。中國為了抱“北極熊”陪送出很多,但真正的戰略利益未必能夠實現。

中國在亞洲施行一帶一路到處碰壁之後,現在把重點放到沒多大希望的,也沒有真正市場的,政治不穩定的非洲,十分荒誕。章立凡認為,中國若想靠這套東西拼湊一個以自己為“盟主”的冷戰集團,這生意註定要賠本。中美現在的衝突頂多也就是一場“局部戰爭”,而冷戰時代打的基本都是代理人戰爭。如果中美直接衝突打局部戰爭,其後果可想而知。

章立凡:川普藉助貿易戰打擊中共專制政權

對於為何貿易戰對於川普來說這麼重要,章立凡說,川普剛上台的時候是從經濟的角度認為中美貿易不公平,而時至今日,事情已發生很多變化,他已經有政治上的考量了,而其背景就是中美意識形態和政治制度的衝突,也就是文明的衝突。

中國作為一個專制主義的政權,如果真的成長並壯大,那不僅會在地緣政治上對美國的勢力範圍和世界領導地位構成威脅,而且對於世界和平來說也是個不安定因素。所以從川普總統的角度來看,他現在更傾向於打擊中共這個政權本身,而把貿易戰作為一個打擊手段,目前看來還是比較有效的。

目前中國的國內經濟已出現很多不利的走向,而美國自身的經濟增長勢頭強勁,這使他在美國國內得到了一定的支持。中共覺得,我們還有的是時間,美國總統頂多也就兩個任期,但我們的領導人現在可以有無限任期,看誰抗得過誰。但問題不在於此。

里根總統在任內開啟了終結前蘇聯的戰略安排,但蘇聯真正解體發生在他卸任之後。所以這個問題上也不見得是人亡就一定陣破。如果美國的兩黨在對中國的問題上有共識,那無論是哪個總統,這問題上可能會形成一個長期政策。或許就是,誰能打擊中共,誰就得票率高,在這方面兩黨可能會互相競爭,甚至可能出現互相比誰更反共的局面。中共如果覺得換一個美國領導人就能讓貿易戰告一段落,就能讓美國結束對中國的打壓,那就是沒看清歷史的走向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