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709案:余文生家屬促官派律師退出

被捕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拒絕接受官派律師,認為他們與當局站在同一陣線。(許艷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2018年1月16日,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展示北京司法局的吊銷執業資格通知書。他估計自己日後再無可能在中國執業。(余文生獨家提供)

“709案”被捕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家屬在聘請律師問題上,與當局相持不下。余文生的妻子一方認為,兩名官派律師的身份與丈夫利益有抵觸,呼籲2人自行退出。

徐州市當局上月以律師余文生已聘請律師為由,拒絕家屬為他請律師。余文生妻子許艷周二(9月11日)向本台記者表明,所謂余文生請的律師其實是當局委託的,她認為這2名律師與當局站在同一陣線,她拒絕他們為丈夫辯護是理所當然。

許艷:官派律師說委託手續是公安給他的。那麼,這是否余文生真實的意願,余文生又是否遭到酷刑?因為余文生在自由狀態下也曾拍過視頻,表明不會解聘辯護律師。

余文生案本月初被徐州市檢察院退回公安局補充偵查。許艷表示,從一件事情可以看到2名官派律師到底有多可靠。

許艷:檢察院的說法是,有一個官派律師根本沒有閱卷。按理說律師接了案子以後應該閱卷,根據情況保障當事人的權利。家屬肯定很擔心,他不會真正為余文生辯護。我認為他連律師最基本的業務職責都沒做到。

許艷周一已發出公開信要求2名官派律師退出。受到風波影響,許艷聘請的辯護律師謝陽和常伯陽一直未能會見當事人,要求閱卷也被拒絕。

常伯陽強烈質疑2名官派律師的獨立性,擔心他們會站在公權力一方。

常伯陽:配合(公權力)是完全有可能。余文生這案件材料也看了,有罪沒罪基本上是摸稜兩可。如果是真正獨立的律師看了卷以後肯定會給檢察院提出自己的意見,寫修憲公開信以至接受外媒採訪都是不構成犯罪的。

他說,除非有新的發展,否則他與另一律師謝陽要幫忙根本無從入手。

常伯陽:這2名官派律師如果不退出,官方就會以余文生已請了律師為由,來拒絕我和謝陽律師為余文生辯護,拒絕我們會見以及閱卷。可能性非常大,因為看守所也不安排我們去找余文生核實。

常伯陽說,從種種跡象看來,他對於余文生獲得公平審訊難以樂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