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深度】這國最後一人留給玄奘大師的最後遺言

——活著的標準越難 自己離危險也就越近

這個國家的日常生活變得異常整齊和標準,但畫面卻總透露著一絲詭異的氣氛。比如在街上,所有行人高矮胖瘦都一樣,而且都面無表情,因為怕年底會殺死愛笑的。所有行人走路都是整齊劃一地先邁左腳,再邁右腳,因為怕年底殺死動作太快或太慢的。所有人說話都是同一種聲調同一種語速,因為怕年底會殺死聲音太高或說話太流利的。大家看上去都和木頭人沒有兩樣。

玄奘西行的時候,遇到一座廢棄的城市,城門口有一個奄奄一息的老人。

老人臨死前告訴玄奘:這個地方原本叫做‌‌“標準國‌‌”,裡面男女老少,形形色色,過得十分安樂。但是這個國家有個古老的習俗,為了越來越接近神,每年都要公選出一項新的國民形象標準,然後殺死那些不符合此標準的人。

所有人都虔誠地認為,長此以往,大家的形象會越來越完美。

剛開始的時候,標準制定看上去還貌似有些合理。比如第一年,大家殺死了只有一條腿的殘疾人。

於是第二年的時候,大街上看到的都是兩條腿的遊人,果然看著畫面更和諧一些。這一年年底,大家又進行公選,殺死了臉上有麻子的。

久而久之,個子矮的、身體殘缺的、皮膚太黑的、近視的、禿頂、生過天花的……都被殺死了。國民個個形象突出、身體健康,但是到年底,為了制定新的標準吵了很久,因為從外形上實在已經沒有什麼值得挑剔的了。在激烈的爭執後,妥協的結果是殺掉了講本國語言帶有方言口音的。

從這一年開始,標準從外形轉移到內在和行為習慣上。

比如下年,就殺死了男人當中走路時屁股扭得太過分的。再下年,又殺死了女人當中力氣比男人還大的。再接著,殺死了所有吃飯用左手的、殺死了上廁所會濺到外面的、殺死了行夫妻房事時沒有用法定姿勢的……所有這些,都是以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國民不像國民為名義公選之後執行的。

這個國家的日常生活變得異常整齊和標準,但畫面卻總透露著一絲詭異的氣氛。比如在街上,所有行人高矮胖瘦都一樣,而且都面無表情,因為怕年底會殺死愛笑的。所有行人走路都是整齊劃一地先邁左腳,再邁右腳,因為怕年底殺死動作太快或太慢的。所有人說話都是同一種聲調同一種語速,因為怕年底會殺死聲音太高或說話太流利的。大家看上去都和木頭人沒有兩樣。

因為標準制定越來越難,漸漸也就變成了多數人對少數人的排擠。每個人行為麻木的同時,腦子都在飛快地發現別人和自己極細微的不同之處,以此作為年底新的標準。所以也沒有人敢表現出任何特別之處,至少不能是少數派。

大家逐漸發現,殺得越多,活著的標準越難,自己離危險也就越近。

並不是沒有人發現這個國家的情況在惡化,只是不敢提,因為提出異議顯然是最容易被多數人視為異己的少數派行為。

老人是這個國家最後的倖存者,顯然也是一直勝利的多數派。他說到最後實在挑不出任何不同,到占多數的男人以性別不同為理由殺死所有女人後,他就知道再也沒有任何挽救的餘地了。

他告訴玄奘的最後一句話像是一句感悟,又像是一句懺悔,他說:尊重和自己不一樣的人,才能改善自己的生存空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土大唐三俗和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