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特色:割下被害者睾丸浸酒 剖腹挖肝時 眼睛還在轉動

據記載,1968年都安縣都陽公社加成大隊在一次批鬥會上,將韋吉貴、韋吉先兩兄弟打成重傷。在兩人被押回家的途中,遭韋、唐姓兩名男子索肝,韋吉先說:「你們要殺我就算了,不要挖我的肝。」韋隨即用木棒_敲韋吉先頭部,並讓唐剖腹挖肝。韋吉貴隨後被以同樣的方法活剖了肝臟,「剖腹挖肝時,韋吉貴的眼睛還在轉動」。

腹啖肝人相食廣西至少百人遇害「吃人肉為顯示對階級敵人的恨」

廣西人吃人是文化大革命中最泯滅人性的事件之一,在1967年初至1968年10月不足兩年時間裡,僅有姓名可考或有線索可尋、並在官方文件中有記載的,至少有142人慘遭分食。一時間鄉間食人成風,部分學生受此影響,殺死老師,在校內剖屍烹炙。研究廣西文革史的專家說,「吃人肉是為了顯示對階級敵人的恨,也顯示自己的革命精神和勇氣。」

現年70歲、南寧市委黨校退休副教授黃家南搜集並研究廣西文革史料已逾35年,他說,1967年支持時任廣西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開國上將韋國清的「無產階級革命聯合指揮部」(簡稱「聯指」),與支持時任廣西區委副書記伍晉南的「四二二造反大軍」(簡稱「四二二」),都堅稱自己是毛澤東思想的忠實捍衛者,兩派勢同水火,為日後的武鬥甚至人吃人埋下種子。

寧乃良(左)是復旦大學高材生,在文革中被殺害,並被人挖心取肝。圖為寧乃良與妻子勞瓊榮(右)。

割下被害者睾丸浸酒

黃家南展示了1983年「處理文革遺留問題」期間,由中共武鳴華僑農場委員會上呈「處遺調查組」的材料,當中一篇〈武鳴華僑農場「六三?」事件〉文章記載,「鄧從德『武帽分廠雷正生產隊職工、黨員、打死人凶手、積極支持剖腹取肝並指使將被害者的睾丸割下泡酒,手段殘忍,原已批捕,因年老有病,改為監外候審,至今未判,給予清除出黨』」。

黃家南說,這並非唯一記載吃人的官方資料。他展示的文件披露,1967年12月容縣沙田鄉大洋生產隊長李廣新等人,把地主子女劉興同等9人帶回生產隊批鬥後,將他們活活打死,其中兩名死者遭人剖肝烹食。雖然百多字的記載並未表明肝臟取於何人,但卻在次年引發廣西全區虐殺剖食人肝的浪潮。

「剖腹時韋吉貴的眼睛還在轉」

據記載,1968年都安縣都陽公社加成大隊在一次批鬥會上,將韋吉貴、韋吉先兩兄弟打成重傷。在兩人被押回家的途中,遭韋、唐姓兩名男子索肝,韋吉先說:「你們要殺我就算了,不要挖我的肝。」韋隨即用木棒_敲韋吉先頭部,並讓唐剖腹挖肝。韋吉貴隨後被以同樣的方法活剖了肝臟,「剖腹挖肝時,韋吉貴的眼睛還在轉動」。

1968年4月14日晚,浦北縣北通公社定更大隊治保主任趙鼎銘,帶60多名民兵到博學大隊虐殺程慶初等24人。接著由趙大旺和劉維東動手開膛取肝共12副,扛回煮熟送酒,犒勞參加「行動」的人員。黃家南沉重地說,「(他們)吃人肉是為了顯示對階級敵人的恨,也顯示自己的革命精神和勇氣。」

1968年7月1日晚8時,武宣縣桐嶺中學副校長黃家憑在批鬥中被學生打死陳屍操場,次日學生黃佩農將黃家憑的肝取出,黃家憑的「準兒媳」張繼鋒等人則將肉削剩骨架,烘烤吃下,文件形容「腥風飄蕩,令人不寒而慄」。後來斂骨的人作證亦稱:「屍體在操場外廁所旁,兩個竹箕就裝下了。頭被打得黑腫,大腿、小腿、手上的肉全部割光,生殖器、心、肝割光,胸腔里空洞洞的」

文獻中又以武宣縣為例,指僅有姓名可考或有線索可緝、且首要兇嫌被處理而被官方文件最終定性的被吃者就有34人以上。據信是由武宣縣第一任處理遺留問題工作組(處遺組)負責人王祖鑒整理,且被記入官方名為《武宣縣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大事件》的文件中記載:「武宣縣在『文革』期間,有75名死者被挖肝吃肉」。

據官方統計,廣西人吃人所波及的地區包括武宣、靈山、欽州、浦北、合浦、上林、崇左、隆安、來賓、柳州等20個縣市和武鳴華僑農場,幾乎佔全自治區86個行政區縣總數的四分之一。而在1968年3月上述各地革委會成立起至當年9月止,記載有逾百人遭分食,其中最小的受害者僅10多歲。

廣西農村文革集體殺人的景象

400工農黨官食人肉無一人負刑責

武宣官方統計顯示,參與吃人的有工人、農民、幹部、黨員約400人,文革後其中27人被清除出黨,非黨員幹部被記大過等處罰的18人。黃家南指出,這顯示「吃人」參與範圍極廣,食人者身分也極複雜。記者翻閱黃家南收集的資料,發現並無食人者受到刑事處罰,大部分僅局限於黨紀或行政處理,部分則有文件顯示因患病或年邁等原因,輕判監外執行或免於處理。

文件記載,1968年7月10日,武宣一名19歲名叫黃文留的女村民,不僅參與煮食「階級敵人」心肝,還拿了兩片人肉回家「孝敬」母親。她官方簡歷顯示1970年參加工作,並於同年入黨,1973年12月25日擔任武宣縣革委會副主任(相當於副縣長),後因參與吃人肉,引起群眾不滿,被降為桐嶺公社黨委副書記。文革後黃被調到柳州地區沙浦河水利工程管理局做倉庫保管員,柳州地委對黃的處分是「清除出黨,撤銷干籍(即開除公職),分配當工人」。

做過土匪的陶錦芳,本名鄧記芳,是鐘山縣清塘區新竹小鄉四哨村人,1968年5月被新竹鄉黨支部書記黃炮賜指派民兵抓去批鬥後,再被拖到河邊剖開腹腔挖取內臟,參與者再將其心、肝洗凈切碎分食,或拿回家浸酒。1983年,縣委派專桉組調查此事,參與開膛取內髒的易晚生,因已是80多歲的鰥夫,故未受處罰。

割肉吃人者逗孫為樂

柳州的黃家梁也許永遠也沒有想到,被他稱作愚昧殘忍的食人肉者,有的就住在距他家一河之隔的另一處社區。記者找到的4條食人肉者線索中,其中一人的家屬聽說採訪文革食人,便堅拒受訪;而武鳴農場一名食人者也在考慮了3、4天後拒絕。記者又去尋找曾做過縣革委會副主任(副縣長)後被開除黨籍與干籍的黃文留,發現她早在10年前搬離柳州古亭山社區。而她原居住的農用機械廠宿舍的老鄰居,也不知道她的去向。記者撥打工廠老職工通訊錄中的電話,發現手機早已停機。

記者最後聯絡到參與殺死桐嶺中學副校長黃家憑、割肉烹食的張繼峰。1954年出生的張繼峰頭髮花白,與小叔子一家一起開豆腐坊,主要供應早市。三代同堂的家庭像村裡其他家庭一樣平靜而溫馨,唯一不同的是,她家中牆上貼著新瓷磚,進門顯眼地方仍高掛著一張已經泛黃的毛澤東肖像。

據參與調查的人回憶,當時多數的證辭指控,身為女學生、紅衛兵,甚至是黃家憑未來兒媳的覃柳芳(張繼峰本名),為表示劃清界線率先動刀。而覃柳芳在證辭中卻又指控同學黃佩農第一個取肝,並辯稱是替女同學陳香姣的母親等人割肉。但覃柳芳又承認,當時認為黃家憑是叛徒,曾向國民黨繳過槍,被割肉吃掉是應該的。

記者說明來意,原本還一臉茫然的張繼峰突然警覺起來,對記者的提問能不答就不答,又刻意躲避鏡頭,甚至裝作逗歲半的孫子玩,也不肯面對記者。「黃家憑您認識吧?聽說您曾參與過割他的肉吃?」記者問。「不懂你說的那些事」,張繼峰語氣強硬地用廣西話回答。

陪記者聊天的張繼峰兒媳婦,則對廣西吃人歷史並不了解,甚至根本不相信在一旁弄孫的和藹家婆吃過人。

周恩來震怒令徹查上下瞞報稱食人「無中生有」

首個揭露廣西文革人吃人事件的,是原廣西來賓縣委副書記王祖鑒。他原為北平(即北京)地下黨員,中共建政後輾轉到廣西工作,曾被打成「右派」並送到武宣勞改。當年中共高層接到王祖鑒透過5種渠道舉報廣西食人的信件,時任總理周恩來勃然大怒,當眾叫軍方領導起立並嚴加斥責。

時任廣西軍區司令歐致富受命去武宣調查,看到剔剩骨架的屍體,曾厲聲質問:「吃了多少人?人家都告到中央去了!這種事也不制止?不彙報?不管?」又指著時任縣革委會主任(縣長)、武裝部長文龍俊鼻子拍桌大罵,「從明天起,再吃一個人,我要你的命!」

自此武宣吃人事件受到控制,但縣當局很快就查出告狀「黑手」王祖鑒,並以出身問題在各級大會上批鬥王,隨後著手銷毀相關文件,甚至統一口徑對付上面派來的調查組。據稱,事發後時任自治區黨委書記處書記趙茂勛帶工作組在武宣「調查」20多天,結束後向區黨委彙報,指王祖鑒「無中生有,生編活造,誣陷武宣縣領導,一定要追究王祖鑒」。

另有消息稱,中央調查組到廣西後,也被封鎖消息及遇到各種杯葛。原參與廣西處理文革遺留工作的公安部退休幹部晏樂斌,曾在《炎黃春秋》發表〈我參與處理廣西文革遺留問題〉一文中也證實,中央至少兩次派調查組赴廣西調查吃人事件。至於為何會這樣,黃家南稱,主要是當時仍有很大一部分打著「無產階級專政旗號」、支持殺人吃人的領導仍在位。

文章刊發後,晏樂斌遭多名在文革中犯錯而被黨紀、刑事處分的人聯名寫信控告,2013年5月30日「華岳論壇」網站刊出多人聯署的〈對晏樂斌在《炎黃春秋》發表謬論的控告與批駁〉一文,否定廣西在處理文革遺留問題中的結論。全文萬餘字,要求中央書記處、中央軍委、中紀委、中政委、公安部調查,要求晏樂斌及《炎黃春秋》檢討和整頓,向各人賠禮道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明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