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幾經煉獄吳法憲終於大徹大悟 毫不留情毛澤東

吳法憲最憤憤不平的是,就在毛南巡找人說林彪和他們的壞話時,他和李作鵬正奉周恩來之命不得不去照顧江青遊玩。他責問,毛不停地宣講,「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毛自己不按正常途徑開會討論問題,「卻跑到下面去煽風點火」,「他自己這樣做光明正大嗎?」他在廬山會議後三次求見毛都遭拒絕,毛卻說「他們不來找我,我還是要去找他們。」

 

 

囚徒競寫回憶錄

文革過後有一個奇特的現象,在文革中被迫害高官鮮寫記事,而曾經的“害人者”多數親撰或由人代撰回憶錄,他們都坐過十幾年牢,都試圖用文字為自己辯解,湔洗強加於身的污名。

不過,儘管傳主的命運類似,但立場各不相同,對事件的表述也大異其趣:戚本禹不為自己羈獄喊冤,繼續為毛和江青辯護,為文革叫好;陳伯達認識到文革的瘋狂,主動承擔罪責,亦不改對毛的效忠;徐景賢按中共的定論評說,但仍掩飾不了曾為四人幫集團一員的立場,輕批江青、張春橋等人,重責林彪集團的人事;而林彪幹將吳法憲、邱會作、李作鵬因冤情最深,反省也最徹底,他們如實揭示“毛文革”的責任及林彪事件的實情,客觀臧否毛、林、周等大人物,是文革“野史”中最珍貴的證言。遺憾的是,正如他們三人在法庭上為維護毛、周及中共的形象,忍辱負重甘受不白之冤,邱會作和李作鵬還在回憶錄末尾表白永遠忠於毛忠於黨。唯有吳法憲不同於他的愚忠、死忠於毛的戰友難友,對毛的作為進行了辛辣的批判,他的回憶錄便有了與眾不同的力度。

“草包司令”不草包

文革前,軍人很少出現在政治前台,吳法憲也不例外,儘管他一九五七年就任空軍政委,六五年轉任空軍司令,但直到六九在“九大”當上政治局委員才為民眾熟知。不幸,吳法憲矮墩墩肥頭大耳的形象在電視和報紙上一出現,就令人想到當紅樣板戲《沙家浜》中的“草包司令”胡傳魁,“草包司令”帽子就附會到吳法憲頭上。

不過,吳法憲雖憑林彪提攜爬到高位,但強將手下無弱兵,他絕不是草包無能之輩。當時,吳法憲出任負責軍隊日常事務的軍委辦事組副組長(相當於文革前的軍委副秘書長)兼副總參謀長,“九大”會期,周恩來當秘書長,吳法憲是副秘書長,都不是隨便胡混的要職。“九大”後林彪軍人集團和江青文人集團因政見不同產生分歧,九屆二中全會前為召開四屆人大成立修憲小組,組員吳法憲、李作鵬及陳伯達與康生、張春橋分成兩派,在是否設國家主席和天才論等問題上,吳法憲和康生、張春橋針鋒相對地激辯。毛因此把吳法憲當靶子重手敲打,迫他沒完沒了地寫檢查,以警示林彪,直至毛、林決裂鬧出“九一三”事件,他跟著受無妄之災成為階下囚。

幾經煉獄的吳法憲終於大徹大悟,對自己身處其中的歷史變局有了新的認識。

反駁起訴他的不實之詞

吳法憲在回憶錄中坦誠檢討,曾追隨上峰參與打倒賀龍和羅瑞卿活動;錯誤地批判過朱德、李先念;為討好葉群提拔重用林立果,甚至說出林立果“在空軍可以調動一切,可以指揮一切”的過頭話。同時,也逐條反駁了起訴他的不實之詞,並為林彪的一些罪名辯誣。

他申辯,他參加的軍委辦事組是隸屬毛和中央的機構,不是反革命集團,不存在“參與林彪奪取最高權力的活動”,林彪是黨章既定的接班人,也無篡權的必要;“不設國家副主席,林彪同志往哪裡擺?”是汪東興在廬山對江西省革委主任程世清講的,不能栽贓於葉群;毛會見美國總統尼克松時說,“我們國內有人反對和你們談判,這個人(林彪)現在見上帝去了”,事實是林彪認同毛的對美政策,而且早年就反對出兵朝鮮對抗美國,說林彪反對中美關係改善是莫須有;“九一三事件”後,康生、江青、張春橋等人說林彪、吳法憲等人發動了一次未遂的反革命政變,粉碎“四人幫”後,中央又說廬山會議是林彪等人和康生、江青一夥的“狗咬狗”鬥爭,“都是(中央)為了政治鬥爭的需要”任意下的結論。

他尤其不滿中央在公審中定的基調,“不能說牽連到我們的都是‘反革命罪’,牽連到毛主席的都是‘失誤’,牽連到周恩來的就都是‘違心的’,為什麼在這裡就不講‘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呢?”

毫不留情地痛批毛澤東

最難能可貴的是,吳法憲不為尊者諱,對毛進行尖銳的批判──

毛澤東的“我的一張大字報”,“由五十多天前派工作組的矛盾開始,一直扯到了一九六二年、一九六四年,新帳、老帳一起算,公開提出了中央存在兩個司令部的觀點,全文不過二百多字,可實實在在是字字千鈞,哪個能擔待得起呀!”

毛對陳伯達“一有了不同意見,一有了錯誤,就說人家‘三十年沒有很好地合作’。既然是這樣,那為什麼要把陳伯達一直留在身邊,而且一直提到中央常委成為黨內第四號人物呢?”毛忘了,兩次出訪蘇聯都是陳伯達陪同,四清的《二十三條》、文革的《五一六通知》等都是毛委託陳伯達搞的。如今“把陳伯達打入十八層地獄,對彭德懷、劉少奇都是如此。真是伴君如伴虎,讓人心寒哪!”

吳法憲等人包括林彪聽信汪東興的話,以為毛和江青完全是兩回事。一次,吳法憲、黃永勝等人向毛告江青專橫跋扈的御狀,毛敷衍一番後叮囑他們“一定不要告訴江青,另一方面自己又向江青通風報信。”他終於明白,江青為何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甚至能命令周恩來,就因為毛是江青後台。

“九大”後,林彪的威望越來越高,江青按毛的意圖開始把矛頭指向林彪。他看了毛南巡談話“才相信了,就是沒有‘九一三事件’,毛澤東也是決心要在九屆三中全會上把我們徹底拿掉的。”“誰能想到,毛澤東這麼快就想把林彪拿掉,真是讓人寒心哪!”

吳法憲最憤憤不平的是,就在毛南巡找人說林彪和他們的壞話時,他和李作鵬正奉周恩來之命不得不去照顧江青遊玩。他責問,毛不停地宣講,“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陰謀詭計”,毛自己不按正常途徑開會討論問題,“卻跑到下面去煽風點火”,“他自己這樣做光明正大嗎?”他在廬山會議後三次求見毛都遭拒絕,毛卻說“他們不來找我,我還是要去找他們。”

吳法憲如夢方醒地說,幾十年來,他對毛無限崇敬,把毛看作真理、正義的化身,但看了毛如此言行不一的講話,毛的光輝形象在他心中瓦解了。

要做一個老百姓而不得

吳法憲在秦城監獄才嘗到犯人不是人的滋味,才想到了應該給犯人一點人權。一九八一年,他被判處十七年徒刑不久就被保外就醫。出獄後,他住普通民房,周圍鄰居照舊尊敬他幫助他,讓他感到溫暖和安慰。吳法憲那樣的中共高幹似乎只有在──早年打天下,如今遭囚禁的──困窘時才需要老百姓,才感念老百姓,而他從為之奮鬥終生的黨得到的依然是冷酷無情。他死後當局明令他子女:不準發訃告設靈堂搞遺體告別等悼念活動,不準接受新聞媒體採訪;不準稱“同志”和“紅軍”……。他要做一個老百姓而不得,只能帶著子女的輓聯“只盼曲腸千日見清明”離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動向雜誌2016年8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