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貿易戰和中共政府壓力 中國小企業生存艱難

受美中貿易戰關稅的影響,中國國內勞動力、能源和租金的成本升高,以及明年個稅上漲等因素衝擊,成千上萬中國小型出口型企業生存艱難。

隨著貿易戰的持續,越來越多的小型中國公司正在決定是否關閉工廠,或轉移到另一個成本較低且可避開美國關稅的國家重新開工廠,中國恐面臨大量工作崗位流失。

廣東省是中國出口製造業的核心,小企業約佔全部就業人口的一半。在運營成本上升到無法承受的水平的同時,因美中雙方關稅戰,廣東小企業也看到訂單急劇下降。

成本上漲和關稅廣東小型出口企業面臨困境

《南華早報》9月13日報導,45歲的詹姆斯‧張在深圳經營一家電纜公司,向國內外客戶銷售產品。他說,自7月貿易戰開始以來,訂單急劇下降,他預計明年將進一步下降30%。

他表示,一些客戶要求他承擔部分額外關稅費用,但是他負擔不起。一些客戶已經將採購轉移到越南或印度的競爭對手。

在深圳的此類公司正受到生存威脅,因為與美國的貿易戰對他們薄弱的利潤率造成巨大打擊,同時,這些小企業還要經受勞動力、能源和租金成本上漲的擠壓。

廣東經濟也開始受到嚴重影響。其採購經理人指數顯示,該省製造業8月份出現29個月來首次收縮,新訂單降至30個月低位,新出口訂單連續第三個月下滑。

張先生公司生產的產品列入美國對160億美元中國進口產品徵收25%關稅清單。張的客戶已經催促他支付40%的額外關稅費用。

“現在唯一的選擇就是放棄一切,然後在越南再建一座新工廠。過去幾年,一些朋友和客戶已經搬到那裡。”張先生說。

張先生不是唯一一個考慮在中國以外設廠的企業主。法新社報導,據公開文件顯示,從生產自行車到輪胎、塑料到紡織品等各種產品的中國工廠,正在積極向國外運輸裝配線,以便在產品向美國出口的時候改頭換面,避免“中國製造”從而被美國徵稅。

浙江海利得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宣布,要在越南成立子公司。

中共政府給小企業帶來的壓力

《南華早報》報導,48歲的胡先生於2000年開始經營小型電纜車間業務。胡先生表示,在企業家急需政府幫助緩解出口大幅下滑的情況下,他的業務壓力反而來自北京。因害怕中共政府報復,胡先生沒有透露全名。

他表示,理解貿易戰是一個大問題,但中共政府仍然可以做很多工作來幫助他們緩解壓力。“我們不認為它們這樣做。相反,來自中共高層的壓力讓我們感到窒息。”

8月20日,中共決定自2019年1月1日起,由稅務局徵收五險一金等各項社會基金費用。

個稅改革雖能略微減輕民眾的稅賦,但社保改革卻會顯著加重企業和民眾的負擔。學術界和企業界都批評,中共的改革是在進一步壓迫中小型企業和百姓的生存空間。

胡先生對南早表示,稅務新規迫使他每月支付100萬元的額外費用,這可能會使他的公司陷入困境。

貿易戰若升級中國流失工作會更多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大範圍提高對華關稅後,一大批依賴美國市場並採購中國產品或零部件的各國企業,不得不開始在東南亞、南亞地區新建工廠,替代其中國產品。明年開始美國零售企業對中國的訂單可能開始減少。

CNBC新聞9月11日報導,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Co.)經濟學家在一份研究報告中表示,如果美國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25%的關稅,中國(中共)通過將人民幣貶值5%,並對美國商品徵稅進行報復,就會導致中國70萬人失業。

深圳當代社會觀察研究所所長劉開明在香港媒體《東方日報》刊文說,假設川普政府9月初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徵收高關稅,中國南方出口加工重鎮的深圳必然首當其衝,進而衝擊香港、珠江三角洲,乃至全中國經濟,可能使中國經濟失去增長的動力與泉源。

劉開明表示,如果未來中國的貿易環境不穩定,越南、印度、印尼等國家合力再從中國挖走訂單和生產線並非危言聳聽,這將造成大量工人失業。

摩根大通表示,如果美國對所有中國進口商品徵收25%的關稅,而中方實施已經公布的報復性關稅,將導致中國550萬個工作崗位流失,以及GDP增長下降1.3個百分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許禎祺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