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邊境難民激增 加拿大難民系統要崩潰了

加拿大難民申請聽證會的等待時間在過去兩年增加了三成之多,目前的審理時間需要20個月。這是因為超過30,000名尋求庇護的難民通過未經許可的過境點抵達邊境,這給該系統帶來了巨大壓力。

移民和難民委員會(IRB)對移民數量感到不知所措,這導致他們只能完成非法進入魁北克省的27,674份庇護申請中的15%。從2017年2月到2018年6月期間,大部分過境點發生在魁北克省並且難民們大部分都選擇同一個地點:靠近St. Bernard-de-Lacolle的一個區域。

由此產生的積壓案件增多,這使得尋求庇護的難民隊伍不斷壯大,人數不斷增多。根據1985年最高法院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關於辛格(Singh)的判決,加拿大境內的所有難民申請人都有權進行口頭聽證。

在美加邊境非法越境的尋求庇護的難民,他們最終面臨與所有其他難民申請人相同的問題,例如:他們是真正的難民嗎?他們擔心在本國遭受迫害嗎?等等。IRB的數據顯示,最終案件中不到一半的難民申請者,也就是1885人能被接納為魁北克省的合法難民,這個數字大大低於加拿大所有難民案件的比例。

但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的另一份數據顯示,只有少數被拒絕難民身份的人被驅逐出境。 CBSA表示,自2017年4月以來,在這些通過非法入境魁北克省的難民中,只有157人被驅逐出境,也就是說大約每200人中只有一人被驅逐出境。據CBSA稱目前他們正在審核另外582人,這些人也正在面臨被驅逐出境的結果。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表示,在加拿大全國範圍內,已將2017年4月非法入境的32,173人中的398人驅逐出境。其中146人被遣返回美國,其餘人則被驅逐到包括海地在內的53個其他國家(53),哥倫比亞(24),土耳其(19)和伊拉克(15)。

難民律師Lorne Waldman表示,相對較少的驅逐出境僅僅是該系統的一個指標。他說:“我並不感到驚訝,因為案件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通過系統。因此,一年前來的人,如果系統有效運作,他們應該排在系統的最後,如果他們的要求被拒絕,可能會被驅逐出境。

但邊境局勢給加拿大已經緊張的難民決定系統帶來了壓力。難民申請聽證會的預計等待時間目前為20個月,這個數字遠高於在難民湧入之前的2017年9月的16個月,以及2016年9月的14個月。

自去年以來,已有數萬人湧入加美邊境。最初,許多邊境過境者是海地人,他們是在2010年海地大規模地震後獲得的臨時保護身份(TPS)而生活在美國的難民。當川普政府宣布打算終止對海地人的保護時,在那裡的社區傳播說,如果他們向北前進並進加拿大,他們可以在加拿大申請到難民身份。

但這樣的申請並不簡單,並不是說這些難民到達邊境,然後申請難民就可以了。由於加拿大和美國這兩個國家被這些難民認為是安全的理想居住地,所以兩國政府制定了加拿大和美國之間的安全第三國協議。根據這個協議,兩國有權力拒絕通過官方過境點過境尋求庇護的難民。但是,由於該協議僅適用於通過官方入境點入境的人,所以難民們可以通過非官方,也就是非法過境的方式來到加拿大。因此,正是由於這個漏洞,成千上萬的難民來到了加拿大。

今年在聖伯納德德拉科勒(St. Bernard-de-Lacolle)過境的新的一批難民:奈及利亞人,他們都持有效的美國簽證。目前尚不清楚為什麼奈及利亞人選擇以美國簽證而非加拿大簽證旅行。但沃爾德曼先生表示,美國簽證比加拿大簽證更好用,因此許多奈及利亞難民獲得訪客簽證並用它們飛往美國。然後他們向北前往魁北克邊境,進入加拿大並申請庇護。

今年早些時候,移民部長艾哈邁德·胡森和政府高級官員前往奈及利亞直接向美國官員提出關於簽證的問題。胡森先生說,奈及利亞政府還承諾,即使他們的國民從美國邊境的官方入境點過境到加拿大之後,奈及利亞政府也不鼓勵其公民在加拿大申請庇護。

2017年2月至今年6月期間,IRB已經在魁北克省完成了4,181份邊境檢察官的庇護申請(目前沒有更多的數據),其中只有45%(1,885人)通過申請。另有1,614件索賠被駁回,682件被放棄或撤回。

所接受的索賠數量遠遠低於加拿大所有難民申請的接受率。截至6月,IRB批准了自2012年12月15日以來所有處理過的庇護案件中的7,687件中的7,831件(佔57%),其中包括非法越境進入加拿大的難民提出的申請。另有55,567件索賠仍在審理中。2012年之前,當難民確定系統發生重大變化時,少量的難民申請單獨記錄在案。

作為2018年聯邦預算的一部分,政府投入了7200萬美元在IRB,用於多僱用64名工作人員,以加快處理時間。蒙特利爾難民律師米切爾戈德伯格表示,由於政府將更多資源用於此事,他樂觀地認為,難民申請的處理時間將開始減少。

但是保守派反對派卻關注另外一個問題:驅逐程序可能需要更長的時間,特別是如果難民選擇用儘其所有上訴權,選擇對被拒的移民申請進行上訴。保守黨移民評論家Michelle Rempel說:“我們的難民申請制度,導致我們的難民申請案件積壓多年。這使得我們沒有一個正常運作的系統,去審核並驅逐那些沒有合法理由留在加拿大的人。這樣的效率是完全不合理的。”

然而,NDP移民評論家Jenny Kwan說,Rempel女士擔任內閣部長的前保守黨政府也應該為IRB的延誤負責。她說“從保守黨到自由黨,這個制度已經存在很多年的壓力。歷屆政府都沒有相應地為IRB提供資源,以便他們能夠完成工作,“

在此期間,等待申請結果的難民不得不尋找住宿,這導致數千人前往多倫多。在那裡,該市已經支付了大部分難民住在酒店房間,宿舍和無家可歸者收容所的費用。渥太華承諾支付5000萬美元用於支付各省的費用,這其中,魁北克省收到3600萬美元,安大略省收取1100萬美元,馬尼托巴省收取300萬美元。但多倫多和安大略省一直在敦促聯邦政府支付更多費用,省級進步保守黨政府要求償還2億美元。

瓦爾德曼先生還表示,政府必須採取更多措施來解決IRB的延誤問題,因為漫長的等待成為了這些非法難民的護身符。他們知道他們可能會在加拿大度過多年,因為他們的申請一直存在於該系統中等待被審核,這使得他們有更充裕的時間生活在加拿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約克論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