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邱會作揭秘:林彪死後毛澤東異常興奮說一句話 和聽到蔣介石去世驚人反差

林彪之死,驚天動地,震動全球。人們從來不知道毛澤東聽到林彪死亡的消息以後的第一反應是什麼。坊間有一些傳說,如說毛很悲戚,說毛摔東西,說毛抄詩寄哀思……現在,邱會作將軍告訴了我們:毛澤東的態度是兩個字:高興,而且非常高興。這樣的態度完全超乎人們的想像,不能不讓人毛骨悚然。

1945年,毛澤東在重慶向國民政府主席蔣中正(蔣介石)敬酒。(網路圖片)

提要:毛澤東一生最大的敵手應當是蔣介石。當得知蔣介石病逝的消息時,毛澤東並沒有高興,相反一臉的凝重。而自己親自選定的“接班人”和“親密戰友”林彪一家突然慘死了,毛澤東卻異常高興……

邱會作說:“從(9月)15日晚起就變了,當得到我駐外蒙使館關於林彪等人全部在溫都爾汗摔死的報告,毛主席要汪東興在政治局會議上傳達了一句話:‘林彪幫了我一個很大的忙’……”(《邱會作回憶錄》,香港新世紀出版社,2011年版,頁786)汪東興向大家說:“主席知道林彪死了,很高興!還與我們碰了杯。並且說了‘感謝林彪幫了一個大忙。’”(《邱會作回憶錄》,頁798)。

林彪之死,驚天動地,震動全球。人們從來不知道毛澤東聽到林彪死亡的消息以後的第一反應是什麼。坊間有一些傳說,如說毛很悲戚,說毛摔東西,說毛抄詩寄哀思……現在,邱會作將軍告訴了我們:毛澤東的態度是兩個字:高興,而且非常高興。這樣的態度完全超乎人們的想像,不能不讓人毛骨悚然。

在中共九大上,毛澤東親自選定林彪為“接班人”並寫入黨章。(網路圖片)

邱會作說:“從(9月)15日晚起就變了,當得到我駐外蒙使館關於林彪等人全部在溫都爾汗摔死的報告,毛主席要汪東興在政治局會議上傳達了一句話:‘林彪幫了我一個很大的忙’……”(《邱會作回憶錄》,香港新世紀出版社,2011年版,頁786)汪東興向大家說:“主席知道林彪死了,很高興!還與我們碰了杯。並且說了‘感謝林彪幫了一個大忙。’”(《邱會作回憶錄》,頁798)汪東興說,毛和工作人員舉行了慶祝會,很高興地喝了酒,“為林彪的死乾杯!”(參見《邱會作回憶錄》,頁788;《心靈的對話——邱會作與兒子談文化大革命》,頁627)毛不僅自己高興,還把自己的高興傳達給政治局的委員們,他要讓大家都知道他高興,讓大家和他一起高興。這就是毛澤東對林彪死亡的第一反應。

和毛澤東同樣高興的是“四人幫”及其一夥,還有汪東興,他們“手舞足蹈、興高采烈”。有一天政治局開會後,張春橋特地買了瓶茅台酒與政治局成員碰杯,表示熱烈慶賀。這種“高興”,是遠離人性的,但是,卻符合“毛性”,是典型的“毛性”。面對林彪死亡,高興的是極少數。

“葉劍英看到他們(指‘四人幫’)的這種表演說:‘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沒有什麼值得慶賀的!’姚文元紅著臉叫:‘難道這不是好事嗎?’葉帥嚴肅地提高嗓音說:‘是好事,也是醜事。共產黨中央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國防部長叛國逃跑,在國內、國外將產生什麼影響?’這幾句落地有聲的話,駁得他們啞口無言,低頭不語。”(《李作鵬回憶錄》,香港北星出版社,2011年,頁511)

“葉劍英管軍隊的第二天就召開軍隊高級幹部會議。毫無思想準備的元帥們突然聽到林彪叛黨叛國自我爆炸摔死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整個會場頓時陷入死一般沉寂之中。”(《周恩來得知林彪摔死後真實反應》,紅軍之鷹吧)

黃永勝則扯肝裂肺地吼叫:“他媽的!跑什麼跑?!”(《軍人永勝——原解放軍總參謀長黃永勝將軍前傳》,香港新世紀出版社2010年版,頁563)

中國大多數民眾的態度是怎樣的呢?——普通民眾的反應基本相同,僅舉一例:上海社科院歷史所研究員金大陸至今還記得,他在一個冷風颼颼的夜晚,在復旦大學的門口聽到了林彪案發的消息,“像天崩塌了一片,我渾身哆嗦著走回家。”(《中國新聞周刊》,2011-08-19)還有無數的民眾在想:天啊!毛主席的臉該往哪兒擱啊!還有一些典型表現,如彭德懷,非常值得回味,本文不贅。

同情與悲憫是人類的基本情感,也是人道與人性的具體表現。對以上的這些態度簡單地加以分析,很容易發現,凡是與毛澤東靠得近的,是高興,乾杯。顯然,這離開正常的人性實在太遠了。與毛澤東離得遠的,態度則大不相同,或大驚,或大罵,或彷徨,或不知所措,這是人之常情。應當說,毛澤東的這種表現是極其不正常的,需要我們認真解讀,反覆思考。

面對如此冷酷的現實,人們有理由提出一個問題:毛究竟為什麼這麼高興?按照常人的感情,常人的道理,作為毛澤東,勝過自己親兄弟的“親密戰友”死了,自己親自選定的“接班人”死了,自己親手締造的黨和軍隊的第二號人物死了,而且死得那樣突然,那樣慘,一家人幾乎死光,作為掌門人,作為“一家之主”,能高興得起來嗎?

眾所周知,毛澤東一生最大的敵手應當是蔣介石。當毛澤東得知蔣介石死亡的消息時是什麼表現呢?

1975年4月5日,蔣介石因心臟病在台北寓所去世。毛澤東的警衛人員從收音機里聽到這個消息都十分高興,起床後,便將這個消息告訴了毛。出乎大家的意料,毛聽後並沒有高興,相反一臉的凝重。他對身邊的人說:“知道了。”

一個是異常高興,一個是一臉凝重,這是一個巨大的反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本文摘自第820期《華夏文摘》增刊,作者陳昭,原題為《打開中共黨史迷宮的三把鑰匙》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