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驚爆吳小平來頭可大了!民企已經被共產了!1元錢賣掉9億元股份

——秦鵬:吳小平說了大實話?中國民企應「離場」?

葉檀女士還舉例說,她遇到的一個做私募的朋友,投資了西北一家鉀礦,主動把控股權低價賣給國企。另一個例子,是上市公司金一文化,實際持有人鍾家兄弟以1元錢賣掉了市值近9億元的股份給北京海淀國資背景的海科金集團。滬深兩市的重大重組併購中,國企也是頻頻出手,收購民營企業股權,深市就有國有控股上市公司併購22單,交易金額956億元。

吳小平是屬於劉樂飛、肖建華這一群體的人(圖:吳小平網文)

這幾天馬雲退休,吳小平說“中國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的任務,應逐漸離場”,這兩件事情,在中國引起巨大反響。絕大部分人都相信,馬雲是面對民營企業家的危險,急流勇退。而是對吳小平的說法,雖然有很大一批人認為他代表了部分官方意見,但是也有很大一批人認為他是胡說八道、為了出名而嘩眾取寵。

按照我對中國金融界的了解,以及對中共2015年推出以“混合所有制”為代表的國企改革方案以來,這幾年發生事情的分析來看,吳小平說的是大實話,代表了中共官方的一部分真實意思:最近幾年在供給側改革和銀行貸款方面,民營企業本來就屬於劣勢,而現在為了應對面對經濟困難和內外部經濟壓力,中共肯定還會採取“國進民退”政策,即為了保護國企,首先會把民營企業犧牲掉。

一.吳小平並非泛泛之輩,也並非浪得虛名的自我包裝而是屬於劉樂飛、肖建華這一群體的人。

吳小平這個人的背景不簡單,他是著名投資銀行中金公司零售業務及財富管理業務創立者之一。而中金公司,一度是中國最大的國內投資銀行,前中共國家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曾經是其掌門人;

他也是中國最大互聯網配資金融公司聯合創始人,中國股市那些需要做融資融券、槓桿融資的人需要配資就需要找他,其實了解中國金融行業的人應該知道,在中國能夠做這個事情以及做到這麼大的規模顯然有深厚的證券、銀行金融背景,甚至背後有更大後台。網上笑話他,說他這個配資公司是2015年股市暴漲暴跌的幕後操縱者之一,因此被處罰,但是忘了另一點,那麼大的事情,他僅僅罰一點錢全身而退,這是有大背景的人。而且,我們知道能夠在中國股市掀起那麼大風浪的都是肖建華、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也是參與救市後來被發現捲入砸盤的中信證券的董事,那樣的重量級人物,而吳小平與他們是屬於一波的。

他還是著名財經網站和訊網COO,和訊論壇網是中國十大著名財經網站,是最早的專業財經網站之一,目前已經發展成為中國最大的在線及移動財經服務提供商。

二.吳小平的說法與中共的《國企改革方案》的主旨幾乎一樣。

很多人覺得這篇文章“邏輯混亂,行文簡陋”,但是你還別覺得可笑,我今天看過何清漣女士2015年寫的一篇文章《何清漣:國企改革方案的風,姓私還是姓公?》、分析當時推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簡稱《國企改革方案》)。這裡面談了中共提出的所謂“混合所有制”的方案,雖然表述比吳小平的相對溫柔,但是核心意思與吳小平說的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其中有兩點特別值得注意:

一個就是私企可以拿錢購買國企股份,成為股東。但股權配置比例是以國有資本為大頭,私企只能處於從屬地位,沒有決策權與話事權。為了強調這一點,新華社還專門發表了《必須旗幟鮮明反對私有化》的文章。

另外一個,就是對效益佳、市場前景好的,國企將不請自來,主動上門收購部分股權或殼資源。躲是躲不掉的。第十八條稱:“鼓勵國有資本以多種方式入股非國有企業。充分發揮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的資本運作平台作用,通過市場化方式,以公共服務、高新技術、生態環保、戰略性產業為重點領域,對發展潛力大、成長性強的非國有企業進行股權投資”。

你們看看,這個指導意見,與吳小平那個認為私營企業就是為了國企發展當配角的說法是不是一樣?

三.中共推出的這個“混合所有制”的計劃實施結果如何?實際上,遠比外界想像的迅猛,很多著名企業家最後都不得不就範。

“混合所有制”方案推出後,當時的主要民營企業,包括那些著名互聯網企業都非常反對。比如,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對新浪表示,“如果要混合,一定是民營企業控股,或者至少我要相對控股”,“如果國企控股,不等於我拿錢幫國企嗎?那我不是有毛病嗎?不能幹這個事。”所以,我們看到2015、2016年,萬達、海航、復興、安邦為代表的私營企業大規模投資海外,要逃跑。

但是結果怎樣?這些巨頭都遭到了清算。萬達被迫拍賣資產,收回海外資金,王健林個人宣布到貴州15億元扶貧;復興郭廣昌則是到了陝西扶貧;我們知道這兩個省都與中共最高層有關係。海航除了拍賣資產,王健還離奇死亡;安邦吳小暉覺得自己是鄧小平孫女婿,不服氣,結果坐牢了,資產被中共國資廉價接管。那些互聯網大佬們包括劉強東、馬雲聲稱自己的財產要捐給國家,劉強東、馬化騰穿著紅軍服到延安朝拜。至於幕後交易吐出來給國企和中共高層權貴的就不說了。這一點,馬雲說的很明白〝中國的企業家確實沒有好的下場。〞

所以,不在於吳小平的奇葩文章的邏輯通不通,現實恰恰如此,在中共“黨管一切”,“國有資本是黨的執政基礎”面前,民營企業真的是配角、陪太子讀書的角色。而且,中共對民營企業的這種態度,也與馬克思原教旨主義說的共產主義就是要“消滅私有制”一脈相承,雖然血淋淋,但是活生生。

四.無獨有偶,其他經濟分析人士也認為中共會犧牲掉民企保護、發展國企

今年7月份,中國財經分析人士葉檀,寫了一篇文章《今後只有國企和外企有生存空間》,用最近兩年的經濟數據分析了國企的現狀和前景。她指出,去年國企營收50萬億元,利潤2.9億元,同比增長14.7%和23.5%,今年6月國企利潤2018.8億元,同比增長26.4%,3月份更創下1600億元的歷史高點記錄。這是五年以來最好的水平。

最近幾年的中共的供給側改革以及信用收緊,首先讓國企、央企過上了好日子。對企業未來發展最重要的投資方面,國企投資量在上升,民企投資增速在下降,2016年民營資本投資增長率僅3%,而國有投資裡面,80%是靠的政府投資的基礎建設。今年也一樣,銀行的主要貸款方向,還是大城市投資公司與大型國企。銀行壓縮表外業務,首先壓的對象就是高負債的民企:股權房產質押通道被堵,P2P一關,有些民企連高利貸也借不到了。對民企來說,這兩年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葉檀女士還舉例說,她遇到的一個做私募的朋友,投資了西北一家鉀礦,主動把控股權低價賣給國企。另一個例子,是上市公司金一文化,實際持有人鍾家兄弟以1元錢賣掉了市值近9億元的股份給北京海淀國資背景的海科金集團。滬深兩市的重大重組併購中,國企也是頻頻出手,收購民營企業股權,深市就有國有控股上市公司併購22單,交易金額956億元。

葉檀女士說,“明眼人清楚,民企能夠解決就業、加強市場競爭,只有極少數人瘋狂到想消滅民企”。但是國企有政府兜底信用好,所以每次收槓桿,打壓的只能是民企。

五.吳小平為什麼這麼說?我們不好猜測,但恐怕不是空穴來風。

在中共的歷次運動中,都是面對內部外部危機,煽動新一輪的搶劫、殺戮,都是一些才學粗淺、品行惡劣的人得勢,每次也都有許多人試圖趁著動蕩出頭,躍躍欲試,撈取資本。近幾年衝鋒在輿論維穩前線的周小平、花千芳、孔慶東、司馬南等等,都是瞅準時機,賣身投靠、一步登天的典型。

現在中國經濟下滑嚴重,各地財政出現了困難,但是對外大撒幣不斷,加稅新招數不斷湧現,各種割肉、割韭菜、剪羊毛、拔鵝毛、殺肥豬風行,各行各業里形形色色的流氓地痞,已經聞到味了,此前被壓抑的慾望野心和力量,現在開始摩拳擦掌躍躍欲試,夢想著新一輪投機登天。這就是很多人說馬雲明智,再不走可能就是牆邊去了—-像海航王健那樣危險了。

那麼吳小平是不是這一類聞風而動的?不知道。但是,結合現在這個大環境,以及中共這些年的所作所為,人們確實有理由相信,吳小平的說法代表了中共官方想說但是不方便說的意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