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馬雲公布退隱計劃 —— 理想就是用來破滅的

馬雲(Wang He/)

這兩天,關於馬雲退休的話題很火,很多人來問我怎麼評價這件事?說實話,我沒資格評論。為什麼沒資格評論?因為,對於這個一直在刀鋒跳舞的人來說,任何的評論,無論是表彰還是污衊都不足以將他這次選擇詮釋清楚。

我們看到的馬雲,都是媒體描繪的馬雲。這些媒體描繪的馬雲,無論是大象的鼻子也好還是大象的耳朵也好,都不是真實的馬雲。分析馬雲,無論是從什麼角度,我們得出的結論都不會是客觀而全面的。因為我們知道,在中國這個國度有著與眾不同的生存遊戲,而馬雲恰恰是這個生存遊戲中不斷闖關成功的一個選手。

我不知道大家看過電影《飢餓遊戲》沒有?那個生存遊戲看起來雖然像個闖關遊戲,實際上卻是一個關於規則的思考。規則的制定者為什要制定那種殘酷的規則?而且規則還可以一改再改?參加的遊戲的二十四個人都是相似的善良的反叛者,他們從被放逐到那個叫arena的地方的第一刻開始,大家就共同非暴力不妥協,不配合,不遵守遊戲規則,遊戲的主辦方又該怎麼辦呢?當年我看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就一直在想:這個遊戲里體現的東西怎麼那麼像中國?在中國,我們普通老百姓只能夠適應潛規則,遵從血酬定律,從而避免使自己受到傷害,這是我們每個人不願意承認,但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假使我們不遵從這種規則又會怎麼樣?

《飢餓遊戲》這部電影里,為什麼會設計這個生存遊戲?其實,這項遊戲的出現是統治者為了顯示權力的肌肉。這個遊戲中一切都是可以操控的,規則的制定者甚至可以在遊戲的進程里隨意加入火災、陷阱等難關,甚至可以改變天氣、釋放野獸等等。儘管遊戲場arena中的地理環境、天氣、生物、時間等自然條件,是由電腦程序實現設定的,但是,如果規則制定者認為比賽進度過慢或者缺乏刺激場面,他們可以製造出野獸來攻擊參賽選手。飢餓遊戲與其說是一場遊戲,還不如乾脆說,這是統治者為了展示自己的力量的恐怖宣傳。統治者要用這種形式向施惠國的人民說明一個關鍵的問題:如果都城凱匹特中的領導想讓某個選手去死,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容易。這才是遊戲要達到的效果:恐嚇人民。所以說,從《飢餓遊戲》聯想到馬雲,有人說馬雲是為了“保命”、有人說馬雲是“禪讓”,其實,他究竟是為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我看來,他不過是想在某個遊戲中爭取生存下來而已。

我們這個時代,所有人似乎都對政治避而不談。於是,這個國家表層繁華下的暗流是很難顯現出來的。在這點上,我們的現實遠遠不如《飢餓遊戲》中的那些場景那麼直觀。很多東西不直觀就意味著你要猜測,而猜測總有錯誤的時候,而這種錯誤往往會讓你失去一切,甚至生命。於是,這就形成了一種你能感受到的無時無刻不在的恐怖。在這種恐怖中生存的人總要在某個時間點做個選擇,要麼皈依罪惡,要麼閉耳塞聽相信謊言。

我們這個時代,人們為什麼要像《生存遊戲》中的選手一樣做出選擇?其實,吳思的《血酬定律》給出了很殘酷的答案:人,精於趨利避害的理性算計,以追求著利益最大化。所以,在吳思的筆下,“劫富濟貧”是經濟上划算的買賣;貪官污吏是在帝國的權利格局下“不好過分責備”的行為;當冤大頭是老百姓最合算的選擇,而當貪官污吏則是官吏最合算的選擇;地霸、嘈口、白員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在吳思看來,一切似乎都無關於道德,一切都可以是關乎利害格局。以前,我對吳思《血酬定律》很是不感冒,覺得他的書深度不夠。但是,最近這兩年,我越發的感到吳思以某種不明說的規則來分析中國歷史,無論觀察的角度是“潛規則”還是“血酬”,都以利益計算為主要的視角。而他的視角不僅僅是針對歷史,還指向了當代,儘管不完全正確,但很多地方也是切中要害。

就這次馬雲的辭職來說吧,對於馬雲來說,無論是他退休的真正目的是什麼,退一步總比不退的好。早上我看有人說馬雲一年前對川普還豪言壯語要給美國創造一百萬個就業崗位,誰知,一年後他自己就下崗了,這應該算是一種理想破滅吧。其實,理想是用來破滅的,人的能力和意志力存在巨大的差異,即使是同一個人,能力和決心也在不斷變化。《飢餓遊戲》中的很多人不一定是死於能力,而是死於對規則的不理解,或者說是求勝的慾望太強烈。

有人說馬雲是英雄遲暮,其實,英雄這種東西,本來就是非常時期的非常之物,馬雲是經濟遊戲的成功者。而現在經濟遊戲讓位於其他遊戲了,現在的這個遊戲里不需要英雄,也沒有英雄的位置,這個遊戲只需要英雄的財富。所以,馬雲將財富交給別人去打理,自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將原有的理想破滅去實現一個新的理想,這也是件很划算的事情吧。

他是個聰明人,知道進退,理不理想的不算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