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每次回家都催婚 你們知道現在結婚有多難嗎?

現在結婚有多難?(Pixabay)

按中國的傳統說法,這個表哥算得上是三代單傳:他爺爺沒有兄弟,只生了我大姑丈一個兒子,另外還有個女兒;而他自己更是獨生子女,兄弟姐妹都沒有。現在眼看他都年過三十了還是條單身狗,我大姑和大姑丈自然是急得不行,天天念叨著讓他趕緊找個女朋友趕緊結婚趕緊生孩子。我表哥從小是個內向的人,不管爸媽催得多急,他都很少說什麼話,一般就是隨口答應兩句,可是都好幾年了也沒點動靜。

上星期是大姑丈的六十歲生日,在深圳上班的表哥和我家一起,回到家鄉去為他爸做壽。大姑丈一生勤儉,但畢竟是六十大壽,場面還是不小,在縣城最好的酒店擺了五桌,親戚和要好的朋友都到了。酒席上大家自然是祝福大姑丈健康長壽,以及近年來每次聚會都要提起的——早日抱孫、等著喝你兒子的喜酒……

大姑丈聽了這話,還是笑著說“一定一定”,但我覺得他笑得已經沒有前幾年那麼自然了。大家又把目光投向表哥,七嘴八舌地問什麼時候把女朋友帶回家給我們看看?有計劃結婚了嗎?表哥依舊是靦腆著說我一定抓緊,很快的……反正都是說了很多次的套路問答。不過這次,大姑丈的一個老朋友,大概是喝多了,又說多了兩句:“小明啊,我和你爸是一塊長大的,今年他60了,我59,我都兩個孫子了,他還沒個著落,本來你爸說,按我們家鄉的規矩,沒抱上孫子不好意思做六十大壽,還是我勸他說十年才做這麼一次……小明,你們年輕人要多為爹媽著想啊!”這話讓本就不善言辭的表哥不知說什麼,只能機械地應著,每個人都能看出他的尷尬。

第二天是周末,我們家又多呆了一天,大姑丈一家帶著我們去遊覽了幾處山水。晚上回到他家,閑聊著大姑丈又開始說起表哥:“小明,找對象的事我們大家都說得夠多了,你到底有沒放在心上?我都60歲了!你什麼時候才能娶個老婆,生個孩子?”

表哥還是不說話,大姑丈急了:“你是存心要氣死我是不是?想讓我到進棺材也抱不上孫子是不是?”這話說得重了,我剛要勸解兩句,沒想到表哥突然暴發了!

“每次回到家都催我結婚,打電話也是催結婚,就知道催,你們知道現在結婚有多難嗎?還以為像你們那時候,買床被子就可以結婚了?”

大姑丈說:“那你想要怎樣才肯結婚?今天你舅也在這,你倒是說說看,要有什麼才能結婚!你缺什麼,我去辦!”

“爸!您就別再說了,現在我沒房沒車沒事業,什麼也沒有,拿什麼去結婚?人家女孩子看得上我嗎?您再等幾年,等我條件成熟了自然就考慮結婚了行不行?”

“家裡這不有房子嗎?你現在工資不也有一萬了,怎麼叫什麼也沒有呢?我和你媽是老了,但也還不用你養,你趁早生了孩子還能給你帶,怎麼就不能結婚了?”

“我在深圳上班,家裡有房有什麼用?一個月一萬的工資,拿到手才多少?要扣社保你知不知道?要扣稅你知不知道?租房要多少錢你知不知道?除去這些我還要吃飯,還要坐車,我還能剩幾個錢?就算能找到女朋友,哪還有錢去談戀愛?再說了,沒有房子,我拿什麼去找人結婚?”

“這,這,現在的女孩,也不是個個都只看錢的吧?就找不到一個有感情的嗎?”

“呵呵,有感情的,那是想找就能碰得上的嗎?再說了,我現在天天加班到八九點,完了還得走路去地鐵站再坐地鐵回去,光是上班都很累了,哪來的時間和力氣去陪女朋友?”

表哥越說越激動,平時沉默寡言的他像是換了個人,停不下來:“就算我結婚了,那你們又得催我生孩子了吧?生下孩子誰來養?怎麼養?我現在住的地方你也去看過,那種地方能結婚生孩子嗎?我自己一個人是無所謂,哪裡都能住,但我能結了婚讓老婆也住城中村嗎?就算老婆願意,我也不願意自己的孩子生下來住在那種地方!每次我在樓下看到小孩子的時候,你知道我是什麼感覺嗎?悲哀!就是悲哀!如果我的孩子生下來就要生活在那種地方,我寧願不要孩子!”

大姑丈說:“大家不都是這麼過的嗎?那就都不結婚,都不要孩子了?”

表哥很不耐煩的樣子:“你們那個時候,大家都這樣,沒有比較,也就沒什麼。而現在呢?別人有房子,有車子,你沒有,你拿什麼去結婚去生孩子?孩子生出來了,別人的孩子可以住小區房,可以一個月花幾千塊錢去上什麼班什麼興趣課,自己沒錢,讓孩子受委屈,我為什麼還要生他下來?”

“先成家再立業嘛,以前我和你媽結婚的時候,還不是什麼都沒有?還不是把你生下來了?如果我們當時也像你這麼想,現在就沒有你了!”

“說真的,有時候我真的寧願沒有我,寧願你們沒有把我生出來,我真的覺得好累,我不知道活著是為了啥……”

表哥說出這句,大姑丈頓時沉默了,所有人也都沉默了。表哥意識到自己說錯了,想要解釋一下,張開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幾天後,大姑在電話里對我爸說,聽到表哥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她心痛得想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步行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