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為逃避當紅軍 蘇區百姓不惜自閹自殺

蘇區民眾怕當紅軍,有人到裝病、自殘自殺以逃避兵役的地步,「有一個農民,怕當紅軍,故意將自己的生殖器弄壞,或者乾脆投塘跳河自傷自殺了」

戰爭傷亡不斷,人們的參戰激情也隨之下降,從1933年開始,蘇區群眾開始躲避當兵或當逃兵。(網路圖片)

核心提示:到後來甚至有的人發展到裝病、自殘自殺以逃避兵役的地步,“有一個農民,怕當紅軍,故意將自己的生殖器弄壞,或者乾脆投塘跳河自傷自殺了”

從1933年開始,隨著國軍對中央蘇區的圍剿,紅軍兵力損耗嚴重,僅靠上述“自願”參軍遠遠不能滿足紅軍與國軍作戰的要求。同時由於對紅軍優待政策並沒有得到很好的執行,翻身農民參軍的熱情不斷下降。於是,迫於生存的壓力,紅軍逐漸開始強迫老百姓當兵。

戰爭傷亡不斷,人們的參戰激情也隨之下降,從1933年開始,蘇區群眾開始躲避當兵或當逃兵。

據1933年江西蘇區政府的通令反映:“江西全省動員到前方配合紅軍作戰的赤衛軍模範營、模範少隊在幾天內開小差已達全數的四分之三,剩下的不過四分之一,所逃跑的不僅是隊員,尤其是主要的領導幹部也同樣逃跑,如勝利、博生之送去一團十二個連,而逃跑了十一個團營連長,帶去少隊拐公傢伙食逃跑。永豐的營長政委也跑了,興國的連長跑了幾個,特別是那些司務長拐帶公家的伙食大批的逃跑。”(《江西革命歷史文件彙集(1933-1934年)》,中央檔案館、江西省檔案館編印,1992,第107頁)

1934年“(於都)大部分模範赤少隊逃跑上山,羅凹區十分之八隊員逃跑上山,羅江區有300餘人逃跑,梓山、新陂、段屋區亦發生大部分逃跑,有的集中一百人或二百人在山上,有的躲在親朋家中”、“(新陂區密坑鄉)精壯男子完全跑光了”(《於都發生大批隊員逃跑》,《青年實話》第111期,1934年9月20日)

而據李一氓回憶,“四十歲以上的男人很多都陸續地跑出蘇區,到國民黨區投靠親友。有時搞到一點什麼東西,也偷著回來一兩次接濟家裡。因為他在家裡實在是難以活下去。……這種逃跑現象各縣都有,特別是那些偏僻的山區裡面,跑起來人不知鬼不覺。”(《李一氓回憶錄》,人民出版社,2001,第156頁)而且逃跑的規模越來越大,“十餘天來,各區群眾向白區逃跑現象日益發展,從一鄉一區蔓延到很多區鄉,從數十一批增加到幾百以至成千人一路出去,從夜晚‘偷走’變而為明刀明槍的打出去,殺放哨的,甚至捆了政府秘書走。”(《關於資城事變問題省委對資溪縣委的指示信》,石叟檔案008222/3745/0247)

到後來甚至有的人發展到裝病、自殘自殺以逃避兵役的地步,“有一個農民,怕當紅軍,故意將自己的生殖器弄壞,或者乾脆投塘跳河自傷自殺了”(1934年9月21日《紅色中華》第236期,第6版,轉引自王連花《動員與反動員:中央蘇區“擴紅”運動》)。可見人們對當紅軍的恐懼已經到了何種地步。

對於蘇區群眾從積極參軍到逃跑甚至自殘的這種在轉變,曾經在興國負責擴紅的劉守仁回憶說:“擴紅初期人們自願報名參軍,然後是要動員報名參軍,最後被強制報名參軍;而有的人則躲起來或乾脆跑到外地去,甚至跳河自殺,有的人被擴進了紅軍,半途上又跑掉了,即使捉住槍斃,也仍有人開小差。”(劉守仁口述,田惠整理:《興國“擴紅”》,《黨史縱橫》2006年第6期)

摘自光明網,略有刪節。原題:真相!江西蘇區百姓當年並非踴躍當紅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光明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