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名字的禍患

在中國封建社會裡,取名時除了因避諱要注意字音之外,更要提防因字義造成的“犯上”或“謀反”等不當聯想。即使到了近現代,仍不時出現一些因“名”賈禍的故事,文革尤甚:

1、文革中電建公司有一摘帽右派李工,他家有三個小孩,老大取名李麥,老二李稻,老三小名豆豆。文革開始後領袖寫了“要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李工被揪出來接受批鬥,會場上一位老工人對著他義正詞嚴地批判道:“李××,你滿腦袋都是資產階級臭思想,給孩子取名都是大米、白面,全是……細糧。”李工在批鬥台上接受批鬥時,掙扎著抬起被強按著的頭顱,忍不住反駁了一句:“我們家老三叫豆豆,大豆可是粗糧。”

2、包四中的一個教師,按時間的先後次序,為三個孩子分別取名為:“建國”“建民”“建黨”。“文革”中,有人檢舉說他想“建立國民黨”。因為其三個孩子名字最後一個字連起來就是“國民黨”,所以,這位教師被冠以“反對共產黨,妄想變天”的罪名,被打成“歷史反革命”而判刑八年。

3、我有個同事叫蘇美德,文革中他因為這個名字吃盡了苦頭,一次在批鬥會上被質問的汗流如注。一個造反派說:“蘇就是代表蘇修社會帝國主義,美就是美帝國主義,德就是德國納粹!你的野心何其大也!”革命群眾激憤地高喊“打倒蘇美德”的口號,此起彼伏。

4、老鄰居劉大夫有兩個孩子,原先一個叫“光宗”、一個叫“耀祖”。文革來了,要破四舊。他給孩子改名,一個叫“衛東”,一個叫“衛彪”。1971年,林彪事發,亡命溫都爾汗,劉大夫慌忙去派出所給“衛彪”改名為“衛江”,以為這下萬無一失。1976年,“四人幫”被粉碎,劉大夫感覺“衛江”這個名字也不妥,又去派出所想把“衛江”改為“衛華”。三番五次,派出所嫌麻煩,沒給辦,二小子今年五十了還叫“衛江”。

5、妻子1977年去哈爾濱鍋爐廠出差,在招待所遇到了一個南方來的女士,當妻子問到她的姓名時,那個女人羞赧萬分,悄悄地告訴妻子說:我叫“王光美”。幾天後熟悉了,那個女人對妻子說,她為父母給她起的這個名字懊惱萬分,文革中孩子入托、讀書報名、參加少先隊都沒少遇到麻煩,直至打到了“四人幫”,劉少奇平反後,情況才漸有好轉。

6、鍊鋼工人王白旦,既是黨員,又是造反派,完全合乎上邊要求,陰差陽錯地成了“九大”代表。陳伯達在召開某次中央全會時,覺得王白旦這個名字太俗,容易引起不大好聽的諧音,於是動了一番腦筋,把旦字下面加上一豎變成“早”字,於是王白旦變成王白早,中央委員“王八蛋”,就此成為歷史了。

時隔不久,陳伯達因追隨林副主席炮製“天才論”,惹惱了最高領袖,受到點名批判,很快便垮台了。中央委員王白早和他雖然沒有什麼組織聯繫,但他的名字是陳伯達給改的。為此很苦惱。

幸好,他的“苦惱”被“文革旗手”江青知道了,旗手當然是最珍愛造反派戰友的,於是幫他把“白”改成“百”,把“早”改成“得”,後來又叫王百得了。

萬萬沒有想到的是,1976年10月6日,“偉大旗手”和她的另外3位親密戰友,成了萬人唾罵的“四人幫”。萬幸的是,他和“旗手”僅有如此一面“改名”之交,在清查“四人幫”及其爪牙的罪行時,並沒有發現王白得和他們有多少牽連,王百得還原為王白旦,又當他的爐前工去了。

(本文略有刪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