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列寧是德國特務 靠德皇資助竊取政權

——列寧靠德皇資助發動「十月革命」

沒有德國的支持,列寧的布爾什維克黨就無法維持執政最關鍵的第一年(1917至1918),很可能也就沒有蘇聯的出現,沒有共產主義的崛起,也就沒有古拉格群島上千百萬遭受黨政機關迫害的死難者。

臨近2007年底,德國《明鏡周刊》第50期以列寧和德皇威廉二世、德文密檔和十月革命旗幟為刊頭圖,以十一頁文字和照片的篇幅重點刊登了該期的標題文章《德皇陛下的革命家》,封面副題則是《被收買的革命》,並附贈相關的影片光碟。

2007年是俄國十月革命九十周年。過去都以為共產主義革命跟馬克思、恩格斯兩位德國思想家有關係,現在才知道還有第三位重要的德國人物,就是德皇威廉二世。沒有他出錢出槍,擴大革命喉舌《真理報》,列寧的武裝政變絕無成功的可能。明鏡周刊組織了六位專業作者撰寫這篇文章,披露了歷史的真相,俄共布爾什維克領導人列寧與德皇陛下的黑白兩道人物串聯,獲得皇家政府暗中大量資助,成功地製造了十月革命。史料揭示,列寧想要顛覆沙皇,而威廉二世皇帝則要取得在東線的勝利。至今鮮為人知的密檔如今證實了在一戰期間這個合作的規模:德意志帝國接連數年以千萬計的馬克和後勤援助支持了俄國布爾什維克黨人。

一群簇擁著列寧的俄國革命者和一群簇擁著威廉皇帝的德意志帝國主義者,這恐怕是二十世紀最戲劇化的政治利用聯盟,後來終因利害衝突而以外交關係中止的形式結束了。這兩種意識形態的互相利用和結盟,是陰謀家和陰謀技巧的精巧結合。這些密謀者書寫了世界的歷史:沒有威廉二世對列寧的幫助,就沒有九十年前的十月革命。沒有德國的支持,列寧的布爾什維克黨就無法維持執政最關鍵的第一年(1917至1918),很可能也就沒有蘇聯的出現,沒有共產主義的崛起,也就沒有古拉格群島上千百萬遭受黨政機關迫害的死難者。

這個德俄之間骯髒的勾結是以共同的對立面促成的,就如一句古老的現實政治要訣所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德意志帝國跟布爾什維克首腦共同密謀反對沙皇尼古拉二世、協約國、法國和英國。最後,羅曼諾夫王朝的結局是德國的勝利和平與列寧的接管政權。柏林用馬克、武器彈藥支持了俄國的布爾什維克,結束了沙皇體制。德國外交部直到1917年底至少付出了2600萬帝國馬克,相當於今天7500萬歐元。

當沙皇尼古拉在二月革命中垮台時,流亡在瑞士的列寧確認,德國皇家機構有可能在戰爭期間讓他返回祖國。1917年4月17日,德國在斯德哥爾摩的情報機構頭目向柏林總部發出電報說:“列寧幸運地進入了俄羅斯。他已完全按照所願行事。”這時候他開始反對此時在彼得格勒當政的臨時政府。半年之後,列寧在十月革命中利用德國的資助掌握了政權。

很快,新成立的蘇維埃國家就跟德意志帝國締結了和平條約,和平帶給德國在東線的安寧,讓德國對東歐發生了巨大的影響力。威廉曾經夢想要建立起一個對抗西方的同盟關係或者友好結盟關係,就像二十多年之後希特勒和斯大林曾經簽訂的友好協議一樣。儘管這個同盟的兩方在協議中信誓旦旦,但是從來沒有忘記想要把對方送上絞刑架。史料證明了這一點:受德國皇帝支持的列寧卻去幫助德國的同志從事反對帝制的革命,而威廉二世則不僅支持布爾什維克,同時又去支持它的反對派。因利害衝突激化,德皇政府於1918年11月4日以一宗意外事件為借口,中斷了與俄國新政權的外交關係。雙方相互利用的陰謀同盟關係就此告一段落。

《明鏡周刊》文章詳盡敘述了一名愛沙尼亞的前布爾什維克分子,後來具有多重身份和面貌、往來於德俄之間的神秘人物——赫爾方特(Helphand)。從解密的檔案看,向德國情報機構介紹列寧、提議給其資助,穿梭往返聯繫,甚至攜款支付的角色都是此人,一名德國情報人員。明鏡發掘了歐洲多國的檔案資料,瑞典、瑞士和英國的安全機關檔案,普魯士警察機關的文獻,德國外交部和俄國檔案中的備忘錄、以及瑞士銀行的流水帳單。還有當時駐節俄國的歐洲外交人員留下的日記和筆錄材料。這些密檔和歷史文獻證據確鑿,令人信服地證實了列寧與德皇政府之間的真實關係。

“十月革命的一聲炮響,給中國人民送來了馬列主義”,今天我們才知道了十月革命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場革命。根據俄國學者的證實,進攻冬宮的浩大場面,都是後來的藝術化編造;實際只是一支不到兩千人的赤衛隊佔領了彼得格勒全市的戰略據點,部分武裝人員採取了逼宮行動,阿芙樂爾巡洋艦當時並沒有實彈炮擊,而是發射了一發禮花炮彈。政府武裝十分微弱,主張民主自由的臨時政府沒有任何抗拒就被赤衛隊逮捕了。十月革命不是人民的自發革命,而是是布爾什維克武裝隊伍向在二月革命中建立的合法臨時政府進行的“奪權”。

著名俄國馬克思主義思想家普列漢諾夫(1856-1918)曾是列寧的導師。可是十月政變使他看出了列寧殘忍狂暴的面目。臨終歲月,他口授了一份《政治遺囑》,預言了俄國社會的基本走向。結果很多內容都得到了歷史的證實。蘇聯解體後,這份遺囑重見天日,1999年在俄國《獨立報》發表,2000年中共中央《馬恩列斯研究》第二期翻譯出版了這份歷史文獻。

按照普列漢諾夫在《政治遺囑》中所述,列寧“為了達到既定目標什麼都幹得出來,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結盟”。為了奪取政權,列寧不惜同德國皇家政權的情報機構合作,領取他們的大量資助,使得布爾什維克黨有錢有槍,而且擴大了《真理報》這樣的輿論工具,影響了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而其他黨派沒有這樣的資助,沒有財力和武裝,沒有發行量巨大的報紙,根本不可能發生重大的影響。在列寧鼓動軍人反戰、教唆農民要求土地時,德國情報機構從各國發回的密電都報告說,列寧正在按計划進行行動。布黨奪權以後,立刻與德方和談,簽訂了布列斯特和約,將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大片土地拱手割讓給德方。按照和約的內容,這些土地是永久割讓的。只是後來戰爭雙方的力量對比發生逆轉,德軍全線崩潰,俄國意外地重新贏回了這些土地。列寧說過,沙俄帝國是各族人民的大監獄。其實沙皇政府對於革命者還是相對仁慈的。列寧被逮捕以後,沒有酷刑侍候,僅僅是判處流放。所謂流放,僅僅是送往西伯利亞地區,並沒有苦役和監禁,仍有相對自由。

根據旅美學者程映紅教授的介紹,列寧的母親寫信給沙皇當局要求照顧列寧的健康,獲准安排他到西伯利亞的北國江南地區蘇申斯克,這裡氣候溫和,衣食無虞。列寧來到這個地方,每天游泳、打獵、釣魚,主要是散步。每月享受八盧布的政府津貼。參加了一位流放同志的婚禮後,覺得應該藉此機會跟他的女友克魯普斯卡婭完婚。於是接來母親和未婚妻,到教堂舉行了婚禮。還僱用了一名當地女孩為他們一家煮牛奶做飯,新夫人則教女孩認字。這樣悠閑的流放生活簡直是後來被克格勃逮捕關押的囚犯們不可想像的天堂之夢。

列寧也曾被關押在監獄裡。很多中國人在小學時代都讀過《一天吃了六個墨水瓶》這篇課文。有一年,列寧被沙皇政府逮捕了,關在一間狹小的單人牢房裡。這房間黑乎乎的,只有一個窗戶透進一點微弱的光。在這樣的環境里,列寧仍然堅持學習和工作。他讓家裡人送來了許多書。他一邊讀書,一邊秘密的寫了不少傳單和小冊子,指導監獄外邊的革命鬥爭。列寧在監獄裡寫這些秘密文件,要是被看守發現了,就得延長期限。列寧想了個巧妙的辦法。他把麵包捏成“墨水瓶”,裝上牛奶,在書上空白的地方寫字。牛奶幹了,只要在火上一烤,字就會顯出來。列寧寫的時候非常小心,一聽見門響,他就把“墨水瓶”放進嘴裡大嚼起來。看守一天要來檢查好幾次從來沒有發現這個秘密。有一天,列寧在寫給同志的信里很風趣地說:今天真不走運,一連吃了“六個墨水瓶”。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沙皇的監獄比蘇聯古拉格寬容多了。列寧坐牢沒有從事過苦役勞動,還能讀書,指導獄外的革命活動。他甚至還有筆,能寫字,能抽空寫革命傳單和小冊子。列寧的行為如果被發現,僅僅是可能被延長關押,而不是吊打、反銬、小號站籠等酷刑。最令人們驚嘆的是,列寧有足夠的麵包和牛奶當作墨水瓶和墨水。

而在沙俄監獄裡受優待的到列寧和斯大林卻創建了古拉格勞改營模式,後來成為各社會主義國家勞改營的典範。數以千萬計的人民在勞改營中從事繁重的苦役,大量的人犯在飢餓、寒冷和病痛中死亡。其中包括許多詩人、作家、學者、科學家和藝術家。列寧、斯大林正是這一歷史罪惡的始作俑者。普列漢諾夫寫道:“列寧為了把一半俄國人趕進‘幸福的社會主義未來’中去,竟能夠殺光另一半俄國人”。

普列漢諾夫回憶,他曾經跟列寧一起談論過法國革命,列寧認為“雅各賓黨共和國之所以垮台,就是因為斬首機砍掉的腦袋太少了”。當時他以為這不過是列寧的玩笑話。後來奪權成功後,列寧真的大開殺戒,契卡(肅反委員會)殺人不眨眼。電影《列寧在1918》中,高爾基忍不住向列寧諫言,列寧發表了一番議論,“在生死搏鬥的時刻,誰能說明哪一拳是必要的,哪一拳是不必要的?”,以此謬論來為肅反擴大化濫殺無辜作辯解。

十月革命為世界人民描繪了人間天堂的理想,卻建立了歷史上罕見的人間地獄。列寧時代的恐怖屠殺和饑荒,斯大林時代的大饑荒和大瘋狂(逮捕和虐殺),東德的六一七鎮壓,波蘭的波茲南慘案和匈牙利的1956年事變,柬埔寨的大屠殺,都是這人間地獄的重大悲劇,不絕如縷。

歷史的教訓說明,蘇聯在倒塌前早已沒有人相信那些理想的謊言,即使這個政權擁有了氫彈、導彈和最先進的坦克和飛機,卻依然沒有保住黨的權力,帝國依然如普列漢諾夫的預言所說,“將像紙牌搭成的小房子那樣坍塌”,而且在它坍塌之時,幾乎沒有幹部站出來為黨抗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網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