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袁斌:欲加之罪無需用詞的中共

借用Historicize的話說,這事再確鑿不過的告訴國人:「當你真的碰上了事,你變成了各種負面新聞中的任何一個主人公,你在社交媒體上略一吐槽,社交軟體立刻告訴你:你已被逐出該社區,再見了,我的用戶。

網民僅僅關注轉發一件不能言說的事件,連遭三次蠻橫霸道與為所欲為的封禁微信號。

如果你在微信上關注並轉發了一件是凡具有公共意識和社會責任感的人都應該關注和會關注,但卻被官方禁止談論的新聞事件,你將面臨何種結果?網民historicize的遭遇為此提供了一個再好不過的答案!

historicize在“微信號被封禁之後”一文中披露,7月29日,他的微信公眾平台被禁言一個月。

在一臉懵逼中,他發起了申訴。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內,他一下子就被推到了資訊社會的邊緣。

申訴沒有結果之後,他只得默默接受了公眾號被封禁的事實。

誰知,8月14日,緊接著他的公眾號被封之後沒多久,他的私人微信號居然又被封禁一個月。被封后,微信錢包不能繼續支付,而如果要轉移資金,就要給公司支付手續費。

因為開學在即,諸多事項需要通過微信聯繫。他只得重新購買手機卡,重新申請微信號。費盡心思,他終於逐漸恢復了聯繫。

然而,8月24日,他的新微信號再度被封。所有聯繫方式再次被切斷。

這期間,沒有解釋,沒有申訴成功的可能,沒有認真地判斷和討論,僅僅是微信管理方單方面認為他的賬號‌‌“涉嫌傳播敏感資訊”‌‌,就讓他在微信世界中徹底消失了。整個處理過程,根本沒有道理可講,沒有法律可依,沒有辦法可用。面對霸道蠻橫的網路巨頭,他深感弱小與無奈。

為何連遭三次封禁?

historicize告訴我們:“僅僅是因為我關注並轉發了一件不能言說的事件。而這僅僅是一件,任何一個具有公共意識和社會責任感的人,都應該關注和會關注的重要事件。”

第三次封禁後,恰逢開學,新認識的很多同學聽說此事後,一位同學的第一反應是:你這個人有點危險啊,你一定幹了什麼壞事。

迫於學習需要,他又一次“搞到了”新的微信號。他沒時間去營業廳買新的電話卡,就聯絡了一個賣家,直接用五十多元錢買到了新號。他知道這不符合微信的使用規範,但是,在微信佔據大部分社交軟體市場,他身邊所有人都在使用微信的時候,作為一個被排除在使用範圍之外的人,他沒有多想。就這樣,他買了一個新號。

他明白,微信要所有用戶做一個“良民”,遮上雙眼,吃喝玩樂,勿談國事,對所有公共事件視而不見。

他接受了它的噁心的規訓,小心翼翼地使用剛買的新號,除了用它聯繫同學外,連朋友圈都少發。可沒過多久,這個號又消失了。由於是買來的號,它的密碼被修改,被拿走了。

幾次嘗試找回,還是無果。

心累。無語。

“一個個體,在面對龐大的巨頭公司時,幾乎毫無還手之力。”Historicize如此感嘆道。他沒有點明的是,直接封殺他的是微信管理方,是網路巨頭,但真正的凶手卻是站在幕後指使其作惡的中共!

古人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但中共想要打壓誰的時候,欲加之罪根本無需用詞,而且也不允許你用詞。Historicize的遭遇便讓世人再一次見識了它在互聯網世界裡的蠻橫霸道與為所欲為。

借用Historicize的話說,這事再確鑿不過的告訴國人:“當你真的碰上了事,你變成了各種負面新聞中的任何一個主人公,你在社交媒體上略一吐槽,社交軟體立刻告訴你:你已被逐出該社區,再見了,我的用戶。

“這個危險屬於每一個人。即使情況真的糟糕到,有一天,所有人都被規訓地無比溫順,即使所有人看見別人被壓迫被消失之後還能安安穩穩做著自己的上升美夢,即使所有人都沉迷於吃喝玩樂能過一天就是一天,這種危險也依舊屬於每一個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