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時事大家談:大張旗鼓抓特務 中共雷霆行動目的何在?

上周末,中共當局向各級機關和院校發出通知,要求全民收看官媒《反台灣間諜行動》報道。報道稱,中國國家安全部門開展的2018雷霆行動已經破獲百餘起台灣間諜案。連日來,各地地方媒體也紛紛報道本地的台諜案例,一時間找間諜、抓特務成了全民運動。當局稱,雷霆行動是要“加強意識形態宣傳教育,提高國家安全保密意識和反間防諜能力”,但有評論認為,在美中貿易戰,中國國內社會事件頻傳的時刻,當局是想借“抓特務”來轉移民眾的不滿情緒,維持飽受衝擊的政權。中共抓特務究竟是保國家安全還是保政權穩固?雷霆行動是抓間諜還是抓異議人士?一場新的大整肅是否即將到來?

嘉賓:台灣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中國時政評論人,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小民先生

曾建元:中共以抓間諜之名加強社會控制

對於中共官方大張旗鼓地要抓台灣間諜的行動,台灣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認為,抓台灣間諜的問題並不是像中共所講的這麼嚴重,這其實是中共以抓台灣間諜為名加強對中國大陸社會的控制,尤其是思想控制。通過這種方式它可以強化人與人之間互相監視的機制,這才是中共這次行動的最重要目的。

曾建元:中共想讓大陸知識青年與台灣保持距離

曾建元再次強調,中共的這次行動更與思想控制有關。2014年,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前後也聯動了香港的學運,所以,儘管已是經過精挑細選,而且行前也做過思想再教育,中共仍舊非常擔心來台灣讀書的大陸學生會被——用大陸慣用術語的話——“資產階級自由化”,思想受到“污染”。這次行動不單是在警告台灣,它更重要的目的還是面向中國大陸社會,特別是年輕一代的知識分子階層。我認為這次行動即將呈現出的效果就是冷卻大陸青年去台灣或香港深造留學的意願,因為他們將會被迫背負相當沉重的政治風險。特別是那些夾處在兩岸的政治當中的學生,這已成了事實。另外,中共也通過這種方式警告大陸社會,哪怕不去台灣留學,你若通過其他方式接觸和接近台灣,也可能會被台灣勢力滲透和收買。總之,其目的是讓大陸的知識青年與台灣保持距離,不要因為接觸了台灣的自由主義風氣而動搖了對黨國的忠誠。

曾建元:本次行動是虛張聲勢,目的在於恫嚇大陸民眾

主持人提出,有人認為中共這場行動不單純是停留在國家安全的層面上,很大程度上其實是為保衛政權,轉移焦點,對於這種分析,曾建元表示十分同意。他說,現在不難看出“習核心”是有多擔心自己權力的流失,眼下這種措施簡直是以全民為敵。台灣是一個開放社會,所以也不可能有那麼多資源被集中用來進行間諜活動。在台灣有限的財政資源下,如果要對大陸進行滲透的話,那肯定也是對重點機構和人事下手,而不會找一般的庶民或年輕大學生,畢竟他們能取得的情資非常有限。所以中共這次這麼大的行動是虛張聲勢,其目的是恫嚇它自己的人民。

曾建元:中共假法治之名對民眾進行心靈統治

曾建元說,之前已經強調過,這次行動是一次新的思想控制,而作為思想散播源頭的意見領袖,當然會是這一波打擊的重點對象。其實也就是利用民粹主義來打擊這一代的大陸思想領袖。其實,中國一些比較開放和多元的觀念與台灣的整個社會氛圍比較接近,所以中共要將“做台灣間諜”的罪名加諸於大陸的社會意見領袖。所以這是假“法治”之名對大陸民眾進行心靈上統治。我們需要認清這種現象。

小民:雷霆行動實際上是宣傳行動

對於中共要求官媒播出並動員全民看節目的做法,中國時政評論人,自媒體《小民之心》主持小民先生表示,這種做法確實不多見,值得探討其背後的原因。一般來說,需要動員全民的事都涉及重大的國內或國際事件,但這次的事似乎有點小題大作。中共當局把這次“2018-雷霆行動”說成是國家安全機關的行動,但我覺得把這說成是國家宣傳機構的行動更為合適,因為這實際上是一次宣傳行動。

小民:案例可信度低,目的是為污衊台灣政軍界

小民認為,這次行動是中共精心設計的宣傳攻勢,並不是真的針對抓姦細和間諜。它這次曝光的具體案例基本都是在2011至2014年間,即便這些事都是真實的,也已經在多年以前就結案了。所以今天再把它拿出來,應該是別有用心的。這次宣傳行動的一個重要特色是,所用案例的發案地點是在台灣島內。第二個特色是,案例焦點都集中在在台灣讀書的大陸學生(陸生)身上,這是有點別出心裁的。因為在台灣讀書的大陸學生人數微不足道,最高峰時期,把本科、碩士和博士學生人數加在一起也就3000多人。而2011年的時候,本碩博學生相加只有900多人。而且,這些學生去台灣之前,大陸相關的安全部門肯定給他們“上過課”。所以小民認為在這個群體身上發生這些事情的可能性很低。比如,一個18歲的機械二年級學生,他能有什麼情報價值?值得情報機關費那麼大心思嗎?中共這麼做的目的主要還是集中污衊台灣的政界和軍界,大家可以看到,中共刻意避開了在大陸和台灣經商和投資的人士。

小民:台灣該對中共勢力提高警惕

主持人提到,半島電視台的調查記者發現台灣的親共團體經常去台灣總統府和101大樓前高舉紅星紅旗高唱兩岸統一,但後來又進一步發現,中共其實支付了這些人一定費用,所以現在有人覺得中共這是“賊喊捉賊”,對此,小民表示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由於台灣是民主制度,所以對這些行為比較包容,但這一點恰恰被中共利用了,成了大問題。二戰期間,希特勒也曾通過海外的日耳曼人進行了一些引導性的工作,這是個很深刻的教訓,值得我們關注。中共一直都把佔領台灣作為其基本戰略目標,這個問題上台灣民眾應該有足夠的警惕。中共投巨資集中軍力,又花這麼多力氣在台灣部署眼線,這些人基本已成了它的第五縱隊,所以台灣應該提高足夠的警惕。

小民:無論目標是誰,中共強化高壓政治的信號已放出

小民說,無論這次行動的真正目標是誰,這都是中共要收緊情勢的信號,表明要強化國內的政治高壓和政治清洗。凡是在中國國內或者國際上出現嚴重事件的時候,中共都會在國內進行大規模鎮壓。比如朝鮮戰爭期間,中共在國內進行了殘酷的鎮反運動,根據其自己的官方數字,殺了近87萬人。另外在大饑荒的年代台灣要反攻大陸的時候,中共也進行了類似的殘酷鎮壓活動。所以無論這次行動瞄準的是國內還是國外,中共都會在國內進行大規模鎮壓。其實對中共來說,“間諜罪”並不是最方便的罪名,它還可以用很多其他罪名,甚至是沒有罪名,都可以把很多人抓起來。比如很多維權律師被抓,什麼罪名也沒有,甚至生死不明。中國不缺罪名,這一點需要我們特別關注。我們也不能排除中共有轉移國內注意力的傾向,製造緊張氣氛。比如文革前,中共經常誇大和渲染“特務”現象,那時誰走路低著頭都可能被人懷疑是不是有特務嫌疑。在當時的緊張氣氛下經常有人告密,這更有利於中共的統治。但今天的情況畢竟和幾十年前有很大不同,每年有幾十萬人到海外留學,那他們就都有特務嫌疑;另外還有成千上萬的人出去旅行;更重要的是,還有上百萬台灣人在大陸工作生活。所以,如果中共真的要以台灣為目標抓特務、抓間諜的話,情況十分複雜,需要特殊分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