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歷經中共兩次暗殺 林媽媽在中共大使館前的十年堅守

她叫林蔡招珠,今年七十八歲了,是定居於泰國曼谷的泰籍台灣人,人們總親切的稱她為「林媽媽」。林媽媽已記不清這些年來,有多少條橫幅被他們搶走,但頭天被搶走,林媽媽馬上又自己掏錢做一條新的掛上,或乾脆把「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等標語用醒目大字寫在自己特製的黃色外套,穿在身上。這讓中共更加氣急敗壞,於是它們收買泰國黑社會來暗殺林媽媽。

 

 

圖1:林媽媽在曼谷拉差達路的中領館前

她叫林蔡招珠,今年七十八歲了,是定居於泰國曼谷的泰籍台灣人,人們總親切的稱她為“林媽媽”。

每天凌晨人們還在夢鄉的時候,她就早早的起床了,準備好一天的乾糧和水後,便拖著行禮箱出門乘坐地鐵,前往位於曼谷市中心拉差達路的中共大使館前,開始了一天簡單而忙碌的生活。

林媽媽習慣稱這位於曼谷市中心的中共大使館為“邪領館”,因為它是中共在海外的邪惡巢穴,在向全世界輸出著邪惡和謊言,維護著中共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以及其它中國民眾的殘酷迫害。

在中共大使館門口馬路對面的人行道綠化帶上,林媽媽高高的掛出橫幅,上面用大字寫著“法輪大法好”、“中共≠中國、愛國≠愛黨”、“解體中共才能制止迫害”等等內容。掛好橫幅後,林媽媽開始在路邊煉習法輪功的五套功法,然後向過路的行人(主要是中國人)講真相,發放揭露中共邪惡嘴臉的真相材料,或面對著中共大使館盤腿靜坐抗議。

中午餓了,就吃從家裡帶出來的乾糧,喝點水,除中間上廁所等離開一會外,其它時間幾乎都會一直堅守在中共大使館門口,直到傍晚天將黑時才取下橫幅,拖著她的行禮箱乘地鐵回家。

這幾乎就是林媽媽每天簡單而重複的生活。

一、從佛教徒到大法弟子

林媽媽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早年因工作關係,隨丈夫林伯伯移居泰國,在這裡生活了四十餘年。林媽媽常說自己的性格大大冽冽,丟三落四。但對那些逃難到泰國躲避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來說,在這人生地不熟的異國它鄉,常感覺林媽媽像是親人一樣。誰有什麼困難,有什麼急事,或哪裡警察抓人了,哪裡城管搶資料了,都喜歡找林媽媽,林媽媽也總是盡心儘力的去幫助同修,去向警察和城管講清真相,讓他們善待同修。

林媽媽以前是虔誠的佛教徒,非常精進刻苦,信凈土宗幾十年,每天凌晨三四點就起床念經,各佛教聖地跑了個遍。後來一個偶然的機會林媽媽接觸到法輪功,在看完《轉法輪》等法輪功經書後,林媽媽被震撼了。

“太正了!這個功法太正了!師父太正了!”林媽媽激動的說,從此她放棄了虔心信仰了幾十年的佛教,成為一名堅定的法輪大法弟子。

在林媽媽剛得法不久,1999年7月,中共就發動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一時間謊言鋪天蓋地而來,毒害全球。

看著中共在大陸慘無人道的迫害著同修,在全世界誣陷著大法與師父,每天都有大量同修被酷刑折磨至死至殘,甚至被活摘器官,林媽媽無論如何也坐不住,她覺得自己必須做點什麼來制止中共的罪惡。

於是林媽媽開始自己列印、製作大量的真相資料,在街道、機場等人多的地方派發,向來泰國旅遊的中國人講解真相,讓他們不要被中共欺騙與蒙蔽。

慢慢的,林媽媽也認識了泰國的其它同修,尤其接觸到了很多從中國逃到泰國的大陸法輪功學員。

聯合國難民署的亞洲總部就設立在泰國曼谷,而且這裡離中國非常近,邊境相對松馳,而且可以落地簽證。常有被迫害得很慘重,隨時有生命危險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從雲南邊境偷渡來到泰國,或以遊客的身份來到泰國,申請聯合國政治庇護。所以泰國成了中國法輪功學員以及各民主人士逃離中共迫害的一個重要的臨時庇護所。

每年都有一些被中共迫害的大陸法輪功學員,以各種方式逃到泰國申請聯合國庇護,他們在泰國的各個旅遊景點,發放真相資料,向大陸遊客講真相,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

圖2-圖5:大陸法輪功學員在泰國旅遊景點講真相

二、中共大使館前的抗議

大概2003年的時候,一次偶然的機會,一位同修想去曼谷中共大使館的門前靜坐一個晚上,以抗議中共對大陸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林媽媽覺得這想法很好,就陪同一起去靜坐了一個晚上。

從這起,林媽媽就決定每周抽一天時間,去中共大使館門前靜坐、講真相,這一去就是4年多,直到2008年。這期間,不少大陸同修也紛紛加入,與林媽媽一起去中共大使館前打橫幅、靜坐抗議。

看著中共大使館大門對面那幅肅靜而祥和的畫面:醒目的“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看九評促三退”、“控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行”等橫幅標語及安詳盤腿靜坐的法輪功學員。來辦事的中國人及大陸遊客吃驚地凝視著,他們小心而新奇的將這幅畫面保存在自己的相機里,互相交頭接耳,甚至有的激動地跑過馬路對面索取真相資料、詢問詳情。

看著每天絡繹不絕的中國遊客在泰國各旅遊景點聽真相、看九評、辦三退,看著泰國的警察、保安對這一切不聞不問,反而與學員善意的溝通交流,欺世造謠的中共邪黨心驚膽顫,這一切成了它的眼中釘,肉中刺。

尤其是2008年大年初一,泰國新任總理及各方政要通過新唐人電視台向全球華人拜年,這個暴力加利誘、操控毒害全人類的邪黨惶恐大勢已去,便瘋狂的動用一切外交手段,威逼利誘,逼迫泰國政府抓捕在此避難的大陸法輪功學員。

2008年2月8日,也就是中國的大年初二。就在這天,13位在泰國避難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和林媽媽與往常一樣,來到中共大使館前拉橫幅、靜坐抗議中共的迫害。突然他們被一群匆匆趕來的泰國警察給包圍住,然後以簽證過期或沒有身份為由,全部抓上警車,關進了曼谷的移民監。

就在當天,還有另外9名大陸法輪功學員在旅遊景點講真相時,也被警察抓進移民監,這次一共抓捕22名大陸法輪功學員。

圖6:林媽媽在中共大使館前抗議

圖7:林媽媽與大陸法輪功學員在中共大使館前抗議

圖8:大陸法輪功學員與林媽媽在中共大使館前抗議

三、曼谷奇特的風景線

看著善良的同修被抓捕關押,林媽媽傷心不已,她一次又一次奔走於警察局與移民監,含著哭腔給他們講真相,請求放人。但警察都很無奈的表示,他們受到了上面的命令和壓力,迫不得已才這麼做。

從這開始,林媽媽便獨自一人,一周五天,天天去中共大使館對面拉橫幅、靜坐抗議,無論颳風下雨,一天不落。

警察忍不住就問林媽媽:“伯母,您現在怎麼天天都來了?以前不是一周來一天嗎?”林媽媽說:“你們把我的同修給抓了,我心裡很難受,以後都天天來了。”

說到做到。就這樣,林媽媽風雨無阻、雷打不動的堅持去中共大使館拉橫幅、靜坐抗議。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林媽媽一堅持就是十年!

圖9:林媽媽在中共大使館前抗議

這十年間,在曼谷市中心,形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線:一邊是守衛森然,外表強大而氣急敗壞的中共大使館;一邊是一位年逾古稀,外表安祥而又堅定的老太太。

很多經過中共大使館的華人導遊、遊客、泰國人等,都因此認識了林媽媽,都知道在中共大使館門前有這樣一位倔強、堅強而可敬的老太太。

以最高年齡流亡海外的反共人士-----孫樹材先生,曾流落於泰國,也因此認識了林媽媽,對林媽媽尊敬有加。當他在拉差達路上看到這一幕後,感慨的說道:一個年逾七旬的老太太,每天上午就拿著這些東西外帶乾糧和飲水從家裡出發,一天傍晚才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家,該是多麼沉重和麻煩。然而她全然不顧這些困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堅持著,受盡風吹、雨淋、日晒,沒有任何的報酬,沒有誰說一聲感謝,甚至沒有誰知道她每天在平凡中盡著自己的責任……很多到中共大使館辦事的人內心都清楚,這座華麗的城堡只是徒有其表的空架子,實際上它是惡魔的巢穴,而真正代表中國浩然正氣的是對面那位老太太,面容雖然略顯憔悴卻顯出凜然的正氣和尊嚴。“中共不等於中國、愛國不等於愛黨”十個大字昭示著正義和真理,真正的中國精神巍然屹立在那裡,對面那些衣冠楚楚的傢伙不過是行屍走肉罷了……

還有人說:老人家表弱內堅,中共使館表強中虛,所以領館外這道奇特的風景便很引起了我的思考,一個生命的內蘊能強大至此,著實令人感佩。

另有人說道:走在拉差達路上,扭頭往兩邊一看,突然發現一邊天堂,一邊地獄……

圖10、圖11:林媽媽在中共大使館前抗議

四、中共兩次暗殺林媽媽

中共邪黨對這一切肯定是恨得咬牙切齒,但它們無法脅迫泰國政府抓捕林媽媽。因為林媽媽有合法的泰國公民身份,並且泰國是佛教國家,信仰自由,法輪功在這是受到保護的。

於是它們便使用它們慣用的流氓伎倆,收買泰國的黑社會組織,讓他們天天持刀來搶奪林媽媽掛出的橫幅,恐嚇威脅。

林媽媽已記不清這些年來,有多少條橫幅被他們搶走,但頭天被搶走,林媽媽馬上又自己掏錢做一條新的掛上,或乾脆把“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等標語用醒目大字寫在自己特製的黃色外套,穿在身上。

這讓中共更加氣急敗壞,於是它們收買泰國黑社會來暗殺林媽媽:

2011年8月15日,一輛計程車在拉差達路上飛速駛來,駛近林媽媽時,它突然衝上二三十厘米高的路基,朝林媽媽撞來,將林媽媽撞飛好幾米遠。

用車撞謀殺是中共在泰國慣用的手段。前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的清華大學的同班同學張孟業先生,也是法輪功修煉者。他曾逃到泰國申請難民,準備到美國法院控告江澤民,這令中共高度緊張。2006年9月張孟業在去公園煉功的路上,被一輛貨車撞飛,3天後在一家私人醫院離奇去世。除此外,還有一名大陸法輪功學員在泰國被車撞離世,另有多名法輪功學員有在泰國被車撞受傷的經歷。

但這沒有嚇倒林媽媽,這位倔強的老太太爬起後,不顧身上的傷,仍然繼續在中共大使館前靜坐抗議。

圖12:林媽媽被飛速衝上路基的計程車撞飛幾米遠,身體受傷

這事剛過去一個多月,2011年10月7日的早上,林媽媽和往常一樣,在中共大使館對面綠化帶上掛出橫幅,然後煉習法輪功五套功法。突然兩名黑社會人員跑過來,手持鐵棒朝林媽媽劈頭打來,把林媽媽的右手臂打成骨折。然後他們又狠命的朝這位老人拳打腳踢,一邊打一邊大叫:“叫你再掛橫幅!”把林媽媽打倒在地後,他們便搶走橫幅,騎上無牌照的摩托車揚長而去。

過不多久後,泰國的一位勢力非常大的黑社會老大捎話說:去什麼地方拉橫幅都可以,就是不能在中共大使館門前拉,太沒面子了。他承認兩次都是他派人做的,第一次車撞時,以為把林媽媽撞死了,手下人也騙了他,說把人撞死了,不敢跟他講實話。他說若繼續在中共大使館前抗議,還會派人來行凶……

圖13:林媽媽被黑社會用鐵棒打斷右臂

林媽媽仍然沒被嚇倒,她被人帶到醫院,將右臂簡單的打上石膏後,又照常出現在中共大使館對面。這次她又重新製作了一條更長更大的橫幅,上面寫著“解體中共才能制止迫害”。

這次事後,林媽媽到附近警局報了警,警察們早就認識了林媽媽,很尊敬這位老人。警察局長認為這是中共指使乾的,表示會徹查,同時再三囑咐林媽媽要小心。這次事件泰國的正義媒體也作了相關報導,但剛報導出來後,這家媒體就受到了中共的恐嚇,以後就再也不敢報導與法輪功相關的消息了。

圖14:林媽媽又做了一條新的橫幅繼續在中共大使館前抗議

五、來自眾生的鼓勵

林媽媽說,這些年她堅持到中共大使館前抗議,只是盡自己的一點力量來制止這場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她說,其實在大使館前抗議,在烈日下、在恐嚇中,有時也想到過退卻,但是身邊的親人和了解真相的民眾給她的支持和鼓勵給了她莫大的力量。

泰國的天氣非常炎熱,附近的泰國民眾常會買來冷飲給她消暑,也有善良的警察在暗地悄悄保護著她的安全;有時她乘坐公交去中共大使館,司機會把車開到抗議點前面停車,免得她再走一段路;有時泰國民眾開車經過時,會停下車來說:“真、善、忍好,泰國需要真、善、忍!”;有時她外出乘坐泰國的嘟嘟車,司機會說:“我知道你就是中共大使館前打坐的老太太”;有時中國的導遊帶隊經過時,主動過來跟林媽媽打招呼,並說知道她就是林媽媽,還把林媽媽的真相資料抱一疊到車上,幫助林媽媽向大陸遊客派發……

像這樣的事情太多了,林媽媽也記不清有多少,這些都給了林媽媽莫大的鼓勵。

六、中共伸進泰國的黑手

隨著時間推移,又有不少在國內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逃到泰國申請難民。他們來到泰國後,又都前赴後繼的去各大景點發資料、講真相,同時又有不少人自發的與林媽媽一起去中共大使館前抗議。因為想去中共大使館抗議的大陸學員太多了,所以他們後來就輪班去。這樣,去中共大使館前抗議的人不但沒被中共嚇住,反而越來越多了。

另外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在泰國各旅遊景點向大陸遊客講真相,派發真相資料、勸三退,使每天都有大量中國人明白真相,認清中共。據統計,僅曼谷大皇宮景點,在正常時期,平均每天都有兩、三百中國人退出共產黨、共青團與少先隊組織。大陸遊客在這裡能夠看到在國內無法看到新聞與共產黨的內幕真相,這些不得不讓中共如坐針氈、恐懼不已,於是瘋狂加大力度向泰國施壓。

圖15-圖17:大陸法輪功學員在泰國旅遊景點講真相

這些年來,中共不斷在全球範圍內進行意識形態和經濟黑手輸出,以大撒錢、拉攏腐化等手段收買、操控各國政府官員,強行干涉其它國家的內政。這已是在全球公開的事實。

泰國是小國,又是著名的旅遊國家。泰國2/3的經濟依賴出口,旅遊業對泰國GDP貢獻超過9%,為600萬左右泰國人提供就業保障。而大陸遊客是推動泰國旅遊經濟的最主要來源。據泰國旅遊局不完全統計,2017年大陸遊客赴泰旅遊超過980萬人次,這些遊客為泰國帶來1426.4億泰銖(約285.28億人民幣)的收益。

2015年的時候,為了營救同修,林媽媽曾前往芭提雅向政府部門講真相,一位高級官員悄悄告訴林媽媽說:現在整個泰國的經濟都靠中共,以前泰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很友善,因為知道這些人在中國被迫害,信真善忍,所以政府都不太去管。但是中共日益滲透,要求政府抓捕這些法輪功學員,如果對你們網開一面,中共就會提出抗議,用經濟威脅泰國政府,可能會使很多政府職員因此而失業……

受惠於中共的泰國於是不得不對中共低頭,從而在中共的壓力下,對獲得聯合國難民身份的中國法輪功學員進行抓捕。

2014年9月11日,泰國警察在中共大使館前進行了第二次大抓捕,抓捕了7位與林媽媽一起靜坐抗議的大陸法輪功學員,關押進了曼谷的移民監。

圖18-圖20:大陸法輪功學員與林媽媽在中共大使館前抗議

而在這之前的半個月,泰國警察就已開始出動了對大陸法輪功學員的大抓捕。僅2014年8月至今,四年時間內,泰國警察就對在此申請難民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出動過十多次抓捕,抓捕了近40人,據不完全統計:

2014年8月23日晚,趙智方、林美梅、林柏三位法輪功修煉者在清邁向中國遊客講真相、發放真相資料時,被泰國市場管理人員和泰國警察強行抓捕,關押進移民監。

2014年9月11日,泰國警察在中共大使館前,抓捕了7位與林媽媽一起靜坐抗議的大陸法輪功學員,關押進曼谷的移民監。

2014年10月16日,法輪功修煉者吳順珍在清邁發放真相資料時,被幾個便衣強行抓捕,綁架到清邁大學對面的警察局。

2014年12月16日,先後有4名從大陸走小路過來的法輪功修煉者,剛到達泰國就被抓捕,關進了移民監。他們是王淑華、楊桂敏、楊桂榮、韓艷萍。

2015年03月13日,在芭提雅有6名移民局便衣警察來到法輪功修煉者集體居住的大樓內,將4位法輪功學員抓走,分別是王志勇、林燕、王靜波、桂百玲。之後又在景點碼頭抓走了2位正向中國遊客講真相的法輪功修煉者,分別是趙國良、徐夢蘭,將他們關押進移民監。

2015年04月10日,在芭提雅的一家飯店裡,法輪功修煉者王虹、吳曉燕被移警察察強行抓捕,關押進移民監。

2018年3月31日下午,中國法輪功修煉者張娟花、蔡寶珍、扈秀芳、姜秀菊4人,在大皇宮景點向中國大陸遊客講解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時,被泰國旅遊警察抓捕。隨後另一名中國法輪功修煉者黃斌陪同林媽媽前往了解情況時,也被警察強行抓捕。

2018年4月11日,旅遊警察再次在大皇宮景點抓捕了一名法輪功修煉者魏敏。

2018年6月9日,旅遊警察又一次在大皇宮景點抓捕了法輪功修煉者江宏斌。

圖21、圖22:大陸法輪功學員被泰國警察抓捕

七、沒有期限的監禁

大陸法輪功學員被抓捕後,基本都會以簽證、護照過期或非法入境為由,無期限的關押在曼谷的移民監(IDC)。

但在曼谷的移民監(IDC)里,巴基斯坦等其它外國人士都可以花錢被保釋出來,而移民局不允許法輪功學員被保釋。移警察察曾表示,中共駐泰使館不許法輪功學員被保釋。

關進移民監(IDC)的人,如果不能被保釋,只有三種去向:

一是自願同意回國或被遣返回國。

二是通過聯合國的難民安置程序被安置到第三國,但這個等待時間是無法預期的。

三是若沒有第三國接受,也不願回國的,就只能無限期的監禁在移民監,據了解,目前知道最長的有被關押十幾年的,也有一些人因各種原因死在了移民監。

近些年,因敘利亞政府軍與反對武裝開戰,以及全球恐怖主義盛行,導致全球難民急劇猛增。從這開始,泰國的聯合國難民署將難民安置到第三國的進程基本停滯,有大量難民滯留泰國。而難民署在職能逐漸失效的同時,也漸漸對難民境遇不願理睬,甚至告知難民自己找方式解決去第三國的問題,他們不再安置。

目前中國難民幾乎斷絕了所有能離開泰國的路,他們更無法回國接受中共的更殘酷迫害,不得不一直滯留在泰國,時時面臨著中共伸進泰國黑手的第二次迫害。

所以在目前難民安置幾近停止的情況下,在移民監中的等待可能是遙遙無期的,有的民主人士在裡面關押了十多年,多人在移民監因各種原因離世。

目前仍在移民監中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李紅軍,已被關押了近六年,仍沒任何希望能離開移民監。還有一名法輪功學員王建華,以前在中國時被判刑三年,在中共監獄中被打毒針,被強行餵食不明藥物等,致使精神分裂,後慢慢恢復,逃到泰國。現在又在曼谷移民監中被關押得精神崩潰,生活不能自理,幾次被送進精神病院,但仍不允許保釋,亦不知何時能離開移民監。

圖23、圖24:曼谷移民監獄(IDC)外部

八、惡劣的移民監環境

曾被曼谷移民監關押過的人士表示,泰國移民監的環境是極度惡劣的,在裡面等待的過程是令人絕望的。有時,一間房間中有五、六名精神病,常有人在裡面精神崩潰而失常。

2008年在曼谷中共大使館前被抓捕,在曼谷移民監被關押了4年的法輪功學員馬春霞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惡劣的環境,如囚徒般的生活,令她度日如年,看到很多人因長期被關押而瘋癲或死亡。

由於泰國移民監(IDC)的最初目的只是為「暫時」拘留難民,所以設備簡陋,幾乎無法提供正常的生活條件。難民來自不同國家、民族、信仰,說不同語言。據曾被關押在女子監舍的法輪功學員介紹,一間200平米的監室里,多時竟關押二三百人,走廊、過道甚至廁所都睡滿了人,極度擁擠而骯髒的環境、悶熱而不流通的空氣、瀰漫在空氣中的大小便氣味、經神病人、六七十個孩子的哭叫聲……令人身心遭受巨大摧殘。

圖25-圖28:曼谷移民監(IDC)內部惡劣環境,大量難民被長年累月關閉在狹小而密閉的空間中

圖29:曼谷移民監難民一星期獲取兩次放風的機會,一星期僅4小時可以走出密閉而擁擠的囚室

移民監(IDC)里的空氣污濁、悶熱,一個星期才能在室內操場放風兩次,每次2個小時,其餘時間全部被監禁在封閉而擁擠的監室內。睡覺時人擠人、腳不能伸直,盥洗、洗餐具和上廁所等,都用同一個池子的水,水質當然是不幹凈的。

在移民監(IDC)被關押了近兩年的法輪功學員王靜波,曾在關押期間寫信出來描述裡面的環境,她寫道:移民監的環境極其惡劣。一上樓空氣中瀰漫著尿臊類臭味,一百多人的房間里,大到六十多歲的老人,小到一個月的嬰兒,一個殘疾獨腿女人抱著一個孩子洗澡,地上都是水,她一蹦一蹦的,我都擔心她摔倒,還有孕婦,在一個屋子裡吃、住、睡。只有三個便池,一個水龍頭,還經常停水,大便沒有水沖,拉的便池外面都是。垃圾堆倒的剩飯、菜散發著難聞的氣味!室內的高溫達三四十度,人都要窒息了。晚上經常被螞蟻咬醒,由於水非常的臟,不能喝,又沒有飲水機,我們只能買水喝,一個月買水就要花費500株。賣的食品價錢高的驚人,一袋小黃瓜四根40株,合人民幣8元錢,一個甘蘭40株,一個小雞蛋10株,一小條西瓜30株,半個菠蘿20株,都是天價,是外麵價錢的三倍還要多!本來就是借錢,物價還這麼貴,真是雪上加霜!

而另一位被關押了一年零兩個月的女法輪功學員李英梅,也有類似的描述:螞蟻、蟲子、蚊子全身咬,經常停水,全身瘙癢難忍,洗澡很難排上號。屋裡奇臭難聞,雙眼紅腫流淚,人們經常嘔吐,有人拉肚子幾天幾夜。我嗓子紅腫不能吃飯,喝水說話都困難,走路無力。屋裡電視音量很大,大人吵,孩子叫,還有精神病發瘋的。關100多人,熱的人昏迷,睡覺人挨人,擠在一起,沒有一點空隙,熱的程度無以言表。這裡賣的物品全是高價。

法輪功學員趙智方也在裡面關押了一年零四個月,她也有相同的描述:炎熱、擁擠、嘈雜、惡臭,睡覺時頭頂頭、腳頂腳,人滿為患,幾十個孩子隨處大小便,不僅如此,在如此悶熱的地方,還經常停水,晚上祈禱的、唱歌的、看電視、聊天的,沒日沒夜,經常把人吵醒。房間里有時多達三、四個精神病人。各種困難,外界無法想像。

另一名被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王長海也說:2014年9月11日我在泰國被抓到了移民局監獄,分到了二樓的5號房。房間能住人的空間大約有90平方米左右,但多的時候這裡卻關押了110-120人,人挨人都住在地上,只有很小的空間空氣混濁、悶熱。警察把人送進去之後鐵門一關就什麼都不管了,只要不打架,不越獄,其它什麼的都不管,那裡簡直就像一口活棺材。每天吃的東西都是一樣,不新鮮的雞骨頭燉木瓜。關鍵問題是,別的國家的人都可以保釋出來,但在中共的壓力下,不給予法輪功學員保釋。

還有一名被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林柏,他在中國時遭受過中共極其殘酷的酷刑折磨,被判刑八年,關押在瀋陽市東陵監獄中。出獄後逃到泰國,剛到泰國不久,就在清邁向中國遊客講真相時被抓捕,關押在曼谷移民監。在移民監極其惡劣的環境下,林柏的身體再次被拖垮,精神接近崩潰,心肌大面積梗死,幾次昏死過去,隨時有生命危險。在這種情況下,仍不給保釋,最後被美國接收走,才離開了移民監。林柏的身體一直未能恢復,在到達美國的半年後離世。

2017年,國際特赦組織的一篇名為《進退維谷》的報告同樣指出:

被捕的難民在移民監於惡劣條件下受到長期和無限期羈押。曾被羈押的難民形容拘留所內的衛生環境惡劣、醫療保健不足,而且牢房擁擠到犯人不得不輪流睡覺。許多受到聯合國難民署承認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被拘押多年,卻沒有任何跡象顯示他們何時才有機會獲釋或被重新安置。在移民監里的難民有時決定支付回國機票而“自我驅逐出境”,但他們回國後定必面臨危險和困難,這也是導致他們在國外尋求保護的原因。

2017年,在另一篇名為《泰國:對難民的強硬政策讓數以千計的人處於弱勢和面臨危險》的國際特赦文章中指出:大多數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在被捕後會被送到移民監,有機會在那裡受到無限期關押。難民權利倡導者稱那裡的環境惡劣,“比監獄還糟”。曾被拘押的人描述了看守和其他被拘者經常實施虐待,以及牢房擁擠到他們不得不輪流睡覺的情況。

九、把同修當作親人

大陸法輪功學員在泰國人生地不熟、語言不通、沒有身份、沒有經濟來源,生活得非常艱難。但他們很多都頂著烈日,冒著隨時被抓捕,被無期限關押在惡劣的移民監獄的危險,去景點等地講真相、勸三退。

看到大陸同修的艱難,林媽媽把大陸法輪功學員都當作親人一樣,碰到誰都會盡心儘力的幫助和關心。這些年來,很多經過泰國去往第三國的大陸法輪功學員,一提到林媽媽,心裡仍都充滿著感激。

凡有大陸同修被抓捕,林媽媽都會一遍遍跑警察局等部門營救同修。只要背後沒有中共的壓力,警察聽完林媽媽的講述後,都會放人,不會為難法輪功學員。

但若背後有中共的黑手,警察受到來自上頭的命令,是中共指使抓捕的,那無論林媽媽如何哭訴請求,警察都表示無能為力,最終都將同修關押進曼谷的移民監獄中。

這麼多年來,林媽媽除一周五天去中共大使館前靜坐抗議外,還常常去移民監獄中看望在裡面受苦的同修,一遍遍的鼓勵他們,與他們交流,給他們精神上的支持。同時這位年近八十的老太太,又四處奔走著,以她平凡的力量,動用她所能動用的社會力量,向她所認識的人呼籲著,營救關押在泰國移民監中的同修,讓世界不要忘記了他們。

在這裡,呼籲全世界的正義力量能夠關注泰國的中國難民,尤其是仍被關押與即將被關押進移民監的法輪功學員,制止中共黑手對他們的二次迫害。

假如說一滴水的力量,非常的柔弱,但只要假以時日,它就能夠滴穿頑石,創下人間奇蹟。一位老人,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在平凡中,以平凡的行動,堅守著一個簡單而單純的目標,每天不斷重複著同一件事,這不是人間的神跡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泰國來稿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