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數千老兵北京再維權無果 十一前恐掀抗議風暴

2018年9月20日,數千老兵在北京「退役軍人事務部」門前發起維權抗議。(現場抗議人士提供)

2018年9月20日,維權老兵們斥該部不作為及政府部門「踢皮球」。(現場抗議人士提供)

2018年9月20日,92歲的河南鄭州抗戰老兵尚慶林到現場聲援維權老兵。(現場抗議人士提供)

維權老兵代表與「軍人事務部」的談判失敗,數千維權老兵聚集該部門前追討權利。當局派大批警力和維穩人員到場壓制,但未有高層官員作出解決問題的承諾,相信在十一前維權老兵可能發起更大的「抗議風暴」。(吳亦桐/文宇晴報道)

中國各省市的維權老兵代表,周三(19日)到位於北京朝陽區北苑的「中國退役軍人事務部」,要求出面督促地方政府按照相關政策,歸還復轉軍人的編製身份和待遇,「軍人事務部」再將「波」踢給地方政府,這種不作為態度,點起維權老兵的怒火。

數千退轉老兵周四(20日)在「退役軍人事務部」門前聚集,並高喊「我們要生存權」的訴求。

警方出動大批警力且進入維權人士隊伍組成人牆,分隔維權老兵並貼身控制。維權老兵代表緊急要求警察退到外圍,以防發生衝突。北京朝陽公安局一位大隊長喊話,要求維權老兵配合警方、相信政府。整個抗議過程,維權老兵保持克制態度。

河南鄭州92歲的「抗戰老兵」尚慶林,穿著掛滿「軍功章」的軍裝到場聲援,尚慶林早前因聲援維權軍人而多次被官方維穩。

在強大壓力下,有「軍人事務部」的低層官員現身,表示要通過「軍人事務部」搭建「解決平台」,先後有數名維權老兵代表獲准進入「軍人事務部」陳述維權訴求。

有現場人士透露,當局依然沿用一貫的推諉招數,而「軍人事務部」部長孫紹聘及其他高層官員,未現身給出明確解決方案。

至下午4時左右,北京久敬庄訪民中心與維權老兵所在省市公安部門、截訪部門數百人進入抗議現場維穩,他們威脅維權老兵撤離,一部分維權老兵離開,另一些參與者擔憂警方抓人亦暫時躲避,但預計北京軍隊主管部門,可能會迎來更大的「抗議風暴」。

來自遼寧的維權老兵闞春雷對本台表示,軍隊主管部門和政府,再次將這次維權老兵分割維穩。今次維權依然未見希望,他本人認為中國政府已無意解決數百萬退轉軍人的安置問題。

闞春雷說︰沒有甚麼結果,各個區的截訪(人員)都到了、各個擊破,要給我們轉場到久敬庄(訪民中心),後來有些人妥協了跟他們走了。有一部分留在那兒了接著再維權。「軍人事務部」沒有誠意,拿我們當球踢,很多退伍老兵相信這個政府能給我們解決,其實它是不可能給我們解決的,我們還得堅持。

被遼寧盤錦市中石油遼河石油運輸公司非法清退的維權老兵趙廣軍,多年間因多次維權遭非法拘禁、甚至判刑。他在接受本台訪問時指,「軍人事務部」的設置有如國家信訪局一樣是維穩機構,中共當局並無誠意、甚至亦無能力解決數百萬退轉軍的安置問題。

趙廣軍說︰沒誰回應我們的訴求,這個「(軍人)事務部」說白了就是第二信訪局,就是忽悠老百姓的地方,它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沒有一個部門有作為,能壓就壓;各個地方能拖一天算一天、能騙一天算一天,有很多老兵幻想出來一個明君、出來一個清官給大家解決問題,這已經不可能了。

自今年4月「退役軍人事務部」成立至今已有半年時間,維權老兵反映該部門毫無作為,明確規定不受理涉法涉訴問題,因此將大部分遭遇企業改制、下崗、失業的維權軍人的訴求擋於門外。這也是今次老兵再向該部門討說法的主因。

本台獲悉,在周四,除「退投軍人事務部」聚集的數千老兵外,同一天在國家信訪局、久敬庄訪問中心、紀委信訪局等各處聚集的老兵,有可能超過萬人,不久後即是中共建政紀念日,不排除類似2016年10月11日北京八一軍委大樓外萬名退轉軍人抗議事件重演。復轉軍人安置和待遇所涉及的人數高達數百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