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加州是中共間諜大本營 招募華人和主流人士在矽谷當間諜

“卡內基倫理與國際事務委員會”的資深研究員多爾夫曼(Zach Dorfman)近期接受媒體採訪,再次披露中俄,尤其是中共,在矽谷地區的間諜活動。他表示,中共在矽谷招募華人和當地政治人物充當間諜。

多爾夫曼呼籲美國政府重視這一安全問題,將其同民權和人權威脅問題一樣等同對待。

多爾夫曼在7月底曾在美國政治網站“政治”(Politico)上發表長篇調查性文章。文章的主體內容是來自多名前美國情報官員對舊金山灣區間諜情況的披露。這些前情報官員說,由於加州的經濟和政治重要性,以及其龐大、成熟、有影響力的中國移民和華裔美國人社區,中共非常重視其在這裡的情報活動。其中兩名前情報官表示,加州是唯一一個中共國家安全部(簡稱MSS)設置專門負責“政治情報和影響力行動”部門的州。

“卡內基倫理與國際事務委員會”的網站近日針對多爾夫曼的調查性報導,發表了對多爾夫曼的採訪記錄。

中俄在矽谷與華盛頓地區間諜活動的異同

在被問及發生在矽谷和華盛頓地區間諜活動的異同時,多爾夫曼說,俄羅斯,尤其是中國(共)在矽谷地區進行了領事館之外的更多信息搜集活動。他們不一定利用接受過中共國安部訓練的情報人員來搜集信息,而是利用“非傳統搜集者”,也就是,商人、旅行者、學生以及科技公司的員工。

多爾夫曼披露,一些公司的員工會為中共搜集資料,原因有多種,可能是因為獲得報酬,也可能是受到威脅或脅迫。這些員工會被要求向中國公司(往往是中共國有企業)提供專有技術。

多爾夫曼表示,和華盛頓間諜相比,加州的間諜風格更多的是非正式的,以商業為導向。他們在風險投資公司里有人,在科技公司里有人,也有更為傳統的外交領事活動。

多爾夫曼說,如果你和熟悉灣區活動的前情報官員交談,你就會感覺到中俄的間諜活動在該地區相當成功,“特別是中國(共),其非常擅長在灣區做情報搜集活動,尤其是技術盜竊。”

對華人社區施加影響

多爾夫曼指出,中共還搜集華裔美國人社區成員或灣區內中國移民社區的信息。中共一直注重內部安全,因此他們對海外華人社區的活動“非常關注和感興趣”。舊金山擁有全球最古老、最成熟和最現代化的華人社區之一。中共也因此非常看重這裡的信息搜集。

多爾夫曼認為,中共所謂的“感知管理”活動,就是試圖將中國的移民社區更多地轉向親中共方向,然後就是將更大的政治社區轉變成更加親中共。

舊金山的一個例子就是中國新年遊行。這個活動是由舊金山的中華商會(Chinese Chamber of Commerce)資助。該商會此前由舊金山市有政治影響力的白蘭(Rose Pak)控制多年。很多人擔心,白蘭與中共的統一戰線組織有關聯。

多爾夫曼指出,中共利用中華商會使中國新年遊行帶有親中共意味,表現是禁止法輪功、西藏及親台灣、親維吾爾族等團體參加新年遊行活動。

而這一切都是公開進行,至少在灣區是這樣的。多爾夫曼強調說,雖然人們一般不會去想把這當成中共廣泛的情報活動,“但這確實是”(But it is),這就是在舊金山一直發生的事情。

多爾夫曼表示,華裔社區的很多人都有家人在大陸,如果說出周圍的間諜活動,可能會為家人帶來危險。“我會說那裡(華裔社區)有很多的擔心。”

多爾夫曼在7月底發表的調查性報導中提到,中共官員經常哄騙或威脅居住在加州的中國公民和有家人在中國的美國公民或中國留學生,幫助他們搜集科技公司的情報,並向他們提供有價值的技術信息。一家維護政府合同的雲存儲公司首席安全官員透露,對於該公司在美國的中國僱員,中共政府官員試圖利用他們在中國的家人來影響這些個體。該公司目前要求一定項目的員工必須是美國公民。

中共在當地進行招聘做間諜活動

當然,中共還招聘和培養當地的政治人物,不僅僅是像白蘭這樣的社區領袖,還有市長,州參議員,眾議員等等,而且這種行為一直持續。

加州民主黨聯邦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的一名前職員涉嫌充當中共間諜,將政治情報傳送給中共政府一事被曝光後,受到媒體廣泛關注。多爾夫曼說,該事件令人震驚。

此人曾充當范士丹亞裔社區的聯絡人,代表范士丹出席中領館的活動。此人為范士丹工作大約20年。雖然范士丹的工作人員發表聲明稱,此人從未接觸到機密情報信息,但多爾夫曼說,不是機密的東西並不代表不是敏感的東西。如果你在諸如舊金山這樣的地方作為華人社區的聯絡員,那你就很重要,你可以作為為中共提供情報的一個管道,負責上報該社區的活動。多爾夫曼呼籲,對中共長期以來一直非常重視的社區,密切關注這類間諜活動真的很有用。

多爾夫曼認為,這件事情令人相當震驚。但從某種意義上說,這也不奇怪,因為美國國會員工一直都是外國的反間諜目標,但中共國安能夠設法招募到像范士丹身邊員工這種職位的人,實在令人震驚。

多爾夫曼在之前的調查報導中還引述一位前情報官員說,中共情報部門有意招募一些組織的內部人員。中共對這些組織的技術感興趣,他們非常擅長使軟招招募人員,也擅長利用容易屈服者,通過威脅等手段達成目標。“它們(中共)非常耐心地把不同部分合起來,我們已經看到,(通過盜竊技術)它們反覆節省了美國在研發上所花掉的資金和時間。”

多爾夫曼最後強調說,我們沒有對中共的長臂給予足夠的重視,很多人包括美國公民在美國境內被中共捕食。我完全理解為什麼人們太害怕說出來,但美國政府有責任將這視為嚴峻的安全問題,要和公民權利、人權威脅問題一樣等同對待。

川普政府自去年以來多次指出中共的威脅,無論是在川普的首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還是五角大樓的國防戰略報告都有所體現。美國國會今年以來也召開多次聽證會,旨在應對中共的影響力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