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不思量 自難忘: 演繹千古深情

提及宋詞,必然要講蘇軾,他的詞有著獨特的魅力,總能動人心弦。古往今來,蘇軾獲得了無數的讚譽,有人贊他是曠世奇才;也有人誇他的詩詞有著‌‌“一洗萬古凡馬空‌‌”的氣象;還有人譽他‌‌“傾盪磊落,如詩,如文,如天地奇觀。‌‌”;所有的這些讚譽,蘇軾都受得起,因為他是一個用作品說話的人。一個人文人只有創造出好的作品,才能收穫掌聲,獲得禮讚,才能青史留名。

蘇軾的詩詞作品普及度極高,它們逐漸的融入了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很多蘇軾的詩詞,我們可以脫口而出,比如‌‌“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如果中國的文化中,未曾出現過蘇軾,那將失色不少。

蘇軾的一生可以用‌‌“傳奇‌‌”二字來形容。他曾金榜題名,集萬千寵愛於一身,所結交的都是文人士子和達官顯貴。‌‌“烏台詩案‌‌”卻將他打入大獄,在獄中的一百零三日,蘇軾受到審問,甚至侮辱,時時刻刻都要擔心自己的性命,之後他被貶黃州,流落儋州。

‌‌“烏台詩案‌‌”讓蘇軾的人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但卻使他的生命有質的升華。每一次的挫折與苦難,都是他創造路上的素材,他的人生變得無比的開闊,始終保持著樂觀豁達的心態。他對人生亦有了新的認識,正如他詩中所言:‌‌“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蘇軾是個重情重義之人,與妻子王弗的生死情令人無比動容。今日與大家分享蘇軾悼念亡妻之作《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這首詞作於公元1075年,此時蘇軾的原配妻子王弗已去世十年,十年的時間並不能改變蘇軾對妻子王弗的思念。王弗十六歲時,嫁給了蘇軾,她聰慧謙謹,知書達禮,二人情深意篤,恩愛有加,本以為可以與愛妻長相廝守。可天命無常,王弗英年早逝,留給蘇軾的只有刻骨銘心的悲思。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是一首悼亡詞。題中的‌‌“乙卯‌‌”年指公元1075年,當時蘇軾任密州知州,這一年正月二十日,他夢見了愛妻王弗,便寫下了這首千古傳誦的悼亡詞。

在中國的文學裡,悼亡的詩詞其實很多。從《詩經·邶風·綠衣》中的‌‌“我思古人,實獲我心!‌‌”到潘安的‌‌“望廬思其人,入室想所歷。‌‌”再到元稹的‌‌“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這些悼亡詩詞悲切感人,蘊含著詩人的深深的思念和追憶之情,讀之令人心痛。

‌‌“十年生死兩茫茫‌‌”一句很口語化的詞句,卻飽含著蘇軾豐富的情感。曾經恩愛的夫妻,如今已陰陽相隔十年,活著的人有的只是刻骨銘心的想念。

‌‌“不思量,自難忘‌‌”曾經的一切恍如昨日,你的一顰一笑都讓人難以忘懷,關於你的點點滴滴都銘記於心,尤其是這個‌‌“自‌‌”字,生動形象的展現蘇軾對亡妻王弗的思念是下意識的,是習慣性的,更能凸顯蘇軾對亡妻的愛。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歲月是把刀,十年的光陰,容顏已變的蒼老,兩鬢如霜。縱使你我再次相逢,恐怕你不認識我了。這樣的假設,終究不能實現,卻反映出蘇軾的無奈和沉重的思念。

詞的下片開始寫蘇軾在夢中所見。在夢中,蘇軾忽然回到了思念中的故鄉,熟悉的場景,妻子正在梳妝打扮。夢中的重逢,沒有歡笑,有的只是無言的淚水,蘇軾將現實中的感受融入了夢中,令這個久別重逢的夢境有著無限的凄涼,卻也表現出蘇軾對亡妻思念之深。

蘇軾這首《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用平實直白的言語,表達出最真摯的思念。每一次讀這首詞,心中都會莫名的傷感,同時也為蘇軾的長情所感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閱讀與思維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