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郭倢:「中國大媽」離開瑞典 來到瑞士

在瑞典,她們的‌‌「對手‌‌」是專業強勢的警察;在瑞士,她們面對的是弱勢生物天鵝。如果說,瑞典那場鬧劇的上演一部分是源於不同文化情感表達方式的衝撞(在理性溝通的歐洲,大哭大鬧博取同情的辦法是行不通的);瑞士‌‌「掐天鵝事件‌‌」中,當事人的下意識行為折射出的似乎更是一種態度:對其他生命個體(無論人類還是動物)的尊重缺失。說到底,大聲喧嘩、推搡加塞兒、吃完飯一片狼藉...這些曾被媒體報道的遊客行為,哪一件不是對他人的無視呢?

最近,中國大媽可謂是‌‌“紅遍‌‌”歐洲。先是在瑞典,一位老年女性因入住酒店紛爭在斯德哥爾摩街頭上演了一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鬧劇。到底是瑞典警方粗暴執警,還是大媽歇斯底里給中國人現了眼?那邊爭論尚未平息,這邊-在與瑞典僅一字之差的瑞士-也出‌‌“事兒‌‌”了!

今天(9月24日),瑞士《20分鐘》報紙網路版以《女遊客掐天鵝脖子》為題,發布了路人在盧塞恩天鵝廣場湖岸邊拍攝的錄像:鏡頭中,兩位中年亞洲女性遊客正在一隻天鵝近前意欲擺拍。其中一位用紙幣挑逗天鵝,做出投喂狀,另一位為其拍照。誰知天鵝本能啄食,一口搶走女遊客手中的紙幣。這時,正在拍攝的‌‌“女漢子大媽‌‌”手疾眼快,一把薅住天鵝脖子,‌‌“勇猛地‌‌”搶下天鵝銜著的鈔票。‌‌“What the Fuck?‌‌”(這是什麼鬼?)親見這一幕,視頻的拍攝者不禁驚呼。

視頻中可見,就在事發地點兩米處便設有‌‌“禁止投喂‌‌”的英語標示牌。雖然《20分鐘》全文沒有提及當事人國籍,但遺憾的是,視頻中兩位遊人的對話清晰可辨:她們說的正是普通話。是的,中國大媽‌‌“你方唱罷我登場‌‌”,在歐洲社交媒體又當了一次‌‌“網紅‌‌”。

在瑞典,她們的‌‌“對手‌‌”是專業強勢的警察;在瑞士,她們面對的是弱勢生物天鵝。如果說,瑞典那場鬧劇的上演一部分是源於不同文化情感表達方式的衝撞(在理性溝通的歐洲,大哭大鬧博取同情的辦法是行不通的);瑞士‌‌“掐天鵝事件‌‌”中,當事人的下意識行為折射出的似乎更是一種態度:對其他生命個體(無論人類還是動物)的尊重缺失。說到底,大聲喧嘩、推搡加塞兒、吃完飯一片狼藉...這些曾被媒體報道的遊客行為,哪一件不是對他人的無視呢?

在陳述事實之後,《20分鐘》報的報道並未對當事人的行為進行評論,更沒有將問題上升到國家種族層面進行攻擊,而是切入鳥類專家的忠告:‌‌“這位女士的舉動不太明智,因為這會給天鵝帶來極大的心理壓力…而且遊客自己也有可能受傷,因為天鵝在感到受威脅時,會用嘴啄人或扇動翅膀進行自衛。‌‌”

沒有上綱上線、一概而論的批判,只有對動物和人的關切。面對瑞士媒體這樣的切入點,當事人會作何感想?‌‌“偶爾用麵包喂餵鴨子和天鵝是件愉悅身心的事,但人類應該尊重動物…在不必要的情況下,不要去觸摸野生動物的身體。‌‌”文章最後用鳥類學家的忠告收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swissinfo.ch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